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来给你们断后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来给你们断后

    北冥之鲲,所载之奇珍异兽,可大可小,胸腹可容天地万物,如今兀颜延寿所布的鲲化为鹏阵,正是取了鲲鹏可大可小之意,在关胜等人杀得最是兴起之际,陡然变阵,将关胜等全然分割开来,内以双盾坚守,中以长枪突刺,外以弓箭攒射,再加上四处晃动的旌旗,层层叠叠,让阵中之人根本看不清有何生路。

    关胜武艺高强,但凡青龙刀所过之处,除了残肢断臂就是身首分离,是以不管番兵使用什么手段,都难伤他分毫,但是其他人却是没有他这样的身手,在这般远中近的三重打击之下,早就是伤痕累累,死伤枕籍了。

    宣赞是离得关胜最近之人,但从入阵厮杀到现在,已然是身披两枪,索性伤在大腿,并无碍于他的手上动作,但作为一名上过沙场的战将,他却是知道,再这般打下去,等着自己的只能是死路一条,是以不顾一切地朝着关胜地方向杀去。

    一将拼命,千军避易,更何况宣赞动手之时,正遇上关胜回马一刀,将他面前的番兵砍死几个,压力陡然减轻的宣赞不敢怠慢,立马挥刀劈死眼前几个番兵,挨近关胜便是喊道:“关将军,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弟兄们都要折在这了,赶紧撤吧!”

    一心顾着自己杀敌,想要取下兀颜延寿首级的关胜,听见这个声音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浑身上下一个激灵,立时惊醒归来,忙环眼四下看时,就见到处一片旌旗招展,除了厮杀声、惨叫声之外,却是根本见不着几个唐军的身影。

    关胜哪里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激愤,给唐军带来了极大的伤亡,当下丝毫不敢怠慢,猛然暴喝一声,就如同一个炸雷在阵中响起,“所有人自行突围,往大营方向取齐!”自己更是当仁不让,青龙刀卷起阵阵血浪,朝着阵外杀去。

    兀颜延寿今日打得便是要全歼入阵唐军,取下关胜人头的打算,眼瞅着唐军有撤退的迹象,他又哪里肯放,手中令旗又是一招,顿时外阵番兵全数转身向内涌起,立时将所有出阵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根本找不到一丝缝隙。

    看着举步维艰的关胜等人,兀颜延寿的嘴角处挂着一丝冷笑,口中似在喃喃自语,“姓关的,似你这等脾气也能为大将,看来宋猪的气数已尽,待得陛下归来,本将军定要提一旅之师,南下中原,不杀他个血海翻涌,就决不收兵!”

    兀颜延寿对于关胜,应该是姓关的性格摸的什么透彻,除了知道他甚是傲气之外,更是知道他也会像先祖关羽那般爱惜手下军士,是以用重兵堵住军士去路,让关胜时不时地要救助自己身周军士,严重影响了他的突围,随着体力的下降,到时候只会是任兀颜延寿宰割。

    可是他千算万算,终是漏算了一人,那就是郝思文!

    郝思文早先便对这一战有种不好的预感,再加上又是全然不知的阵图,故而借故留下以做后援,如今见到关胜等人被困阵中,哪里还会有所迟疑,立时吩咐军士打开营门,带着人马在营外划了半个圆,照着阵图的右下方狠狠地撞了过去。

    郝思文这一手大大地出乎了兀颜延寿的意料,虽然他对于唐营中留有人马并不感到意外,但他却没想到留下的人中竟然有人能看着阵法的罩门所在,当下不由大急,一面疾步朝着阵台之下走去,一面命令副将挥动令旗,指挥阵中人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关胜等人走脱。

    只是郝思文远比他想得要聪明的多,撞入阵后根本不与停留,只管带着人马在阵中四下里乱冲乱撞,那接手指挥的番将又哪里懂得此阵该如何指挥,只能是随着郝思文的移动来挥舞令旗,让好好的一座大阵被郝思文待人搅得乱七八糟。

    好容易冲到了关胜的近前,郝思文大声地叫道:“关将军,赶紧撤,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关胜见是郝思文带人来救自己,不由得满面羞愧,颤声道:“郝兄弟,关某……”

    郝思文不等他说完,不耐地摆了摆手,“赶紧走,有话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若是再不走,等那兀颜延寿带人出来,我等再想走怕就是难了!”

    “好!我等这就杀出去!”关胜点了点头,一震手中的青龙刀,“将士们,鼓起你们所有的力量,跟着关某一起冲啊!一起杀出一条回家的路!”青龙刀依旧卷起一道道青色的狂飙,带给那些血战余生的将士与莫大的鼓舞,本以干涸的身体中不知哪里再度生出气力,挥舞手中刀枪,跟在关胜身后杀了起来。

    当兀颜延寿赶至战场时,唐军的残余人马已然杀至了大阵的边缘,几乎就将透阵而去,不由将他气得七窍生烟,手中的画戟指着关胜喝道:“休要走了这个姓关的!给我杀!”指挥着番兵番将再度杀了上来。

    关胜远远地听见兀颜延寿的声音,不由得勃然大怒,就待要转身再与他见个高下时,郝思文与宣赞连忙拉住他的马头,“关将军,你这却是要往哪去?”

    关胜不无恨恨地说道:“本将自从军以来,哪里有像今日这般惨败,说不得要砍了这兀颜小狗,方消吾心头之恨!”

    郝思文听了,指了指身遭的军士劝道:“关将军,如今我军新败,军心浮动,将士皆以疲惫不堪,如何还能再战,当先行撤军,后图报复才是!”

    关胜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兀颜延寿,宣赞眼瞅着身后的番兵的反扑一浪高过一浪,手下的军士接二连三地倒地,心中大急,暗暗地朝着郝思文使了一个眼色,郝思文会意,手中长枪照着关胜马屁股上就是轻轻一戳,战马吃痛之下,“咻咻”地直叫,驮着关胜如离弦之箭一般离去。

    关胜陡遭变故,一时哪里反应得过来,待得他反应过来时,早就是离得远了,只能是扯着嗓子高声咆哮起来,“郝思文、宣赞,你们两个gnyd千万别给老子死了,一定要给老子活下去!”

    二人远远地听见关胜的叫声,尽皆露出一丝笑意,宣赞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对郝思文道:“郝兄弟,你带着人护着关大刀吧,这厮脑子容易发热,没个人在他身边不行,你就辛苦一下,带着去和唐斌他们汇合,我来给你们断后!”

    郝思文看了眼越迫越近的兀颜延寿,心中虽是不舍,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宣兄,你无论如何都要答应小弟,千万不能死了,若是你死了,莫说是关大刀,就是唐王也会伤心的!”

    宣赞咧嘴一笑,本就丑陋的脸庞,愈发的狰狞起来“你们放心就是,俺老宣还想着要做大将军呢,怎会就此死了!”说罢,一举手中的云月刀,“弟兄们,跟着俺一起杀番狗!”

    “杀啊!”

    “杀番狗啊!”

    “千万要留下性命啊!”郝思文双目含泪,口中喃喃地念叨了一句,终是扭过过头去,对着身遭的军士吼道,“走!”便是追着关胜离开的脚步追了过去。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