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种家兄弟的争吵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种家兄弟的争吵

    如果说蔡京成为奸臣,乃是“元祐党争”之后,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以实现自己想法的后遗症的话,那么蔡攸就属于胸无点墨,纯粹仗着自己是蔡京的儿子,然后进行政治投机的投机者。

    当年赵佶没有上位前,还只是端王的时候,他便是估摸着赵佶早晚会有上位的一天,是以在赵佶面前百般表现,以其赢得赵佶的好感,待其上位之后,可以大肆提拔自己,结果他赌赢了,如愿以偿的得升高位,甚至是到了可以和自己的老子蔡京争夺相位的地步。

    如今,赵佶失踪,生死不明,似他这等无甚才学之人,自是不敢保证新君登基后他是否还能有今天的地位,于是乎便在他的心里生出一个自己看来绝妙的办法来。

    当天夜里,郓王府被一群不知来历的黑衣人偷袭,府中侍卫十死其九,郓王赵楷身中三刀,被几个从西军出身的侍卫拼死救下,几个侍卫知道有胆量敢袭击皇子府邸的,在汴梁不过那几家罢了,是以他们根本不敢久留,带着赵楷便是直奔自己昔日的老上级种师道。

    他们本以为借着种师道在西军中的威望,定然可以扶保赵楷坐上皇位,可是离开西军已久的他们,又怎会知道如今的种师道已今非昔比,若不是朝廷苦于种师道在西军中威望太高,轻易押解进京或是处死,只怕会引起西军的暴乱,到时候这个朝廷就算不被颠覆,怕也是要脱层皮,基于这种考虑之下,才决意让种师道以戴罪之身任一偏将留在西军。

    星夜兼程之下,加之他们走的都是荒野,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便是来到了西军的地域,借助赵楷皇子的身份,几乎是没有阻碍,便是见到了种师道和种师中兄弟。

    对于赵楷的突然到来,兄弟两人除了意外就是震惊,可是当他俩看见赵楷身上的伤,以及听完那些侍卫的叙述以后,脾气火爆的种师中立时跳了起来,嚷嚷着要带领西军杀回汴梁,为郓王报仇血恨。

    种师道自是知道朝堂斗争的惨烈,又哪里会放任种师中如此前往,一把便是将他拉住,口中亦是厉声喝道:“端孺,你这是要做什么,你的年岁也是不小了,可曾想过,你这般带兵回京,与起兵反叛何异!”

    “哼!”种师中对着种师道是丝毫不让,直接用力挣脱,须发皆张地吼道,“反就反,那又如何,外人都道我西军是精锐,可是你我兄弟难道还不知道西军是什么情形吗?军饷不到半数,兵甲不足,器械不足,战马不足,粮秣不足…但凡是军中需要的,就没有一样足的,说起来和叫花子有什么两样,就这样,那些奸臣还老是想着从西军抽调兵甲齐全的军兵,与其这般保着那班奸臣,不如就此扶保郓王殿下,我相信有他执掌天下,定然不会如此克扣我西军将士!”

    种师中知道种师道熟知西军详情,满心以为自己这一番话定能打通他,让他同意和自己一起干,不想种师道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坚定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带着西军进京勤王,你可想过西北的防御怎么办?这里的百姓怎么办?你可有想过没了西军,党项的那些畜生会怎么做?他们定然会长驱直入,烧杀掳掠无所不为……”

    种师中本想说些什么,但却被种师道伸手阻住,“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你想说你此去不过月余,就能班师回来……”

    “难道不是吗?我带领西军精锐昼夜兼程,不多日就可以兵临汴梁,剿灭那些奸臣需要多大的功夫,到时郓王殿下登基之后,我便带着西军回返……”种师中说着,双手抱胸地瞥了种师道一眼,“难道以兄长之能,连区区月余都坚持不住吗?”

    “端孺啊,你真以为这是月余就可以解决的事吗?”种师道长长地叹息一声,苍白的脑袋就如同拨浪鼓一般地摇了起来,“如果真像你想的这么简单,只怕这事根本轮不到你来做了…”

    “你……”种师中寸步不让,咬牙切齿地指着种师道。

    看着俩个须发皆白,但是脾气却像小孩一般的两个老头,在那里谁也不肯让谁地争吵着,让赵楷忽然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朦胧间他就似看见自己小时候和赵恒在御花园中玩耍时,不小心摔倒在地,正嚎啕大哭时,赵恒将自己抱在怀中,不停地逗弄着自己,直到自己破涕为笑。

    “大哥,那时的你,真的好温柔,好善良啊……”赵楷想着想着,不经意间,嘴角处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可为何今日却如此,小弟根本就无心与大哥争这个皇位啊……”

    赵楷在那里想着自己的心事,可是种家兄弟却并没有给他这样的空间,两个白发老头就像斗气的小孩一般,愈吵愈烈,甚至于种师中在不经意间伸臂一扫,将桌上的笔墨全部扫到了地上。

    笔墨落地的声音,立时将赵楷惊醒过来,看着愈吵愈烈的种家兄弟,赵楷也是哭笑不得,只能是出言劝道:“两位种老,能否听在下一言!”

    不得不说,赵楷的话对他们有着天然的说服力,听到赵楷发话,二人立时停止了争吵,齐声道:“三皇子有话但说无妨!”只是二人听到对方也是这句话时,不由一愣,跟着便是冷冷哼了一声,就此别过头去。

    赵楷见二人如小孩一般怄气时,也是无奈地苦笑一声,继续说道:“小王来此,并非是要种老出兵汴梁,替小王抢回皇位什么的,而是希望二位种老能够助在下找回父皇……”

    “找回皇上吗?”种师道不由皱起了眉头,“可是此事绝非易事,虽然王黼的去向是契丹不难猜出,但是此刻他怕已是到了契丹境内,想要从契丹境内救出皇上,此事绝不容易!更何况在下听说,如今的燕云境内却是盘踞着另一支势力,在那里攻城掠地!”

    “哦?竟有此事?”赵楷闻言一惊,不知为何却是在脑中浮现出俊辰的样子来,“李兄,真的是你吗?”

    “确有此事!”种师中点了点头,肯定地回答道,“这是从北面过来的驮马贩子带来的消息,当是不会有假!”

    “既如此,小王便去那里走上一遭,看看能不能从那里得到什么帮助,以找回父皇!”赵楷当机立断,立时下定了决心,“还请二老能够借给小王一员大将随行,以护卫安全!”

    种家兄弟是知道轻重的人,自是不肯放赵楷离去,尤其还是深入情况不明的燕云之地,可是赵楷决心已下,又岂是种家兄弟所能劝动,而且赵楷到底是皇子身份,他们也不能太与过分,百般劝说无效之下,种家兄弟只得妥协,派出大将纪安邦,随赵楷燕云一行,护卫赵楷安全。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