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跪下的皇子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跪下的皇子

    “在中原混不下去?”李俊辰闻言,不由得失声笑了起来,转身在赵楷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赵楷公子,我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好笑的笑话!”

    “我也知道李兄定然不信!”赵楷摇头苦笑了两声,正想要细说时,却是闻到了自己身上传来的异味,抬头看了看俊辰,“可否找个地方让在下先行沐浴一番,在和李兄好好叙话?”

    赵楷的身份,让李俊辰发自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当日在汴梁之际,赵楷对于他则是有过相助的恩情,让他又不忍拒绝,抬头在赵楷的脸上仔细端详了很久,终是点了点头,“那好吧,跟我来吧!”说着,便是带头离开了这里。

    以赵楷的身份,李俊辰自是不可能将他带回去,而是在城中找了一家僻静的客栈,吩咐掌柜的准备一个安静的所在,并准备沐浴的工具之后,便是对赵楷道:“希望你一会能够给我一个让我不后悔这番举动的答案!”

    赵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纪安邦听见这样说话,正待要发作时,只觉得自己双肩上同时一紧,不由得扭头看了看林冲和鲁智深,就见林冲嘴唇微动,看那口型,分明就是叫他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只能是忿忿地转过头,不在说话。

    赵楷身为皇子,与林冲这等武将,亦或是和尚这等大老粗比起来,沐浴的时间定要是长了许多,李俊辰和林冲还好,毕竟一个在鬼谷学时,知机子专门就养气的功夫,曾经好好地磨练过,而另一个的本就淡然,在任何时候都能耐得住性子,可和尚本就不行了,他最爱的除了喝酒吃肉就是杀人放火,在他耐着性子等一个人,那真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和尚越等越没耐心,不由得摸着脑袋在屋内来回走动起来,几次三番地想要对俊辰开口时,却见到俊辰在那里好整无暇地闭目养神,到了嘴边的话不禁又是被他咽了回去,好几次这样下来,坐在一旁的纪安邦不由双手抱胸,开口讽刺起来,“我说鲁大本事,都这么些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个脾气,你要么找个地方坐下来,要么便是哪凉快哪呆着去,不要像只没头苍蝇一般嗡嗡地来回乱窜!”

    和尚大怒,立时指着纪安邦就要翻脸时,就听得“嘎吱”一声,赵楷推开房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着和尚的样子,不觉有些懵了,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

    和尚和纪安邦不想赵楷会此时进来,不觉一愣,旋即冷冷地哼了一声,各自扭头坐在那里,不在说话。

    俊辰闻声睁开双眼,见了眼前的赵楷,心中也不由暗暗喝了声彩,但是他却知道,他无论如何把这般表情放在脸上,当下面色一正,对着赵楷说道:“赵楷公子,林、鲁二位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赵楷没有说话,只是上前两步,猛地一撩下摆,照着俊辰便是跪了下来,开口道:“赵楷如今已然身无一物,唯有命而已,若是俊辰兄弟可以念在往日的情分上,仗义出手助赵楷一事,事成之后,要杀要剐,赵楷悉听尊便,绝不说半个不字!”

    赵楷这一跪,动作实在太快,快得让房中几人无一反应过来,待得几人反应过来时,赵楷已然说完,纪安邦猛地跳到赵楷身边,伸手将赵楷自地上拉起,颇为心疼地拍了拍赵楷身上的灰尘,忿忿开口道:“三皇子,你为何要如此糟践自己,为何要这般求他,咱们走,会种老那里去,俺还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种老办不成的事!”

    纪安邦是西军宿将,对于种师道有着一种盲目信任,可是赵楷身为皇子,却是知道许多纪安邦不知道的事,当下惨然一笑,摇头道:“没有用的,种老能够让你陪着我来这里,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如果我真的留在西军中,怕是还会给种老带来杀身之祸!”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得屋中响起一声冷哼,纪安邦听得声音,便知道是鲁智深发出的,心中不禁觉得一暖,方才知道鲁智深原来一直忘记过种家兄弟。

    赵楷却是没有在意这哼声是谁发出的,只是将目光直直地放在俊辰的身上,看他会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在赵楷下跪的那一瞬,对李俊辰带来的冲击绝对是空前的,他有想到过平定天下的那一日,赵佶下跪的样子,但是却绝对没有想到赵楷会在今时今日向着自己下跪,不由得心中一软,再想起当日在汴梁时赵楷对自己相助的事来,不由得幽幽叹息一声,翻手打开一只茶杯,满满地倒上一杯,“三皇子殿下到底有什么事,还是喝杯水慢慢说吧!”

    俊辰此言一出,屋中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赵楷坐了下来,面生浮起一抹颓然的笑容摇头道:“我哪里还是什么三皇子,如今父皇下落不明,大皇兄登基……”

    “什么!”赵楷此言一出,满屋皆惊,虽然赵恒登基的事情他们早已知道,但是在他们看来这是赵佶退位或是死后,皇位的正常更替罢了,是以并未往别的地方想过,如今听赵楷这么一说,众人便是本能地觉察到其中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就见俊辰朝着林冲微微点头,林冲会意,当即起身离去,待他离开后,俊辰转向赵楷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你又知道些什么,索性便一次性都说出来吧!”

    赵楷点了点头,微微理了理自己的思路,便是开口说了起来。

    原来在那次朝会上,赵佶当众将拒绝契丹国书的事情交给王黼后,所有的官员都在那里等着看王黼的笑话,谁都知道,契丹官员向来不太看得上赵宋的官员,如果说你能答应他们的要求还好,若是不答应的话,那么打骂一通都还是轻的,重些的话,甚是可能将你当场斩杀,在赵宋建朝百余年的历史上,并非没有官员被契丹来使斩杀的先例。

    而且有些官员更是想到,赵佶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王黼,岂不是说明王黼在赵佶的心中已然没有了位置,甚至于想借契丹人之手除掉王黼,如果王黼真的就此死了,那不等于少宰的位置便是空了出来,想到之前曾经连升八级的盛举,所有人的心头一片火热……

    当夜,从王黼的府邸中传出彻夜的喝骂声以及打砸的声音,当所有为官者听见这个消息时,都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意。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