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所谓的“契丹第一勇士”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所谓的“契丹第一勇士”

    楚明玉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的人,觉得自己的武艺在整个契丹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可是却一直窝在洞仙侍郎的手下做一个副将,让他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黑暗的。

    好容易耶律延禧下旨,要集全国之力平定完颜氏,让楚明玉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展现自己武勇的那一天,可是不想一道旨意传来,他又不得不随着贺重宝回国平叛,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几近奔溃,更是因此怒火中烧,发誓要用宋猪的头颅和鲜血来平息心中的怒火。

    如今听见有宋猪在前面阻路,顿时只觉得心花怒放,也不管拦路的是谁,带着多少兵马,就这么直接冲了过去,虽然看起来很莽撞,可是这在当时的契丹人眼中,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跑出不过一、两里地的样子,楚明玉便是遥遥地看见一员宋将领着四、五百人马在前方列阵以待,不由得冷冷笑了一声,“就这么点人马,居然也敢来捋本大爷的胡须,果然是群不知死的宋猪!”当下也不管身后的手下是否跟得上,直接跃马扬枪地冲了过去,口中厉声大叫,“吾乃契丹第一勇士楚明玉,你们这群不知死的宋猪,速速来本将枪下领死!”

    且不论他武艺如何,当就是这嗓音,在这天下怕是足以排进前三,听得不远处那支人马不由得面面相觑,均不知他是哪里来的信心。

    当先的那员大将牵马微微上前几步,嘴角出噙着一丝冷笑,“口气倒不小,我王寅倒要看看你这契丹第一勇士有多大能耐!”

    正念叨间,楚明玉已是飞马赶到,手中的铁枪不由分说地照着王寅便是劈胸的一枪,在他看来,自己仗着马速刺出如此凶猛的一枪,不管宋将是何人,都是只有死路一条,心中正得意时,突地只觉咽喉一疼,一根冰冷的铁条带着强烈的冷风朝着自己的咽喉中灌了进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楚明玉压根就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然栽下马来。

    楚明玉身后紧赶慢赶的那些手下,看见楚明玉翻身落马的那一刻,齐齐地一拉手中的马缰停了下来,“这便是要骑兵冲阵了吗?就让我好好见识见识,纵横北疆的骑兵到底有多么强大!”

    可是出乎他以及他的一众手下的意料的是,这些番兵根本就没有冲阵的意思,而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直接调转马头朝后跑去,让严阵以待的王寅顿时目瞪口呆,险些从马上摔落下来。

    也亏他身手高强,即时将浑铁点钢枪在地上一杵,方才稳住身形,回头看了一眼正使劲憋着笑的军士,不禁也是摇起头来,口中长叹一声,“这就是压得我们喘不气来的契丹铁骑?今日真是长了见识了!”

    曹明济虽然也很想上前大杀一通,可是他更知道贺重宝心中也是不爽,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和楚明玉一起带着兵马去追杀几百宋猪的话,只怕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是以只能生生按耐心中的冲动,领着兵马缓缓前行。

    他手下的心腹,看出他有些闷闷不乐,不由凑上前,在他身旁轻轻地说道:“将军,你何不带着弟兄们一起上去杀个痛快,只要杀得够多,想来那贺将军也不会多说什么!”

    曹明济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正待要开口时,就听得声旁的心腹轻轻地“咦”了一声,指着前方说道:“将军快看,前方不就是适才跟着楚将军去的人马,怎地回来得如此之快,那些宋猪也实在是太不经杀了吧……”言语之间,透出无限的遗憾。

    曹明济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抬头朝着前方看去,心中也是遗憾万分,可是木已成舟,他也只能是在心中暗暗发誓,再有宋猪时,绝不能再叫楚明玉抢了先。

    可是他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口中大叫一声,“不好!”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纵马向前,一把抓住一名溃逃回来的番兵,厉声吼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地这般回来的,楚明玉呢?你们的楚将军人呢?”

    不料那番兵却是惊慌失措地大叫了起来,“死了,死球了,楚将军死球了!”趁着曹明济听到这个消息愣神的机会,猛地挣脱他的束缚,快马加鞭地朝着后方跑去。

    “楚明玉死了?”曹明济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愣愣地在那里重复着同一句话,他的心腹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将军,您没事吧!”

    曹明济扭过头来,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没事…我没事…”很快他的面目便是扭曲了起来,口中疯狂地咆哮了起来,“老子tmd说了老子没事!老楚,谁让你tnd就这么死了,谁允许的!”

    那心腹似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大着胆子靠了过来,轻声道:“将军,您千万要节哀啊,眼下最要紧的应该是赶紧通知贺将军才是啊……”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说不下去,就见曹明济瞪着通红的双眼狠狠地盯着他,口中发出来自九幽地狱般的声音,“老子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教!”说着,手起枪落便是将这名心腹刺于马下。

    身后的大队番兵看着曹明济如此残忍,不由得从心里升起一股凉气,均觉得跟着曹明济来此,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可是曹明济却犹未自知,甩了甩枪上的血水,转身随意指了一名番兵,阴阴地喝道:“你,去告诉贺将军,就说楚明玉那厮死在宋猪的手中,让他速速领兵来救!”

    那名番兵如蒙大赦,当下也不搭话,转身便是飞骑离去,待他离开后,曹明济阴郁的眼神在所有番兵的身上掠过,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是直突突,“楚将军死了,但是本将还没有,如果你们还是男人,就拿起手中的武器,跟着本将军一起,给楚将军报仇!”说罢,一马当先,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那些番兵虽然对曹明济有着一丝害怕,可当他们看见曹明济如此勇猛,出于本能地跟在他的身后冲了起来。

    就如同先前楚明玉一样,他并没有花上多少时间,就看见王寅带着几百人正慢慢地朝着幽州方向前进,不由得大声叫道:“宋猪休走,且还我楚兄弟的命来!”狠狠地一夹胯下马,手中长枪一挺,照着王寅便是冲了过来。

    不知为何,王寅的反应比起平时来似是慢了许多,直到曹明济快要挨到他时,方才反应过来,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曹明济见了,心中不由大喜,“宋猪,纳命来吧!”

    可是就在他长枪即将刺到王寅后心的那一刻,也不知为何,只觉得自己的前胸传来阵阵剧痛,痛得他无力再将挨到王寅后心的长枪前进分毫,低头看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被王寅反手一枪穿心。

    “就这点本事,也敢跑来送死,真不知你是胆大,还是无知!”王寅猛地一抽,一道血箭伴随着王寅的点钢枪飙出,“原来楚兄就是这么死的,我终于明白了……”曹明济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武艺是多么的可笑,如果有机会来过,他一定会好好地练武,可是他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是进入了无尽的黑暗。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