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火与绳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火与绳

    ..,

    巨石落地的声音岂止是惊天动地,非但将近在咫尺的贺拆自马上震落下来,就连远远地在民居之中的贺云,亦是觉得地动山摇,大头朝下,冲着地上栽去。

    总算他还是有着几分身手,在即将摔倒之际猛地伸手在地上一撑,虽然还是摔了一跤,但至少没有大头朝下那般,摔得灰头土脸。

    恼羞成怒的贺云,一骨碌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走出屋子,就见屋外到处都是四处乱窜的番兵,心中愈加地恼怒起来,就待要抓过一个盘问时,就听得三声同样的巨响自东、南、北三面传来。

    到了这个份上,哪怕是傻子都知道这个城中必然有问题,贺云连忙叫过几个番兵,让他们赶紧去寻贺拆,一面却是翻身上马,朝着其余兵将喝道:“想活命的都跟我走!”也不管这些兵将是否愿意跟着他,当先朝着南门奔去。

    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候,有个领头的,总比没有的好,既然贺云看上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些兵将自是愿意跟着他走,只是让他们来到南门的时候,就看见宽阔的道路横七竖八地堆放着几十辆大车,将他们的去路生生拦住。

    贺云见了,不由得大怒,纵马扬棒,照着那些大车便是一棒,可是他虽然使得是狼牙棒,但却没有鲁智深这等倒拔垂柳的盖世之力,一连砸了五六棒,才堪堪将一辆大车砸毁一半,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大车,贺云的心头不由蒙上了一层阴霾,扭头大叫道:“你们莫不是死了不成,还不赶紧上来帮忙!”

    那些番兵就如同大梦初醒一般,连忙一窝蜂地拥了上来,汹涌的人流反而将贺云连人带马挤到了一旁,可是蓟州的街道宽度有限,哪里能容得下那么多人一起动手,顿时就见人头熙熙攘攘,只是效率之低下,还比不上先前只有贺云一人之时。

    贺云看在眼中,急在心中,可是你越急就越容易出事,就在此时,一记清脆的梆响,狠狠地撩动了贺云紧绷的神经,就见街道两旁的屋脊、房顶的瓦片猛地掀开,露出无数手持强弩的弓箭手,数之不尽的箭矢伴随着淋漓而落的碎瓦,就如同瓢泼大雨一般洒落在贺云以及他的一众手下头上,顷刻间,无数的惨叫声便已是弥漫在南门之前。

    贺云奋力拨打着箭矢,但以他的武艺又如何能够拨开如此密集的箭矢,不大功夫便已是连中两箭,彻骨的疼痛让他的头脑立时清醒了起来,口中疯狂地咆哮着,“扛尸体,用尸体挡,走,往东门走,离开这里!”

    一语惊醒梦中人,那些番兵连忙自地上扛起同伴的尸体,奋力地朝外冲去,他们的动作瞧得埋伏于此的庞万春也是不禁皱起了眉头,“果然是一群不曾开化的野蛮人!”手上的动作却又是快了几分。

    再度付出了几百人死亡的代价,那些番兵终是冲到了街口的地方,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可是杨志精心安排的布局,又岂会让他们这般轻松离开,就在他们奔到街口的那一霎那,两大锅菜油从天而降,非但将跑在头里的番兵淋了个通透,更是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并将身后的番兵带倒了一片。

    贺云在后面急得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也不管前面的人是否能够听见,只顾着自己在那里咆哮,“快啊,跑不了就爬,不管用什么方法,给老子赶紧离开这!”

    “再给你来点更刺激的!”贺云那近乎疯狂的吼声,庞万春自是听的清清楚楚,面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翻手取出一支火箭,照着满是菜油的地方就是一箭。

    “不!”那一点火光虽小,但在贺云的眼中就如同魔鬼的呼唤一般,口中绝望地叫了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叫唤,这点火光终究还是落了进去,瞬间燃起通天的大火,直接将那些倒在地上的番兵烧了个正着。

    “啊…火…火…救救我…救救我…”那些身上起火的番兵,赶忙就地滚了起来,有些番兵亦是拿着东西在他们身上扑打,可这油火又岂是这么容易扑灭的,再加上那自屋顶丢落的柴草、破旧棉絮以及那一蓬蓬的火箭,更是使得火势蔓延的极快。

    “韩尧,你个孙子竟敢骗老子,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贺云本想顶火突围,可是庞万春好像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做一般,又是接连几锅菜油,灼人的热浪立时将贺云逼退了几步,眼见突围无望,贺云终是绝望地咒骂了几声,举起狼牙棒朝着自己的天灵盖就是一击,直将自己打得脑浆崩裂,倒栽马下。

    就在贺云栽下马来的这一刻,贺拆恰恰带着残余的兵力赶来此地,眼瞅着自己的兄弟丧命,贺拆悲呼一声,“不!”就待要朝火场中冲去。

    也算是他身后的几名心腹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贺拆,口中急道:“二将军,你这是要做什么?三将军已经死了,若是你也有个好歹,谁来替三将军报仇,你千万要三思啊!”

    贺拆一把挣脱心腹的手臂,朝着火场中冷冷地看了一眼,扭头便走,一名副将见火场中还有不少番兵兀自挣扎着,心中有些不忍,遂对贺拆道:“二将军,那些军士怎么办?”

    贺拆头也不回,只是冷冷地说道:“我二哥死了,他们却还活着,就留下来给我二哥陪葬吧,若是你们想留下,就只管留下,若是不想死的,就跟我走!”说完,头也不回地朝着北门的方向疾奔。

    事情到了这个田地,贺拆便已知道,自己想要逃出生天,除了从城头坠下这一条路外,已是无路可走,而想要从城头坠下,还要赌北门无甚埋伏,若是有其他选择,他自是不会走这条路,可如今他只有硬着头皮走上这条路。

    所幸的是,他这一路疾奔而来,非但没有遇上什么埋伏,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不禁让他在心中暗暗责怪自己,“围三缺一,是兵法上早就已经说明的了,自己怎么到用的时候就忘记了,以后还需多多用心才是…”

    就在他放下心中顾虑,策马狂奔之际,就听得“啪啪啪啪”的声音自地上冒起,一根根埋在地中多时的绊马索自地上升腾而起,贺拆措不及防之下,连人带马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nd,三十六哆嗦都哆嗦了,老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差这最后一口气!”贺拆强自给自己打着气,口中厉声咆哮着,奋力地用大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就待要挥舞大刀,挑断眼前的绊马索时,眼角的余光忽地瞥到城头上闪过一点寒光。

    “这是…”贺拆心头一骇,下意识地挥着大刀迎了上去,可是弩炮发射出弩箭,就连鲁智深也要避其锋芒,更何况是他贺拆,随着铁箭穿透身体的剧痛传来,他尽然被那股强劲的冲击力冲出老远,狠狠地钉在了城中的土地上,“原来这就是弩炮……”

    杨志站在北门的城头,看着南门升起的滚滚黑烟,再看看贺拆钉在地上的惨状,心中冷冷地哼了一声,将目光再度投向幽州的方向,“金沙滩、两狼山,等着我,我很快就会来的!

    ,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