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贺云与贺拆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贺云与贺拆

    ..,

    就在关胜、杜壆痛歼檀、顺两州援军之际,杨志也在蓟州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事实上,他之所以选择放幽州援军进来,并将幽州作为自己的攻掠对象,也是有着一丝小小的私心在里面。

    百余年前,幽州金沙滩一战,杨家父子八人外加养子杨八郎,老大杨延平、老二杨延定、老三杨延辉当场战死,老四杨延朗、老八杨延顺被俘,老五杨延德被逼遁入空门,老七杨延嗣被潘仁美乱箭射死,老令公杨业头触李陵碑,撞碑而亡,仅存老六杨延昭一人脱的此难,也正是经此一役,杨家从此青黄不接,虽偶有惊艳之举,但终难再显“七郎八虎”的盛举。

    “将军,契丹的援军离蓟州不过还有五里了!”就在杨志站在蓟州的城头,想着自己独有的心事之时,就见一个斥候“蹬蹬蹬”地跑了上来,在杨志的身前抱拳说道。

    “哦?终于来了吗?”杨志闻言,冷冷地笑了笑,大手猛地一挥,“传令下去,命令众将紧守本位,一切听本将号令行事,有敢擅自行动者,定斩不饶!”

    “是,将军!”斥候领命,转身飞奔而去。

    “终于来了吗?”杨志口中呢喃了一句,抬头看着远处,他只觉得隐隐约约间已然可以看见那漫天飞扬的尘土,目光也是渐渐坚毅起来,“来吧,就让我继续书写杨家的荣光!”

    五里的距离对于步兵来说,不到一个时辰便是可以赶到,更何况贺云、贺拆所率领的都是骑兵,原本二人都是想撇开对方,独自带兵前来,可是这两人谁都不想留下枯守城池,都想要带兵出城,在争执不下之际,二人索性便不在争执,随意委任了一个副将守城,一起带兵来到了蓟州。

    待得离城池还有三百米的距离,贺云、贺拆同时一拉缰绳,止住了脚步,身后的骑兵亦是随着二人的动作一起停了下来,整整齐齐地排在他们的身后,显示出了他们作为马背上的民族,那引以为傲的精湛骑术。

    就见贺云抬头往城头上看了看,就见城头上依旧插着韩尧的旗号,但却不见一个人影,再朝空无一人把守却是洞开的城门看去,就见城中宽阔的道路上,依旧是不见一个人影,不由皱起了眉头,伸手指着城头略带不爽地说道:“这韩尧到底在搞什么鬼,到处都不见人影,莫不是这厮等不及咱们过来,便是自己弃城逃跑了吧!”

    贺拆闻言,却是打了个哈哈,四下里看了看,自马上伸手搂过贺云,小声说道:“那求救的小子说,韩尧不仅派人去了咱们那,还派人去了檀州、顺州,我估摸着李集和阿里奇那两个家伙这两日也能到了……”说着,他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如今这城中没人岂不是好,咱们兄弟也可以借此发上一笔……”

    贺云骇然,忙挣脱贺云的手臂,眼中满是惊疑之色,“你是说……”伸手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正是!”贺拆残忍地笑了笑,“如今这蓟州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兵马,有得最多是些平头百姓,咱们抢了、杀了、烧了,到时候发财的是咱们,帐却是算在韩尧的头上,这岂不是一举两得?再说了,韩尧那小子有的是钱,可咱们兄弟却是穷的叮当响,凭什么他可以花天酒地,咱们却要喝西北风……”

    “够了!”贺云低着嗓子咆哮了一句,咬牙切齿地看着城头,面孔也是扭曲了起来,左右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手中的狼牙棒朝着蓟州城中一指,“儿郎们,全军入城,入城之后,一日一夜不封刀,随你们喜欢做吧!”

    贺云此言一出,那些番兵番将尽皆一怔,但是很快都是兴奋了起来,一日一夜不封刀,他们可以在城中大肆抢掠杀戮,顿时一个个地怪叫起来,争先恐后地朝着城中涌起,生怕落在别人的后面,抢不到好东西。

    贺拆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对贺云道:“兄弟,看着儿郎们这般模样,让我想起当日跟着老大去宋境打草谷的事来,那时候我也是如这些儿郎一般……”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贺云见贺拆满脸都是回忆之色,不由露出鄙夷的神色,伸手往贺拆头上敲了敲,“既然你这般怀念,那你我还在这里等什么,一起上吧!”说着,掣起自己的狼牙棒,亦是大呼小叫地朝城内冲去。

    “混账!”贺拆朝着贺云的背影恨恨地啐了一口,亦是掣起大刀,“别跑,等我一起!”

    自古破城之际,便是杀人放火之时,就在贺云、贺拆兄弟入城之际,城中已是点起来好几处的房屋,粗粗的浓烟已然在城中四处弥漫。

    “哟呵!一听说不封刀,这些兔崽子的动作还真够快的,已经快窜到东门去了…”贺云打量了一下最远的烟柱,不由的出言感概道,“既然这样,老子也不能落后你们!”

    也许这一天并不是贺云的幸运日,他一连收掠了好几个房间,那房间里干净得,别说是人和金银珠宝了,就是老鼠跑进去,都得要含着两眶泪跑出来,仰天长呼,“都说我们老鼠过处是什么都不剩,我看你们是比我们还狠呐,几乎是连灰尘都没有留下!”

    贺云越是搜掠不到,心头便越是火大,便越是想要搜到金银珠宝,可贺拆却是渐渐地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起来,若说一两个人搜掠不到,那么还属正常,可是他一路行来,发现几乎是所有的番兵都没有收获,手中的刀枪亦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脑中闪过,“莫不是……”

    他连忙四处寻找贺云,正好遇上贺云满脸晦气地从一间民房中闪出,见到贺拆开口便问:“你今天的收成如何?老子今天晦气的很,什么都没有遇上……”

    “诶!”贺拆瞅着贺云到了这会还在想着劫掠的事,不由急得直跺脚,一把拉过贺云,急切地说道:“我的哥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要什么收成…”

    “什么?不要收成要什么?”贺云不禁莫名其妙起来,但是很快他便是明白过来,指着贺拆笑道,“放心吧,你的就是你的,我不会要你的……”

    “胡说些什么呢!”贺拆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所幸他意志还算坚定,定了定神后,伸手拉着贺云,异常严肃地说道:“兄弟,你听我说……”于是乎,他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本以为自己将猜测告诉了贺云,他便会和自己一起收拢兵马,就此撤退,可不料贺云却猛地一挣,挣脱贺拆的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轻蔑地说道:“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只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如果你真的怕了,那你就自己走好了,老子今天没有收成是不会走的!”说罢,却是又一猫腰,朝着另一间民宅钻去。

    贺拆愣住了,全然没有想到贺云会如此这般,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恨恨地一跺脚,“既然你不愿走,那好,我走便是!”说罢,直接驱马朝着西门奔去。

    只是他才到西门,异变陡生,大块的巨石从城头落下,将城门整个堵住。

    ,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