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韩德让的后代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韩德让的后代

    ..,

    契丹,发源于东北苦寒之地,先后依附与大唐、后突厥汗国,摇摆与塞外与中原之间,最后依附与回纥,直至耶律阿保机横空出世,统一契丹各部,于公元916年定都上京临潢府,正式登基称帝,国号“契丹”。

    苦寒之地出来的野人,对于中原的富饶繁荣自是垂涎欲滴,尤其是在石敬瑭割州求援之后,加之战争本就是名将最佳的摇篮,韩德让、萧天佐、耶律斜轸等人的相继出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百余年间对中原发动了频繁的进攻,致使中原无数良将折戟边塞,血洒长空,直到“澶渊之盟”的订立,宋对契丹称臣,方才稍息干戈。

    虽是如此,契丹兵马也是时常越过边境,掠夺汉家百姓、财物、粮草,加之是以战胜方的身份订立盟约,更是极端看不起中原,口中直接冠以“宋猪”之称,将自己的行为美其名曰为“打草谷”。

    不过,自古便有一句至理名言流传于世,叫做“富不过三代”,似契丹这等靠着掠夺起家,爆发式建国的民族,待到了不需大规模征战之时,便是很容易被奢华的生活所腐蚀,尤其是到了“天祚帝”耶律延禧秉政之时,此风气更是到了极致,君不见契丹皇宫中,假山流水、亭台楼阁,说不尽的雕梁画栋,道不完的富丽堂皇,比起后来的紫禁城来,怕都是不遑多让。

    如今的契丹,国力、战力可以说都是降至了建国以来的冰点,以至于对上女真人时,更是连战连败,丧土辱国不说,更是让国内贵族人心惶惶,到了这个地步,耶律延禧总算是有了一丝契丹豪强的本色,打算其中契丹全部的精锐与女真一决雌雄,可经不住耶律大石和兀颜光等一众重臣的劝说,方才同意从国中各地抽调九成精锐,共计精兵七十万,御驾亲征,多路进击,要将女真彻底扼杀。

    “嗖”,荒野上的宁静被一道箭矢的破空之声打破,很快便是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远远地可以看见一名骑士就此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好箭法!”一贯以冷面示人的杜壆见到如此惊艳的一箭,亦是忍不住对庞万春竖起了大拇指,要知道这契丹乃是马背上长大的民族,加之又是一心逃跑,在超过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上,想要一箭取命,会是何种难度,至少杜壆自问便是做不到。

    庞万春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看得出他对自己这一箭也甚是满意,毕竟在经历了海船的颠簸,吐得稀里哗啦之后,他还能有这样的水准,已足以使他自傲了,只见他暗中松了松自己握弓的手,心中苦笑一声,朝着杜壆抱拳还礼,“杜兄谬赞了,只是在海船坐的,让庞某至今还是有些头重脚轻,适才这一箭却是有些侥幸…”

    杜壆听了,面上亦是露出后怕之色,点了点头说道:“却是如此,杜某也非第一次坐船,本以为当无大碍,不想海上的风浪之大,远远超过杜某的想象,今后若是可以,这海船还是少坐为妙…”杜壆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不见的汗水,朝着蓟州的方向看了看,“我们这一路行来,少说已经遇到五、六波契丹的游卒,虽说我等没有留下活口,但这时间长了,怕这契丹人也会生出疑心才是,依我看我等当从速进军才是。”

    庞万春手上搭起凉篷,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点头道:“杜兄之言甚是,主公一共只给了我们两天的时间,明日丑时前,你我必须赶到蓟州城外,若是有了差池……”庞万春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怕是你我今后只能是看着其他兄弟建功立业了…”

    看着其他人建功立业,自己只能坐守城池,这是杜壆和庞万春这等悍将绝不能接受的,恰在此时,卫鹤来报,说是将战场打扫完毕,杜壆看了眼庞万春,见他眼中满是浓浓战意,遂是将手中龙虎黄金矛一招,高声喝道:“目标蓟州,继续进发!”本人更是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在隆隆的马蹄声中,很快便是将一行人淹没在飞扬的尘土之中。

    蓟州的守将,是契丹名臣韩德让的后代韩尧,真要说起来,这韩德让的韩家才是杨志真正的仇人,正是因为有着这个人的存在,让连同杨业在内的杨家八人,在燕云战场折戟沉沙,杨家也正是从此由胜转衰,从此困守边关,不得寸进。

    而韩家却因为韩德让,在契丹则是平步青云,一升在升,最后更是到得与国同休的地步,可谓荣宠一时,可是自从韩德让死后,他的后代却是一代不如一代,尽皆是一些酒囊饭袋之类的纨绔子弟,本来这蓟州太守的位置,本应属于护国将军琼妖纳延,可是这韩尧不知使了什么办法,竟然得了耶律延禧的首肯,在朝议时被御封为蓟州太守,耶律大石和兀颜光不忿,虽据理力争,但这韩尧乃是开国功勋之后,以他二人之力,又怎么敌得过那些朝中勋贵,是以不得不咽下了这么个苦果。

    这韩尧乃是上京出名的纨绔子弟,若说是遛狗斗鸡逛窑子,他自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可要说治理州府,他又哪里会这些,到任不过几月,便是将好好一个蓟州,弄得是乌烟瘴气,怨言四起。

    可尽管如此,那些大小官员中,还是有着尽忠职守之人,城中副将张雄,乃是兀颜光手中大将张起的胞弟,每日里都有计算各个城门出入人数以及清点兵营人数的习惯,这日他依旧如往常那般计算完各城门出入人数,只觉得这入城之人,较之往日却是要多了三成不止,心中虽然有些奇怪,但却并未放在心上,可待到他巡视兵营,亲点人数时,却发现足足少了一百多人,不由大怒,忙命人将值日官叫来,一问之下方才知道这些人出城去打草谷,至今未归。

    要说去打草谷,一两日不回,这是经常有的事,是以这值日官并未当回事,可是不知为何,张雄却在其中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危机,突然想到今日入城人数的暴增,“莫不是那女真贼子将我军打草谷的士卒围杀在城外了不成?”

    心中得出这个结论的张雄不由大吃一惊,有心命令士卒立刻出城搜寻下落,可是他知道,没有韩尧的命令,他却是连一个士卒都指挥不动,只能是恨恨一跺脚,翻身上马朝着太守府奔去。

    他到得太守府时,韩尧却正搂着两名美姬在那里饮酒作乐,见到张雄一身戎装地进来,心中立时有些不乐,不过他总算还知道,自己离不开张雄,当下不冷不热地对着张雄道:“张副将,这么晚了你来本太守府邸,却是所为何事?”

    张雄上前一步,抱拳道:“大人,今日日间入城人数激增,而我军外出打草谷的士卒至今还有百余人未归,末将担心有女真贼子在算计我蓟州,还请大人下令,立刻派出兵马,四下搜寻打草谷士卒下落,以保我蓟州安全!”

    韩尧听完,不由得一愣,跟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满不在乎地挥挥手道:“都说你张副将多心,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入城人多怎么了,却不是给咱们送钱来了,在他们出城时,正好可以多收一个出城税,打草谷没回来怎么了,想当年我军将士出城打草谷,哪个不是去上三、五天的,这才一天功夫,算得了什么……”

    张雄不由急了,“大人,不可不防啊,要知道我契丹如今已是今不如昔了……”

    “啪”,韩尧将脸一沉,将酒杯重重望案上一顿,指着张雄喝道:“张雄,你给听清楚了,老子才是这蓟州太守,老子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划脚的,现在你马上给老子滚!”

    “大人……”

    “滚!”

    张雄无奈,只能是看了一眼韩尧,忿忿而去。

    韩尧则是朝着张雄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口中嘟囔了一句,“什么东西!”脸上又是浮起淫荡之色,双手在美姬身上四下游走,“美人,咱们继续吧…”

    ,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