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三板斧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三板斧

    ..,

    如果说縻貹的斧法可以媲美三国时的名将徐晃的话,那么索超充其量只是唐朝开国福将程咬金的档次,只是比起那程咬金来,索超多了一份悍勇和耐力,却少了一份洞察和圆滑。

    瞅见那开天辟地般的一斧,杨再兴不惧反喜,有心试一试索超的力气,手中的银枪朝上一迎,口中亦是大喝一声,“开!”

    “哐”的一声,斧刃正正劈在银枪的枪杆之上,杨再兴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自枪上传来,立时压得他手臂一屈,不过也仅仅是一屈罢了,就见杨再兴双臂用力,猛地一震双臂,“这才够劲!”用力一弹,便是将大斧弹了回去。

    索超似乎没有想到杨再兴这样的一个瘦弱小子能将自己这一斧接下来,不由一愣,但是很快便是咧嘴一笑,“够劲的还在后面呢!”大臂用力,手腕一翻,蘸金斧划出一道水平的刃影,朝着杨再兴的咽喉抹来。

    杨再兴全没想到索超的动作会如此之快,待到想要招架时,却是早已来不及,只能是顺着斧子来路的方向一侧,使出一招“蹬里藏身”,将索超这一招避了过去。

    按着杨再兴的性子,又岂是这种光挨打而不还手的,只是侧在一边想要够到索超,怕是万万不能,他便想着坐稳身子再给索超来一记狠的。

    只是他刚刚才坐稳身子,就见对面的索超猛地一斧,就如雷霆万钧一般直朝着杨再兴的面门捅来,杨再兴大惊失色,心道这一斧若是捅实了,怕是连脑袋都要掉了,慌忙间朝后这么一趟,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击。

    索超似是没有想到自己学自程咬金的三板斧,竟然会没有拿下眼前这个年轻人,口中轻轻地“咦”了一声,“小子功夫不赖啊,在接老子几斧试试!”

    杨再兴自投梁山以来,几时会遇到全无还手的机会,心中不禁又羞又恼,口中大喝一声,“你这破斧子有何可惧,你且试试小爷的枪吧!”

    手中的银枪一抖,照着索超的前心便刺,这一枪又快又急,索超冷不丁的吓了一跳,口中叫道:“好狠的小子!”手上却是不听,蘸金斧立刻迎了上去,就见枪尖在索超的斧面上划过,顿时擦出一串火星,更是沿着斧面直上,奔着索超的手臂而去。

    索超慌忙松开左手,侧身堪堪避过这一枪,还不得他回过神来,杨再兴的银枪却又是朝着索超的腰间便是一扫,这一扫比起先前那一枪,更是要快上了几分,索超眼瞅着避不开,索性将牙一咬,腰一挺,手中的大斧照着杨再兴便是一斧,打算来个以伤换命。

    索超本以为凭着自己的悍勇,可以吓退杨再兴,岂料杨再兴也是一个血性过人之人,遇到以伤换命的情况,更是毫不避缩,手中更是将了几分力量,定是要给索超一个好瞧。

    “砰”的一声,杨再兴的银枪到底比索超的蘸金斧要轻上许多,是以在速度上也要快了不少,终是先在索超的腰眼上狠狠地抽了上去,直将索超抽得眼前一黑,手中的大斧也为之一偏,劈在了地上,将地上劈出一个不小的坑洞来。

    杨再兴得礼不让人,尤其是先前在索超的手上丢了不少面子,如今说什么都要讨回来,趁着索超眼前发黑,手上动作变缓的一瞬,手中银枪朝前一探,便是从索超的双臂间穿了过去,双臂猛地使力,左右横扫,在索超的胸前狠狠一击。

    连续遭受两记重击的索超,哪里还能受得住,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手中的蘸金斧终是拿捏不住,脱手飞了出去,人也是跟着翻身落马。

    索超本还想挣扎着站起来,只是杨再兴早就防到他有此一招,手中的银枪早就抵在了他的胸前,让他根本不敢有所动弹,只能是扯起嗓子叫道:“许贯忠,你给老子滚出来,难道说你这厮还怕见老子不成?”

    “混账家伙!给小爷闭起你的臭嘴!”杨再兴虽对许贯忠是又敬又怕,但在他的心底还是非常尊重许贯忠,如今索超出言辱及许贯忠,让他如何能忍,手中银枪一抖,照着索超又是一抽。

    “哇”,索超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但生性悍勇的他,又怎会向人低头妥协,猛地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杨再兴,瞧那样子,分明是恨不得从他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杨再兴被他瞪得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口中厉声喝道:“看什么看,小心小爷一枪结果了你!”

    不想索超根本不理他,脖子一拧,开口嚷道:“许贯忠,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该死的东西,给小爷去死吧!”杨再兴怒由心中起,银枪一举,便想给索超来个一枪穿心。

    “哎!”眼见索超即将命丧杨再兴枪下之际,林中终是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许贯忠从中缓缓地走了出来,面色略带复杂地看着索超,朝着他抱拳道:“索牌军,许贯忠这厢有礼了!”

    索超乍一见许贯忠,立时激动了起来,本待扑上去撕打,可碍于杨再兴银枪抵着他的前胸,让他只能是恨恨地瞪了一眼许贯忠,怒声喝道:“许贯忠,老子和你有什么仇怨,你要这般陷害老子?”

    “陷害你?”许贯忠“嗤”地笑了出来,“许某多年来,只是今日才见得索牌军一面,这陷害一说,从何而来?”

    “呸!就是今日早间,你这厮赶着马车从老子的西门出得大名府……”索超闻言,立时放声狂叫起来。

    索超不说还好,这一说让许贯忠的面色瞬时冷了下来,冷冷地瞥了一眼索超,让索超不知为何,只觉得自己的心中直是发寒,“你只知道我是从你的西门离开,那你可知道我的马车上睡着的是谁?”许贯忠双目如箭,就如同两道电光一般,直刺索超心窝。

    索超被许贯忠目光所摄,下意识地躲了开去,口中却是嘟囔着,“老子哪知道你车里睡着哪个反贼!”

    “反贼?哈哈……”许贯忠仰天长笑,笑声震得林中的飞鸟亦是振翅高飞起来,“我告诉你,我车中的那个反贼是谁,就是那被梁世杰陷害,无辜入狱的卢俊义卢员外!”

    “什么!grd李成,你个混蛋竟然敢骗老子!”索超闻言,瞪大了两只眼睛,狠狠地一拍自己的大腿,指天叫了起来,“你为何不早些说你车中便是卢员外,老子对卢员外有此遭遇也甚是不满,可无奈势单力孤,想要救得卢员外出火坑,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不想今日却叫许先生救了出来!老子曾经说过,谁能救得卢员外出火坑,老子今生便为其效犬马之劳……”

    “哼!果然是个脑后有反骨的家伙……”索超话音才末,就听见一个粗豪的声音远远地响起。

    ,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