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陈希真临终托女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陈希真临终托女

    刘慧娘没有答话,却是将美目四下里看了看,不禁蹙起了眉头,只是当她看见陈希真的样子时,原本已到嘴边的话语,不知怎的却又咽了回去,虽然她的脸上依旧挂着那浅浅的笑意,但不管是何人,都能看出她这只是在强颜欢笑罢了。

    陈丽卿和刘慧娘一路行来,相互扶持,彼此间甚是了解,见她没有答应陈希真,脸上又是露出如此表情,心念微动间,便是知道她此刻想些什么,遂向陈希真问道:“爹爹,为何只看见你一人在此,那刘伯父他们又是在何处?”

    刘慧娘见陈丽卿问起,嫩脸一红,可是却不由自主地树起了耳朵,陈希真听问,面上的肌肉却是不自觉地微微抖了抖,脑海中彷佛又是想起了风云庄那异常血腥的一夜,情绪忽然间非常激动,手舞足蹈地在那里嘶吼着,咆哮着,“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这帮畜生就不是人,不合心意的就杀,看不顺眼的就杀,不听他们号令的也杀,就没有他们不敢杀的…”忽地他双眼通红地看着刘慧娘,眼中杀气一显,猛地扑了过去,伸手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口中歇斯底里地咆哮着,“老子掐死你!”

    陈丽卿没想到陈希真会突然暴起,一时间却是愣在了那里,只是当她看见刘慧娘越发苍白的面孔,拼命挣扎的手脚时,赶忙扑了上去,用力地掰扯着陈希真的双手,“爹爹,你这是干什么,她是慧娘啊,赶紧松手啊!”

    只是眼前的陈希真势如疯虎,又哪里听得进陈丽卿的话,手臂猛地一抬,便是将陈丽卿掀到了一边。

    陈丽卿不死心,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刘慧娘死在自己面前,准备再度扑上时,就听见背后响起微微的叹息声,“让我来吧!”忽地一阵微风自身边掠过,李俊辰竟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这…好快啊!”陈丽卿瞳孔一缩,她听说过俊辰的身手很强,但她始终以为那只是江湖上以讹传讹,亦或是梁山众将往自己老大脸上贴金罢了,却不想他的身手竟然真的如此高强,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间,也不知俊辰使了什么办法,已然让陈希真抛开了手中的刘慧娘,朝着他猛地扑了过去。

    牢中的地方不大,对于俊辰这等枪法高手来说,却是在无形之中平添了一层枷锁,宿金娘三女自地上扶起刘慧娘,可她们的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俊辰的身上。

    陈丽卿的心中异常的矛盾,要知道如今恶斗的两人,一个是他的亲生父亲,一个是从他父亲手中救下刘慧娘的人,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希望看见这两个人如此相搏,眼瞅着俊辰的银枪欲来欲施展不开,陈丽卿只觉自己的心跳到了嗓眼之间,整个人不自觉地朝前走去。

    她这无意识的举动并没有让她迈出几步,一把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羽扇搭在了她的肩上,陈丽卿立时惊醒了过来,赶忙回头去看时,就见许贯忠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放心吧,有俊辰在,一切交给他就好!”

    是的,有李俊辰在,一切交给他就好,许贯忠的话虽然不甚响亮,也是异常的简单,但听在了陈丽卿的耳中,却给了无穷的信心,毅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陈希真依旧势如疯虎,俊辰的银枪已然是无法使开,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没有惊恐之色,甚至还带着淡淡的一丝笑意,就见他猛地将枪一收,朝前抢出一脚,踢在了陈希真的胯上,将他硬生生地踢得倒退了一步,然后用力将银枪往墙上一刺,牢墙商议坚硬,但还是挡不住银枪之锋,立时牢牢地插在牢墙之中。

    虽然此刻的陈希真意识有些混乱,但还是知道兵刃的作用,立时抢上,想将银枪抢到手中,不想俊辰却是抢先一步,伸手拽住枪尾,一拉一弹,枪身重重地打在陈希真的胸口,将他打得倒飞了出去。

    遭此重击的陈希真愈加凶狠,眼中的凶戾之气更甚,口中发出一声狼嚎般的嘶吼,双手化爪,朝着俊辰再度狠狠地扑了上来。

    金娘几女见陈希真如此凶恶,心中不由狂跳,都忍不住想要上前帮忙,可她们才迈出第一步,就见牢中忽地闪过一道银光,在陈希真的身上猛地绽放开来,跟着陈希真的身体就像是出膛的炮弹一般,疾射而回,狠狠地撞在了刑架之上,虽然他亦是挣扎着想站起来,可终究还是没有能站起来。

    终归是父女连心,陈丽卿到了这会哪里顾得上会不会受伤害,猛地扑了上去,看见陈希真身上到处都是汩汩流血的伤口时,不由得悲从中来,冲着俊辰大叫一声,“李俊辰,我和你拼了!”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手腕便被陈希真牢牢地抓住了,陈丽卿转过头去,就见陈希真正面色安详地看着她,陈丽卿没由来心中一跳,只敢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就听陈希真缓缓地说道:“丽卿,此时怪不得李公子,要怪就能怪为父不察,中了徐槐这个奸狡小人的暗算……”

    陈丽卿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但到了这个时候,她又如何看不出陈希真是到了弥留之际,不由得扑倒在陈希真的身上,泪如雨下,陈希真伸手**着陈丽卿的秀发,眼中亦是含着热泪,“痴儿,你这又是何苦,我只是先走一步,下去陪你母亲罢了…”

    陈丽卿听了这话,心中更感悲伤,猛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扑倒在了许贯忠的脚边,“许军师,我知道你学究天人,赶紧想办法救救我爹爹吧,丽卿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许贯忠幽幽叹了口气,以他只能如何看不出陈希真已是弥留之际,可是他又不忍伤了陈丽卿的心,正犹豫间,却听陈希真说道:“丽卿,休要无理取闹,为父的身子,为父自己在为清楚不过,已然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不……”陈丽卿悲啼一声,再度扑倒在了陈希真的身上,李俊辰闻言,与许贯忠互视一眼,上前两步对着陈希真道:“前辈,晚辈的梁山上有神医在侧,少时晚辈便让人护送前辈回山,定然会保得前辈无虞!”

    “对对对,还有安太医!”陈丽卿就像溺水之人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散发着希望的光芒,哪知陈希真微微摇了摇头,“徐槐之药,甚是霸道,若此刻有神医在此,怕还能救得我性命,可是……”陈希真幽幽叹了一口,扭头看了慧娘一眼,“慧娘,你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如今你父母兄弟皆没,世上除了丽卿,已是再无亲人,今后你二人便去梁山吧,相信有李小兄在,定然不会怠慢了你们!”

    刘慧娘心中早知自己父亲不在人世,如今从陈希真的口中听到,眼眶立时便是红了,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滚滚而落,她伸手死死地捂住嘴巴,竭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用力地对着陈希真点了点头。

    刘慧娘的应承,让陈希真的心中一轻,脸上露出一丝回光返照般的笑容,对着俊辰遥遥地说道:“李小兄,自昔日汴梁一别,不觉已有数年,李小兄的风采更甚昔日,而陈某却是……陈某人在此有一不情之请,还请李小兄赏脸答应!”

    俊辰心中一叹,已然知道陈希真要说些什么,朝着陈希真拱手道:“前辈有话只管说来,俊辰答应便是!”

    “好好!”陈希真笑着点了点头,指着陈丽卿和刘慧娘说道,“小女丽卿和慧娘,今后便教与李小兄代为照顾了,若是李小兄看得上,便将她俩一并娶了便是,若是看不上,便替她俩寻摸一个好人家嫁了,只是莫要让她们受气……”

    俊辰看了看哭得像个泪人一般的二女,心中也是一疼,朝着陈希真郑重地点了点头,“前辈放心,俊辰定然不会让二位妹子受半分委屈!”

    “好好好!既如此,我便再没有什么牵挂了!”陈希真想要开怀大笑,可是如今却是再也笑不出来,恍恍惚惚间,他似乎看见自己的妻子站在云端,似是再向他伸手,他只觉得自己好似牵着妻子的手,漫步云端,人生再无遗憾。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