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诀别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诀别

    “还想走?怕是晚了吧!”余化龙右手柳叶枪一抖,左手却是甩出三支金标,直指穆弘,董平见状,口中大喝一声,双枪一扫一圈,便是将这三支金标全部挡了下来,跟着枪花一抖,照着余化龙的前胸、咽喉便扎。

    单论身手和武艺的话,董平实是在余化龙之上,可是余化龙携满腔怒火而来,加之又有一手金标绝艺,让董平在进攻的同时,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以防余化龙金标的偷袭。

    而余化龙也不负他所望,一手枪中夹标,玩的是神乎其神,非但那金标的来处是防不胜防,而且那柳叶枪的枪法更是飘忽难料,让董平感觉甚是难受。

    只是余化龙的金标终有用完的一刻,董平虽说狼狈了些,但终究是熬到了余化龙金标用尽的那一刻,虽然余化龙的枪法依旧是飘忽难料,但场面上却是落入董平双枪的控制。

    眼看余化龙渐渐抵不住自己的双枪,董平的心头不由大喜,更是加紧了攻势,以其能够挑了面前之人,能稍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只是他想得虽好,但现实往往非常残酷,就在他左手虚晃一招,引开柳叶枪,右手枪直挑余化龙咽喉之际,就听得一声清脆的叱声响起,“看箭!”

    一支羽箭擦着余化龙的耳朵飞过,直奔董平的面门,董平对于自己英俊的相貌特别在意,急忙回枪将羽箭挑落,跟着向后急跳一步,收枪护在了身前,“是什么人胆敢暗箭偷袭,有本事给我站出来!”

    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只是三支破空而来的羽箭,董平冷冷一哼,“米粒之珠,也放华光!”双枪为之一分,就如同在身前划出一道半月一般,直接将三支羽箭全部击落。

    就在董平收枪的那一瞬,忽地闷哼一声,一股剧痛自肩上传来,他低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左肩之上,不知何时已然中了一箭,董平的心头不禁骇然,口中发出野兽般地嘶嚎,“是谁!给老子站出来,难道你们梁山的人就只敢暗箭伤人不成!”

    只是回答他的依旧是连珠三箭,董平不由亡魂大冒,连忙举起仅剩的一支花枪,奋力隔下两箭,但却无力挡下第三箭,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它朝自己的额头飞去。

    “叮”、“嗖”,就在董平自度必死的一刻,一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羽箭在董平的面前击落一箭,跟着又是一股劲风自董平耳旁擦过,如同划开空气一般,朝着暗处飞去。

    “哎呀!”一声尖锐的女声划破夜空的夜空宁静,就见花容提着一张断了弓弦的破弓,自暗处疾步跑了出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冲着董平的方向的喊道,“哥,是不是你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董平看向花容的目光却是不善起来,因为他知道先前射伤他的,便是眼前这个女子,他虽有杀了此女之心,但他却不敢,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敢动,别说眼前的余化龙不同意,就是现在隐在暗处的那些人也不会同意。

    花容见没人搭理她,心中伤感,不由流下泪来,“哥,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你就这么把我抛弃了吗?你不要我了吗……”她越说越伤心,泪水犹如绝堤的洪水一般,再也无法收拾,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俊辰带人从暗中走了出来,伸手将花容揽进怀中,花容趴在俊辰的怀中,边哭边道:“我哥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俊辰轻轻抚慰着她,抬头朝着暗处叫道:“花荣兄弟,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不愿现身相见吗?”

    “哎!何苦如此……”花荣的声音自董平的身后悠悠传来,很快便是走到了董平的身边,脸上满是苦涩,“李兄,你为何一定要兄弟现身呢,要知道这无非是徒增伤感罢了……”

    “哥!”花容见花荣走了出来,猛地转过身来,就要朝着花荣扑过去,花荣见状,连忙张弓搭箭阻止道:“别过来!”

    花容呆了,雨带梨花的脸上满是不信,“哥,你拿弓箭对着我?你拿弓箭对着我……”花容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一幕,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地叫了起来,俊辰见状,口中幽幽地叹息一声,缓步走了上去,伸手照着花容的后脑就是一击,将她打得晕了过去。

    花荣见了,不由松了一口气,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对着俊辰道:“李兄,看来将舍妹交与你,是花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了……”花荣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却觉得自己似乎又无话可说,仔细地看了一眼花容地样子,一跺脚一转身,便欲离开。

    “花兄,你就真的打算这么一走了之,就真打算是一条道走到黑吗?”俊辰扶着花容,看着花荣的背影,幽幽地问了一句。

    花荣停下脚步,慢慢扭过头来,脸上再度浮起一丝苦涩,“我此生只能是为了宋江哥哥而生,为了他而死,今天在此一别,你我再无兄弟之情,只有生死之约!”说罢,转身便要离开,只是没有走出几步,又停下说了一句,“舍妹便交给你了!”

    余化龙看着花荣和董平就此离去,心中很是不甘,对着俊辰叫道:“哥哥,就这样放他们离开不成?”

    俊辰看着花荣离开的方向,默默地摇了摇头,努力地将花荣的影子彻底从自己的脑海中挤了出去,“化龙,不用去追了,早晚有一天,我们还会和他在沙场相遇的,到时候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了!”

    余化龙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俊辰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耽搁,直接将目光停在了刘慧娘的身上,“刘姑娘,事到如今,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了呢?”

    刘慧娘只是刚刚随着众人追到此地,听见俊辰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告诉你什么?”

    “什么吗?”俊辰背负双手,仰头观望满天星斗,声音就似从九天洒落一般,虚无缥缈,“难道你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你们二人当日是如何从风云庄逃脱的?如今你我已然是坐在了一条船上,那么刘慧娘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这条暗道的所在了吧!”

    “什么!”陈丽卿一听,立时恼怒起来,跳到俊辰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喝道,“姓李的,别管有没有密道,就算是有,你有凭什么让我们告诉你……”

    俊辰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却将目光投在了刘慧娘的身上,刘慧娘自是感受到了俊辰的目光,不由抿了抿红唇,抬头迎向了俊辰的目光,“要我告诉你这条密道的所在,也无不可……”

    陈丽卿面色大变,连忙叫了起来,“慧娘妹子……”

    只是刘慧娘不为所动,伸手阻住了他,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保得云天彪和陈伯父的性命,我便将这条暗道告诉与你!”

    “好!我答应你,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