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余化龙的金标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余化龙的金标

    余化龙傲然地站在梁山的阵前,暗暗地活动着自己拉开三石强弓,而渐渐酸痛的筋骨,看着楼墙上庄丁惊惶失措的样子,余化龙的心中暗暗发笑,觉得自己这回使用在三石弓,真的是用对了。

    如今的余化龙可不是日后岳飞帐下文武双全的金标大将余化龙,那个时候的他可谓是成熟稳重,是独挡一面的将帅之才,可现在的他到底还是年轻人的心性,眼瞅着杨再兴大放异彩,心中难免会升起攀比较量的心思,在使出了浑身解数之后,好容易才拿到了这先行搦战的机会,又怎么会不好好表现一番。

    不过,他也是知道自己骂阵的本事怕是不行,因此特地向俊辰借了李四来帮他骂阵,耳中传来李四新鲜调皮的骂阵声,余化龙在舒缓筋骨的同时,心中也是不住的流汗,亏得这李四是同伴,如果换成是敌人的话,只怕自己早就冲出去和敌人拼了。

    风会是在李四骂得最爽的时候来到楼墙上的,原本心气就不顺的他,再听到李四如此精彩的骂阵声,顿时是火冒三丈,随手捡起一把朴刀,直接砍翻一个躲在后面,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庄丁,然后指着庄外的余化龙,怒声喝道:“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就把你们这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吓得躲在这里,成何体统,是爷们的,就给老子拿起你们的刀枪,跟着老子一起杀出去,宰了外面那群狗娘养的!”

    风会的话听在众庄丁的耳中,顿时让他们觉得热血沸腾,浑身上下都有着使不完的劲,一个个按照风会的指示,拿起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刀枪,就往楼墙下跑去。

    “且慢!”这些庄丁还没跑出几步,就听得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楼道上响起,风会不由勃然大怒,“是谁在那里说话,给老子站出来!”

    梁横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风会的瞳孔之中,随性的自然少不了他的哼哈二将张金标与王登榜,梁横也不客套,几步登上楼墙,戟指庄外喝道:“风庄主,我等此来,就是为了剿灭这等贼寇而来,如今你却让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庄丁出战,却是将我等的颜面置于何地?”

    风会会让那些庄丁出战,本就是脑袋发昏的做法,只是要让他在庄丁的面前出尔反尔,却又是万万不能的,如今梁横这般一说,正是给了他下来的台阶,“梁都监所言不差,却是在下孟浪了,只是这梁山贼寇骁勇异常,先前更是用强弓射得众庄丁无人敢靠近楼墙,似此这般,却又怎生奈何?”说罢,却是偷偷地斜眼看着梁横。

    “此事何难!”梁横伸手一抚颌下长须,傲然说道,“某从军近三十载,历经大大小小数百战,似眼前这等贼寇灭杀不知凡几,风庄主只管在此观战便是,梁某去去就来!”说罢,径直带着张金标与王登榜下楼去了。

    李四在庄前翻来覆去地骂了几近一个时辰,已然是腰肢酸软,口干舌燥,不由扶着腰走到余化龙的马前,有气无力地朝着他摆手道:“余兄弟,我是不行了,这个庄子里都是属乌龟的,我都骂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有半点动静,依我看,咱们还是改日再来吧!”

    余化龙哈哈一笑,伸手取过一个水袋,随手抛给了李四,“李四哥,你不是总是吹自己骂阵如何了得吗?怎地今日就不行了,如果让张三哥知道了,估计又会笑话你哦!”

    李四顿时不干了,正待和余化龙掰扯几句时,就听得“嘎吱”一声,风云庄厚重的庄门缓缓的打开,梁横纵马持刀当先冲了出来,朝着余化龙大喝一声,“兀那贼寇,可认得曹州梁横?”

    余化龙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五旬老将横刀勒马立于庄前,不由得撇了撇嘴,手中柳叶枪横于背上,“我说老头,这么一大把岁数了,火气还是小一些吧,万一一口气接不上,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冤枉!”

    梁横本就是火爆脾气,听得余化龙的话更是气往上撞,就待要出马时,就见张金标抢上一个马身,纵马而出,厉声喝道:“哪来的口臭小子,竟敢羞辱梁都监,且吃我一刀再说!”

    “哼!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余化龙早就手痒难耐,张金标如此做派,却是正中他的下怀,手中柳叶枪一抖,径直迎了上去。

    自古以来,使刀者皆重膂力,是以张金标也是力大刀沉的主,可是他也有使刀者的通病,就是力不持久,上来劈头盖脑的一顿乱砍,很快便是将他的气力耗得七七八八,口中微微喘息起来,余化龙瞅见空档,手中的枪法一紧,立时将张金标杀得左支右绌,刀法散乱,后面的王登榜见自己的好兄弟手忙脚乱,也顾不上什么江湖规矩,口中大喝一声,“兀那小贼,休得伤我兄弟,王某来也!”手中铁枪一举,便是朝着交手的二人而来。

    张金标自是听见了王登榜单叫声,正准备咬牙坚持时,就见余化龙不知怎地,手中的柳叶枪竟然慢了下来,张金标心中不由一喜,暗道:“你小子原来就这点本事,吓得老张一身的冷汗!”眼看王登榜就要赶到,张金标怎肯让到手的功劳就这么飞走,口中大吼一声,手中的大刀朝着猛地一捅。

    后面的梁横见了,不由瞳孔一缩,口中厉声大叫道:“小心有诈!”只是他离得有些远了,张金标又岂能听见,余化龙放慢柳叶枪,就会引得张金标如此冒进,当下柳叶枪朝外一拨,拨开张金标的大刀,左手悄悄取出一枚金标,趁着郑金标中门大开之际,直接一抖手,就见金光一闪,直接穿透了张金标的咽喉,将他毙于标下。

    王登榜只是差了一步便可赶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死在眼前,双眼立时红了起来,口中暴喝一声,“还我兄弟命来!”论气手中大枪,如同开山大斧一般,照着余化龙脑袋劈来,余化龙对于这样的武将,最为喜欢不过,直接一牵战马,扭头就走,王登榜报仇心切,哪里肯放,径直追了过去,梁横已然死了一个手下,而王登榜亦是中计追了过去,心中大急,连忙纵马出阵,“兀那小贼,安敢伤我大将,给我留下命来!”

    不过余化龙怎么会听他的,悄悄地取出两支金标,猛地使出一招“回头望月”,手中金标电射而出,正中王登榜前胸,王登榜大叫一声,立时摔下马来,余化龙连忙赶上前去,照着他的咽喉补了一枪,便是送他去见了张金标。

    两名手下眨眼之间便先后丧命,让梁横哪里能够接受,口中疯狂地咆哮着,恨不能立刻将余化龙毙于刀下,只是势若疯狂的他,哪里会知道余化龙的掌中早已扣了一枚金标,根本不待梁横靠近,直接便抖手掷出,总算梁横还有这几把刷子,眼瞅一道金光疾射而来,慌忙去闪时,右肩却已然中标。

    梁横到了这会,哪里还敢继续向前,慌忙调转马头,捂着右肩便往庄中跑去,风会在楼墙上见了,气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用力地一拍墙砖,恨恨地吼道:“关闭庄门,捂上耳朵,再有敢擅自出战者,杀无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