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战起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战起

    曾裳的一声令下,立时便是响起了一片“咻咻咻”的声音,曾裳听着这个声音,心中简直是爽的不行,他彷佛看见了眼前的梁山人马,因为他的这一阵弓箭,被射的是七零八落,中箭死亡者,翻身落马者,口中惨叫者,比比皆是。

    曾裳的幻想还在继续,但是他身边的庄丁却早已不淡定起来,原因非常简单,他们明明看见身边的同伴刚刚张开弓,还没有将上面的箭矢射出去,那么这“咻咻”的破空声是哪里来的呢,这个问题顿时搅得本就不会动脑思考的他们一头雾水。

    很快,他们就发觉他们不用去想了,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被从天而降的箭矢直接穿透了身体,当场毙命,有些运气好的,没有被射中要害,留下了一条命,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可能会希望自己死了的好,箭矢穿透身体的剧痛,让他们不堪忍受,一个个地放声大叫起来。

    这些庄丁的惨叫声,让曾裳立刻从幻想的世界回到了现实,看着眼前死伤枕籍的庄丁,曾裳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依旧如故,口中惨烈地狼嚎一声,“谁能tmd告诉老子,这是怎么回事,哪来来的箭!”

    只是并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只是一波又一波的箭矢,看着自己带来的庄丁接二连三地倒了下来,听着他们口中发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曾裳不禁发起狂来,仰天大叫一声,“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三公子,小心啊!”一个曾裳的心腹大叫了一声,朝着曾裳猛地扑了过去,顿时将曾裳扑出老远,曾裳在地上滚了两圈,爬起来一看,就见那名心腹身上插着五、六枝箭矢,已然气绝身亡。

    且不说曾裳、曾密这里偷袭不成,反被偷袭,就说曾涂、曾升二人看见火光大亮,不由得心中大喜,连忙带着自己麾下的庄丁从暗处杀了出来,看着眼前梁山人马慌乱的这一幕,曾涂和曾升互视一眼,“梁山草寇,无故犯我曾头市,害我庄上子民,你们也有今天,弟兄们,今天就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的日子,给我冲!”曾涂手中的点钢枪一摆,当先发起了冲锋。

    曾升见自己大哥已然带头冲了上去,自是不甘落后,口中狼嚎一声,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领头的尚且带头冲锋,那些庄丁还会有什么顾忌,当下胆气一壮,亦是跟着冲了起来。

    曾涂的这个动作,让混乱的梁山人马为之一滞,动作也是慢了许多,曾涂又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的点钢枪疾点,接连挑死几名梁山军士,吓得四下里的军士面如土色,口中大叫一声“妈呀!”连忙扔下手中的家伙,四散逃开。

    “呸!原来你们也是欺软怕硬的主!”曾升在后面看见梁山人马的表现,心中甚是鄙视,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一夹坐下的战马,猛地冲到了曾涂头里去了,“梁山的孙子们,你家曾五爷来了!”

    曾升这个动作,让他自己是打心底满意,更让他满意的是,梁山人马在听到的吼声后,居然像海浪退潮一般,朝着两边退了下去,露出中间一条笔直的大道。

    “这是……”曾升一眼就看见了远处的林冲,当真是喜出望外,手中刀一指,“林冲,给我站住,把命给我留下来!”双刀一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就自顾自地冲了上去。

    曾涂亦是听见了曾升的喊声,连忙将手中枪舞得飞快,刺死眼前两名军士,一牵马头,扬枪追了上去,“留下林冲的首级与我!”

    林冲似乎也远远地听见曾家兄弟的喊话,慌忙朝着两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在曾家兄弟的注视下,居然调转马头就跑,曾家兄弟为之一愣,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原来大名鼎鼎的林冲也是贪生怕死之辈,给我追,今天就是追到天边也要给我取下他的人头!”两兄弟一马当先的追了下去,身后的庄丁队伍却是越拉越长,在不知不觉中被那些先前逃散的梁山人马包围、分割,直至最后悄无声息地倒下,就彷佛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般。

    曾家兄弟一口气追了约莫四、五里地,看着林冲等人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快马加鞭,却总是追赶不上,曾升追着追着,心头上渐渐地笼了了一层阴霾,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冲着曾涂大声吼道:“老大,老大,赶紧停下来!”

    曾涂正追得兴起,冷不丁地听见曾升的叫声,心中不耐地拉住战马,看了前方的林冲等人一眼,冷冷地说道:“老五,你tnd有什么事情,难道说你的事情比追草寇头子还急吗?”

    “老大!”曾升自是看出了曾涂的不爽,赶紧指了指身后,“老大!你看看看咱们的后面!”

    曾涂飞快地瞥了一眼身后,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不由得大怒,手中钢枪一指曾升,怒喝道:“老五,你tnd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要把林冲这个贼寇头子放跑不成,你要是怕了,不去就是,莫再要管我的事!”说罢,收回长枪,一驱战马,就要继续追赶。

    曾升哪里敢放他继续追赶,连忙驱马拦在了曾涂的前面,曾涂一惊,大力地拉住缰绳,战马吃疼,顿时整匹马站立了起来,也就是曾涂马术过人,换做一般人怕早就是掉下马去,曾涂也不及安抚一下战马,手中枪“霍”地一下抵在曾升胸前,厉声喝道:“老五,你tnd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那些贼寇的内应不成,一定要放跑他们不成!赶紧给我让开!”

    曾升心中起了疑问,哪里敢让,连声道:“老大,追了这么久,如今我们的庄丁没有一个跟上来的,万一这些贼寇安排了什么阴谋诡计,就靠我们两个人,哪里会是那么多贼寇的对手!”

    曾升自以为自己说的是合情合理,曾涂就算不听自己的,多少也会想想,哪想曾涂居然是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枪朝着自己的左耳刺来,曾升心中大惊,连忙一缩头,正要开口骂时,曾涂的点钢枪竟变刺为扫,正中曾升的左边脸颊,立时将他扫落下马。

    曾升摔了一个狗吃屎,心中羞愤无比,用力地一捶地面,猛地跳了起来,正想要指着曾涂骂时,却不想看见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就见曾涂舞枪,正与一个脸上有着一块青色胎记的汉子战在了一处,看那个汉子的身手,更是隐隐要在曾涂之上,“原来老大不是要杀我,是要救我!”曾升只觉得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老大,我来助你!”曾升自是不会坐看曾涂与人对敌,连忙自地上捡起双刀,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徒步,照着那汉子就迎了上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