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縻貹与解珍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縻貹与解珍

    林冲将信将疑地看了法通一眼,伸手取过书信,只看了一眼,顿时就笑了起来,并不是这封信写了什么足以让他信服的东西,而是信上的字,分明就是简体字,在这个繁体字的时代,除了李俊辰,林冲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写。

    林冲一面将书信递与杨志,看着法通二人,“哥哥既然叫你二人前来,可有别的话交代与你二人,可曾说过如何行事?”

    法通没有说话,却又是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交与林冲,林冲看完书信,将书信交由杨志,待杨志看完后,开口问道:“杨兄以为如何?”

    杨志不由皱起了眉头,“按主公的意思,是派遣熟悉密林行军和擅长消息机关的兄弟带队,抢先摸到曾家可能设伏的地方,先行吃掉曾家伏兵,再由我等冒充曾头市人马,诈开庄门,如此安排倒是无不可,只是……”

    “若是仅要密林行军,只需将袁朗兄弟调来,与縻貹兄弟各领一军,倒也还罢了,可是要精通消息机关,怕是就难办了,我梁山上最擅此道的当数时迁,可是他也只是精通密室机关,与密林机关之道,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似此却怎生奈何?”王佐叹息一声,亦是忍不住摇起头来。

    “难道说,没有精通此道之人,就不能行事了吗?哥哥们几时成了如此畏首畏尾之人了?若是你们怕,大可不去,俺縻貹可不怕,大不了就由我独领一军前往,事若不成,死在那里便是!”縻貹叫将起来,大步朝帐外走去,不料却与正进帐之人撞了个满怀。

    “哪来的贼厮……”

    “兄弟,你这般急躁,却是要去哪里?”縻貹心中不爽,又被人撞个满怀,正要骂时,却听得对面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不由得喜出望外,“袁大哥,你怎地会在此地?”

    袁朗笑而不语,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解家兄弟走了进来,朝着林冲等人,抱拳道:“林教头,袁朗奉军师之命,特带解珍、解宝兄弟二人来此,还请林教头示下!”

    林冲几人不由得一愣,跟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袁兄弟,你们来得正好,有了你们,此行定然是万无一失了!你说是不是,縻貹兄弟?”

    縻貹涨红了脸,嘟嘟囔囔了半天,也没有能说出一句话来,末了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你们就喜欢拿我这等老实人开玩笑!”

    三日的时间过的自是飞快,为了不让曾头市方面看出什么破绽,林冲等人日间照旧搦战,林冲、杨志等人更是轮番上阵,指挥手下军士冲击庄子,梁山攻的越猛,曾家兄弟就越是相信他们中了诈降之计,定然会按着自己的剧本走下去,却全然不知,梁山大营之中有着两支人马,悄无声息地自大营离开,向着曾头市庄后的密林进发。

    曾头市庄后的密林,枝林繁密,遮天蔽日,地上的残枝烂叶堆在那里,就像是几十年没有人来过一样,一脚踩上去,必定能让你陷进去半只脚脖子,每走一步都是费力无比,在加上偶有几缕光线透过缝隙射下,让在林中行走的人都有一种憋闷以致于癫狂的感觉。

    縻貹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解珍的身后,口中兀自骂骂咧咧,“tnd,这曾头市建在什么鬼地方,就这么快地方,就是送给老子,老子也不稀罕,这帮孙子居然能住那么多年,难道都是长虫耗子变的不成?”一边骂一边看着前方认真探路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解珍,“我说解大郎,你也不用那么认真,就这种地方,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哪里还有什么机关陷阱,叫我说,咱们还是快些走,找找那几个曾家的孙子,看他们到底在哪里埋伏!”

    解珍没有说话,只是回过头来朝着縻貹咧嘴一笑,縻貹讨了个没趣,心中老大不愿意,脚下兀自用力,溅得那些枯枝烂叶是到处乱飞,糜烂的腐叶也是沾了他一身,惹得那些军士哈哈大笑起来。

    “縻头,你这是做什么?这身打扮可是要威武多了!”

    “可不是吗?縻头也就是踩了一觉,如果在这里舞一舞宣花斧,怕是更威武些吧!”

    “去去去,都胡说些什么,这鬼地方真不是人能来的!”縻貹伸手拍打着身上的腐叶,开口与那些军士调笑了几句。

    就在縻貹与这些军士开口调笑之际,地上猛地飞起一道黑线,直朝着全然无知,正在拍打身上腐叶的縻貹飞去。

    “小心!”就在这道黑线就要沾上縻貹的那一刻,一抹闪亮的刀光在密林之中亮起,正切在那道黑线之上,那道黑线顿时就像是秤砣一样落了下来,在落叶上打了个滚,便是再也不动了。

    “解珍,你这是干什么……”一名军士见解珍在縻貹面前动刀,不由得跳了出来,指着解珍厉声喝骂起来。

    “啪”,没等他骂完,縻貹便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立时将那军士打的懵了,縻貹指了指地上,“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家伙,都给老子瞪大了你们的狗眼看看,好好看看那是什么!”

    那些军士不由顺着縻貹所指看去,顿时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已是断成了两截,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越是色彩斑澜的蛇,毒性越是强,如今这条蛇是死了,但如果没有死,而是咬了縻貹一口的话,那这个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有的军士就觉得后背一阵冰凉,看着解珍的目光也全然变了。

    “哎,你们啊!”縻貹叹息一声,伸手指了指他们,跟着朝着解珍一抱拳,“解珍兄弟,我縻貹是个大老粗,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兄弟,在这里我给兄弟陪个不是,接下来怎么走,我们全部都听你的!”

    縻貹一表态,手下的军士也是纷纷开口叫道:“对,都听解家哥哥的,你说怎么走我们就怎么走!”

    “你就发话吧,解家哥哥!”

    “我们都听你的!”

    解珍连忙摇动双手,连称不敢,说自己只是尽自己的本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几句话虽然简单,却是将縻貹和一众军士都臊红了脸。

    若是往常,縻貹怕是会臊上很久,红上很久,只是他知道眼下任务紧急,容不得他多想什么,稍做停留,便依旧是由着解珍开路,继续朝前摸去,只是这一回,路上少了调笑多声音,多了一分肃穆的气息。

    解珍也没有辜负所有人的厚望,一路上所遇到的机关陷阱,都被他一一发现,并且轻而易举的排除干净,让縻貹和那些军士也是愈发地佩服起来。

    就在解珍堪堪排除一个排桩的陷阱之后,隐隐间就听见阵阵人声传来,吓得他连忙是低下了头趴在了地上,不敢有丝毫动作。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