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任森的触动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任森的触动

    这个声音对于任森来说,无异于之音,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一个想法,带着人马赶了过来,就遇到了他要找的人,“早知道这两个会在这里出现,老子一早就带人等在这里了,哪里还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在他看来,自己之前受的累,全部都是因为自己没有设想周全造成的,却全然忘了,提议他换个方向的,是那几个庄丁。

    既然发现了目标的行踪,任森自是不会有一丝的迟疑,立时带着人马围了上去,只是他有些兴奋的过了头,忘记了自己的这群手下,只是些普通的庄丁,哪里知道什么要不发出声响,悄悄的靠近,自是一窝蜂地围了上去。

    如此大的动静,不要说是陈丽卿这等顶级的弓箭手了,就是不谙武力的刘慧娘也听得清清楚楚,陈丽卿不由得大怒,也不顾自己的身子如何,操起身旁的桦皮鹊华塔渊弓,就是“嗖嗖”两箭。

    虽然陈丽卿的身子虚弱,但“女飞卫”又岂是浪得虚名,两声弓响过后,两名庄丁应声而倒,其余的庄丁见有人倒下,哪里还有胆子上前,连忙退了下来,要知赏金虽然,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任森眼见这些庄丁如退潮一般往后退去,暗暗骂了一声“废物”,仗着手中的烂银点钢枪冲了上来,“陈姑娘好箭术,只是用这等箭术来射不入流的庄丁,岂不是大材小用,不如换我任森试试,如何?”

    “哼!”陈丽卿自是将任森的话音听在耳中,当下娇哼一声,手中塔渊弓却是立刻换了方向,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嗖嗖嗖”三箭连着出手。

    任森的身手自不是那些庄丁可比的,更何况他是亲眼见识过陈丽卿弓技的人,焉能不有所防备,手中的点钢枪极速飞舞,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挑飞了三支箭矢。

    “这是……”任森感受到自点钢枪上传来的劲力,心头不由一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陈姑娘,那日你在风云庄前的斗箭是何等的威风,为何今日的箭矢却是如此无力?莫不是你的春心动了,看上了任某,是以不敢用力不成?还是说你心中存有幻想,想要嫁给风少庄主,有朝一日可以坐上庄主夫人的位置?”

    “无赖!”陈丽卿虽然性子火爆,泼辣成都和宿金娘有的一拼,但到底是黄花闺女,哪里受得了这种风言风语,立时气得火冒三丈,就待上前去和任森拼命。

    只是当她的目光瞥到身旁的刘慧娘时,尤其是看到她深邃如海的双眸时,心中没由来一慌,鬼使神差之下,朝着慧娘开口道:“慧娘妹子,你可千万不要听那人胡说八道,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风云庄的庄主夫人!”

    刘慧娘闻言,只是展颜轻轻一笑,“姐姐说的是什么话,慧娘虽不是什么聪慧之人,但还是能分得出什么是真话,什么是挑拨之言…”

    陈丽卿顿时只觉得松了一口气,眼中的目光渐渐地凝练了起来,被转身来,对着刘慧娘说道:“慧娘妹子,今日只要我陈丽卿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有人将你带走!”说罢,将全身上下仅存的一点气力,全部集中在了手中的青錞宝剑上,朝着任森挥出了气势恢弘的一剑。

    若是往日,任森遇到这样一剑,怕会立刻选择避其锋芒,以待日后再战,但今日却是不同,深知陈丽卿底细的他,又怎么会被区区气势所摄,冷冷笑了一声,手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点钢枪朝着青錞宝剑的剑柄处就是一击。

    就听得“噌”的一声,陈丽卿闷哼一声,左手死死握住右腕,但是依旧从指缝间渗出点点鲜血,分明是在任森先前那一枪下吃了大亏。

    尽管陈丽卿不是一个轻易会服输的人,但被任森的点钢枪指在胸前,让她即便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施展不出,“哼!卑鄙小人,胜之不武,有本事你就把本姑娘的毒性解了,你我再好好打上一场,看看到底是谁更厉害!”

    “哈哈……”任森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手中枪一横,在陈丽卿的胸前狠狠地抽了一下,将陈丽卿直接抽得吐血倒地。

    “你…”陈丽卿虽是倒地,但目中的杀气却是更甚,就要挣扎着起身和任森继续拼命,只是任森又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上前复又一枪指在她的胸前,“自古只有成王败寇,哪有什么胜之不武之说,今日你若是觉得不服,他日自可找回场子,只是你怕没有今后了,这便去死吧!”

    “住手!”任森的点钢枪堪堪触及陈丽卿的前胸,就听得身后传来一个柔柔的女声,两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就见刘慧娘一步一喘气地慢慢走了过来,“任先生若是杀了陈姐姐,就不怕回去没法向徐槐和风会交代吗?”

    “嘶…”任森心中微微一惊,但他到底是一个走惯江湖的人,很快便是反应过来,面皮轻轻一抖,阴阴地说道:“带你们的尸体回去和带你们的活人回去,都是一样的,所以你们还是乖乖受死吧!”

    “既然是什么,那么就请任先生动手吧!”刘慧娘慢慢上前两步,在任森和陈丽卿的注视下,抬钢枪的枪尖,抵在了自己高耸的胸前,顿时将陈丽卿唬的不轻,只是她被任森先前那一击伤得颇重,已然爬不起来,只能大声叫了起来,“妹子,你这是作甚!”

    任森似乎没有想到刘慧娘会这般做,不由得一愣,缓缓地收回自己的点钢枪,平生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一个女子,正色道:“刘娘子,我任某平生甚少服人,但是今日对你却是心服口服,照理说,我应该放你二人离去,怎奈徐先生有令在先,是以不得不将你二人带回!”说罢,朝着那些渐渐围上来的庄丁一招手,“给我绑了,带回庄去!”

    有任森压阵,这些庄丁再度恢复了欺软怕硬的本色,一窝蜂地拥了上来,直接便是将二女绑了起来,陈丽卿不甘心这么被抓回去,自是免不了挣扎起来,倒是刘慧娘面色如常,开口劝道:“姐姐,还是算了吧,也许这就是你我的命吧!”

    任森眼见刘慧娘如此,心中也是暗暗点头,“真是一个奇女子,如不是徐先生的缘故,我倒是真的下不去这个手,此番回去,怕是……”一想到二女回去后的命运,饶是任森是徐槐的心腹,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任森带着庄丁,将陈丽卿和刘慧娘从岭上压了下来,正朝着风云庄的方向前行,才走了不过百余步,就听得远远地有人调笑,“哥哥,如今这世道真是什么都有,听说过老爷们欺负小闺女的,但是却从没听说过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两个小丫头的,今日真是长见识了!”

    “真是少见多怪,若是一个小丫头欺负一群大老爷们,那才叫怪事,大老爷们欺负小丫头,这叫什么怪事!”

    “哦!就和嫂嫂欺负你们一样……”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