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林冲对史文恭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林冲对史文恭

    事实上,秦明最想选择的对手乃是史文恭,其次便是五虎之首的曾涂,可是当他抽空看到与林冲对阵的史文恭的武艺时,心头不禁跑过数万匹草泥马,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像是白活了一般,“这天下间怎地会有如此武功,这真的是人可以练出来的吗?那林教头平日里有我等对练,怕也从未尽过全力吧!”

    只是他这稍稍一分神,被秦明气得五内俱焚的曾升在稍纵即逝的一瞬抓住机会,双刀上下贴住秦明狼牙棒的棒杆,借助马力猛地向上一推,定要将秦明手指与头颅一并割下。

    秦明平日素来粗鲁,招式也大开大合,很少有什么精妙的招数,如今生死系于一线之际,他就像脑子一样子灵光了一般,猛地松手松开狼牙棒,人跟着向后一仰,右脚亦是退出马蹬,向后勾住狼牙棒,借着两马错蹬,不但直接避开了曾升要命的一刀,更是顺势将狼牙棒直接提在手中。

    曾头市阵上见曾升险些斩将,不由得爆发出一阵阵欢呼,让秦明只觉得脸上无光,终是抛开了全部杂念,一心一意与曾升周旋起来。

    除却秦明与曾升这一对,栾廷玉与曾涂、王林与曾密、卫鹤与曾裳、罗延庆对曾魁这几对一样是斗得难分难解,一时间根本就分不出胜负,而斗得最激烈的还数林冲与史文恭这对是兄弟。

    出自同门的两人,对彼此的武艺知根知底,当然,在两人离开师门后,各自对武学都有了新的认识,而新的认识也带给他们不同的精进,眼下斗在一起,两人都觉得彼此的武艺比之当年高了不知道多少。

    史文恭从来就不会小看任何人,虽然说他心中总有一种林冲藏着些什么的感觉,但是他相信,只要他逼得够紧,林冲终会露出他藏着的东西。

    果不其然,在史文恭的方天画戟下,尤其是那似枪非枪,似戟非戟的招数之下,林冲根本不可能再隐藏什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手在枪杆上重重地一拍,枪杆忽地跳起,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形,枪头向上一翘,透过史文恭画戟和身体之间的间隙,朝着他的咽喉就是一击。

    史文恭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林冲会在枪上做文章,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林冲用的一向都是硬枪,从来没有用过软枪,如今这一换枪,顿时吓了他一跳,不过他到底武艺高强,虽然吓了一跳,但想要取他性命,怕还是远远不够,就见他身子微仰,画戟用力向上一抬,双臂使力,弹开了林冲这一枪。

    史文恭弹开这一枪,收回方天画戟,看着林冲手上的白色的长枪,面上露出恍然之色,“白蜡杆?”

    “不错,正是白蜡杆!”林冲将手中的长枪凭空舞出几朵枪花,随着白蜡杆震动幅度的不同,每朵枪花也是大小、方向各不相同。

    史文恭看着林冲舞出的枪花,眼眸深处不禁露出一丝渴望,手上下意识地握紧了方天画戟,虽然他精通各种兵刃,而且在方天画戟上的造诣亦是不差,但他终究是人称“神枪”,在枪法上的造诣始终还是最高的。

    使劲地咽了一口口水,略带干涩地开口说道:“想不到一别多年,二师兄竟然能获得如此宝物,有这般宝物在手,师兄的武艺怕是更上一层楼了吧!”

    林冲面上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手中的白蜡杆,忽地伸手一抛,对着史文恭喝道:“接着!”

    史文恭闻言,就见林冲已然将白蜡杆抛了过来,赶紧将自己的方天画戟杵在地上,伸手接过白蜡杆,直接凌空舞出几朵枪花,又伸手在杆身上缓缓抚过,眼中露出几许痴迷之色,“好枪,好杆!”

    林冲见状,不由得心中一动,出言时谈到:“愚兄这根白蜡杆,算不上什么好品色,在梁山上,可是有着比愚兄这根品色更好的,不如师弟就随着愚兄一同回得梁山,如何?”

    史文恭将话听在心里,久久不语,半晌后长叹一声,将白蜡杆抛回林冲,翻手拔出自己的方天画戟,挥戟指着林冲,正色道:“有道是“一仆不侍二主,”况且曾老庄主待我甚厚,从未轻视我史文恭,那我又岂能做出这等背信弃义之事,所以此事休得再提,你们若失想打破曾头市,就请从我史文恭的尸体上踩过去!”

    “三师弟,你难道……”林冲有些不甘心,仍是想再尽力劝上一劝。

    “休的多言!你我还是手上见真章吧!”史文恭不待林冲说完,提起方天画戟,当胸就是一戟刺来。

    林冲忙挥枪挡开这一戟,心头也不禁冒出一丝火气,“你真当我怕你不成!”脸上面色一冷,手中白蜡杆舞动,全力施为起来。

    林冲这一全力施为,立时激起了史文恭的傲气,亦是放开手脚,真正地与林冲战了起来,再度交手,比起他们先前交手时,不但好看了许多,同时也是凶险了许多,就见你这一刻一戟朝我面门、咽喉、前胸来,那一刻就是我一枪朝着你的胸腹、四肢关节而去。

    两人越打越快,招式变化也是越来越频繁,人影也渐渐地被枪影所遮掩,到后来索性就只看见两道白龙在场中呼啸盘旋,将其余五对瞬间比了下去。

    杜壆也好,王寅也好,都是天下间一等一的高手,往日在山上和林冲都有过切磋,虽然他们也知道林冲在切磋时不可能使出自己全部的本事,但他们总以为林冲与自己亦不过在伯仲之间罢了,可今日一见,让二人当真是叹为观止,就听杜壆悠悠叹了一声,摇头苦笑,对王寅说道:“王兄,往日里我总是认为林教头的武艺纵是胜过我等,怕也只是在千招开外才能胜得一二,不想今日得见,才知道林教头神技竟至如此境地!”

    王寅皱着眉头,凝神定志地看了一阵,忽地一展眉头,脸上露出丝笑意,看着杜壆笑道:“杜兄此言差矣,这林教头武艺高强不假,可也要有足够强力的对手,在生死相搏之下,才能让他发挥出全部的本事,眼下这史文恭正是这般的对手,若是换了旁的对手,你我怕就无缘欣赏林教头如此表演了!”

    杜壆听了王寅的话,不由低头想了想,发现却如王寅所说那般,只有在对手足够强的时候,才会逼出自己全部的潜力,无形中将自己的武艺拔到最高境界,杜壆想通这个道理,对王寅报以歉疚的一笑,对王寅道:“这史文恭如此之强,看得杜某亦是心中痒痒的,真想上去和他过上几招!”

    “哦?杜兄也有这个想法?那看来不止是王某一个人有这个想法啊!”王寅闻言,不由得一愣,跟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杜壆和王寅二人谈论史文恭之时,曾家五兄弟的战局中却是发生了变化,就听见“哎哟”一声,一条人影在马上晃了晃,跟着便是一头栽下马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