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师兄弟叙话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师兄弟叙话

    秦明性子冲动,脾气暴躁,这些缺点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进退,虽然他没有留下曾家五虎的任何一人,但是这一仗的收获却着实不小,刨去受伤不能再用的战马,仅仅靠着曾升一时的意气用事,梁山就收获了数百匹战马,让众将着实欢喜了一阵。

    不过,林冲也好,王佐也好,其余的众将也好,哪怕是曾头市的史文恭,他们都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一次小小冲突的胜负,对于两军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来日的战阵交锋,才是真正的考验。

    古时的夜间,是异常的宁静,可不知为何,梁山众将在这一夜却是大多都失眠了,秦明在帐中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安心入睡,好容易挨到五更天,他索性是翻身起来,走出帐外,呼吸几口新鲜口气,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心境。

    他张开双臂,吸了两口新鲜口气,就觉得自己从头到脚似乎都清爽了许多,“秦将军,你怎地也在这里?”就在秦明打算再呼吸几口时,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了他的肩上。

    秦明不用回头,只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睡不着啊!林教头,不知为何,我的心中就是觉得瘆得慌,营中的空气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会如此的紧张,这是我从军那么多年以来,从没遇到过的事!”

    “是啊!”林冲走到秦明身边,看着微微泛亮的远处,“这曾头市不比别处,给我们的压迫感是如此之强,在我梁山交手过的对手中是绝无仅有的,同样是以骑兵见长,但比起当日我们打破的正一村,曾头市不知要强过多少倍,而这其实都是一个人造成的!”

    “难道是……史文恭?”秦明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瞬间脱口而出,“可是这史文恭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是啊,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林冲悠悠吐了口气,脑海中渐渐中浮现出昔日在周侗门下学艺的情景,“这史文恭和我一样,都是陕西大侠周侗的徒弟,我排行第二,他排行第三,他的学武天分很高,而且对于兵法有着自己的见解,只是不知为何,始终不讨师傅欢心,有一日竟然被逐出师门,从此流落江湖,不想却是在这曾头市……”

    “原来这史文恭还有这样的来历,”秦明不由瞪大了眼睛,眼中燃气熊熊的战意,“林教头的武艺如此之高,想必这史文恭定然也是不差,今日定要好生领教一番!”

    林冲用力地拍了拍秦明的肩膀,“秦将军,这史文恭乃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定然不会让你失望,天色已然不早,差不多该整顿人马,准备出兵了!”

    秦明微微看了看天色,朝着林冲一抱拳,“林教头,那秦明这便是调集人马!”说罢,转身便朝着营中嚷嚷了一嗓子,“各营集合,准备出兵迎敌!”

    林冲面露微笑,看着秦明朝营中跑去,又扭头朝着曾头市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的战意也是一闪,“三师弟,多年未见,今日就让我看看,你这么多年有何进境!”

    无独有偶,此刻的史文恭亦是站在曾头市的庄外,看着梁山安营的所在,眼中同样是战意拳拳,“林师兄,今日就让史某见识一下,天下间都称颂梁山高手吧!”

    梁山也好,曾头市也好,就好像掐准了时间一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抵达了战场,梁山的布阵乃是军中宿将所布,自是找不到漏洞,而曾头市的布阵从面上看亦是没有破绽,可是林冲、王佐、杜壆等人却是眉头一皱,似是从曾头市的布阵中感觉出了什么不妥之处。

    王佐看了一阵,正要开口向林冲询问时,就见曾头市阵中走出一人,身披唐霓甲,头戴熟铜盔,弯弓插箭,手持方天画戟,胯下嘶风千里驹,仪表堂堂,正是那曾头市教师“神枪”史文恭。

    就见史文恭走到中间,朝着梁山阵上叫道:“还请林冲师兄出阵答话!”

    林冲闻言,不顾王佐等人的劝阻,亦是缓缓走了出来,朝着史文恭一抱拳,“三师弟,一别多年,不知你近来可好?”

    史文恭面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说道:“小弟之事不劳师兄挂念,倒是师兄当日获罪,让小弟颇为忧心,今日又见师兄落草为寇,小弟心中甚为师兄叫屈,想师兄何等人物,又何必屈身在那梁山为寇,不若和小弟一起,留在这曾头市中,假以时日,一同前往军中,为国效力,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林冲还未说话,梁山阵上就传来一声暴喝,“留你nngx,你这只知助纣为虐,女真人的走狗,哪里还有半点汉人的样子,休走,且吃某一棒再说!”

    就见秦明须发皆张,飞骑出阵,手中的狼牙棒在地上拖起阵阵尘土,直朝史文恭奔去。

    秦明那句“女真人的走狗”,瞬时激起了曾家五虎的怒火,五兄弟哪里还会顾什么单打独斗的规矩,一窝蜂地冲了出来,手中刀枪并举,各自怪叫一声,朝着秦明迎了上来。

    林冲见状,本能地掣起长枪,就想上前拦下几人,不想史文恭早就料到有此一招,手中方天画戟化了半个圆弧,遥遥指着林冲,“林师兄,多年不见,不知你的武艺比之当日如何,就让小弟好好讨教几招!”也不等林冲有所反应,方天画戟一抖,幻出三个戟头,再一抖,三个戟头再次分出三个,共计九个戟头,照着林冲面门、咽喉、前胸各处要害而来。

    林冲苦笑一声,纵然是有着千般万般的不愿,也只能是挥枪迎了上去,手中的长枪亦如史文恭一般,幻出九个枪头,以枪头对戟头,将史文恭化在无形。

    有了史文恭的阻拦,林冲自是无力救援秦明,只是梁山的兄弟同样不会让他失望,在曾家五虎出阵的同时,梁山阵上立时飞出四骑,拦下曾家四兄弟,各自厮杀起来。

    秦明本来是冲着史文恭去的,却不想被曾升拦了下来,秦明一见曾升,顿时乐了,咧开嘴一笑,“原来是你这个胎毛没有褪尽的小子,怎么回去喝了你娘几口奶,又来和你秦爷动手了?”

    往日曾升听到这般言语,自是暴跳如雷,可是今日的他在出阵前得了再三叮嘱,所以秦明的挑衅对他的收效甚微,对着秦明冷冷一笑,“姓秦的,今日就算你舌灿莲花,也休想保住你的项上人头,受死吧!”双刀按阴阳一分,左右并举,一取头颅,一取手臂,身手比之前日暴怒时,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可秦明也不是善与之辈,狼牙棒在他手中舞开,就听见“呼呼”作响,打定了一力降十会的主意,任凭曾升的招数有多好,招式有多精妙,他只是一棒轰去,立时破解了曾升的招数,惹的曾升暴吼连连,怒气渐炽。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