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王寅破三将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王寅破三将

    ..,

    眼见三人将手中武器掷向王寅,梁山阵上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顾岑开口大声叫道:“王大哥,小心啊!”

    顾岑的叫声,且不论王寅能否听见,就见场中的王寅冷冷一哼,“米粒之珠,也堪比皓月之华!”手中浑铁钢枪急舞,一枪点飞丁得孙的托天叉,跟着枪尾急收,朝后一捅,击落龚旺双刀,再使一招“铁索横江”,横枪于马前一封,硬接张清一枪。

    王寅如此神技,看得两边阵上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梁山阵上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身,“王头领威武!”

    “王头领威武!”

    李逵这厮皮糙肉厚的,此时已经缓过神来,看着王寅的神技,也不顾伤口的阵阵疼痛,跳着嚷道:“王寅哥哥威武,好生地揍这三个孙子一顿,尤其要把那个兔爷揍一顿,绝不能让那个兔爷囫囵的回去……”

    樊瑞不解,伸手一拉李逵,开口问道:“铁牛,这个兔爷是什么意思?”

    李逵怪眼一翻,不耐烦地摆摆手,“俺哪知道是啥意思,那日里听哥哥管风云庄那叫云龙的家伙叫兔爷,这扔石子的和那云龙长的一般,都是小白脸,不是兔爷是啥!”

    李逵的强大解释,顿时让樊瑞噎在了那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项充机灵,快步跑到朱武跟前打听了一番,当他得知兔爷的意思之后,也是憋着笑,满脸古怪地跑回樊瑞身边咬了一阵耳朵,直听得樊瑞眼睛瞪得老大,将李逵上上下下好一阵看,直看得李逵心中发毛,朝着樊瑞、项充大喝一声,“你二人这般看着俺做甚,让俺心里直瘆得慌!”

    樊瑞憋着笑,上前拍了拍李逵,说道:“无事,铁牛你真的很牛!”

    李逵狐疑地看了二人一眼,口中嘀咕道:“俺也知道俺很牛,这也需要你们来说,至少比这只会扔石子的兔爷牛!”

    樊瑞仰天长叹一声,心中也是无语,这厮随便听来一词,也不问问什么意思,就随意安在旁人身上,全然不顾是否合适。

    张清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李逵安上了“兔爷”的名头,见自己三人抛出武器的一击也被王寅轻松化解,心中涌起一阵无力感的同时,也是咬了咬牙,对着龚旺、丁得孙怒喝一声,“事到如今,已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和这厮拼了!”当下也不顾自己会被王寅枪杀的危险,左手探入囊中,取出一把石子,看也不看,以做“漫天花雨”式,朝着王寅抛洒而去。

    龚旺和丁得孙见张清拼命,也是顾不上那么许多,取出自己的飞刀与飞叉,如同张清一般,朝着王寅劈头盖脸地洒了过去。

    一时间,石子、飞刀、飞叉三件不同截然不同的暗器,就像是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罗网一般,朝着王寅罩了过去,将王寅的身形完完全全的盖在其中。

    王寅到底是王寅,面对如此暗器组成的杀局,却是凛然不惧,手中浑铁钢枪收回身前,双臂猛然使力,将钢枪舞成一面枪扇,就如同在自己的身前身后刮起一股旋风,将三面来的暗器一一吹开,又如同竖起了一面刀枪不入的盾牌一样,将那些突破枪舞旋风的暗器,全部阻在了身前。

    石子、飞刀、飞叉的三管齐下,可以说是张清三人最后的杀手锏,往日在边塞时,遇到不可抵御的强敌时,每每使出这招,虽然不能扭转宋军的败局,但他们三人总能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些许宋军的颜面,而今在这梁山战场上,却被王寅以一己之力,生生击破,让张清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随着一声“叮”的传来,最后一柄飞刀也被王寅击落,虽说破解这天罗地网一般的暗器,耗费了王寅大半的精力,可是他也知道,若是放了这三个人回去,来日只怕还会有兄弟遭到暗算,是以全然不顾自己的疲惫,挺枪直取三人。

    丁得孙不愧有“中箭虎”之名,一身的伤疤全部来自与沙场征战,瞅着王寅挺枪杀来,他就知道是到了己方生死存亡的关头,也顾不得自己手无寸铁,直接就迎了上去,口中兀自在朝龚旺喝道:“快些带着都监下去,来日记得给老子报仇!”

    “老丁!”龚旺双目俱裂,悲愤地吼了一声,他知道眼前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用力地一牵张清的马头,伙着张清就朝自己阵地奔去,张清到了这会才如梦初醒,朝着龚旺吼道:“龚旺,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跑,还不赶紧给我调头杀回去!”

    龚旺双目含泪,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正见丁得孙不知何处中了一枪,已然翻身落马,王寅已是驱动胯下战马,朝着二人追来,他强忍着心头转身一战的冲动,对张清道:“都监,如今你我手无寸铁,就是调头也不过是给贼寇送菜而已,而且还辜负了丁将军舍身断后的苦心,你我还是尽快回阵,发动大军反攻,替丁将军报仇!”

    张清听完,仰天悲啸一声,拔出腰间短刀,朝着胯下战马狠狠地扎了一刀,战马吃疼,风一般地朝着官军阵上奔去,龚旺见张清如此动作,心下稍安,默默地拉转马头,口中厉声吼道:“都监,兄弟没有可以帮你了,就让我来帮你最后争取一点时间吧!我和老丁的仇,就交给你来报了!”狠狠地拉住战马,迎着王寅冲来的方向迎了过去。

    张清才回到自家阵地,就看见龚旺也是中了王寅一枪,生死不知的坠落下马,悲愤地吼道:“龚旺!你个混蛋!”双目中不禁流下血来,劈手抢过一杆长枪,指着王寅对左右喝道:“梁山贼寇杀我兄弟,害我大将,我与这些誓不共带天,今日有我无贼,有贼无我,若是你们还以我为都监,那么就随我一同杀过去!”说罢,一马当先地杀了出去。

    左右的士卒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左右的同僚,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干了,老子这条命是丁将军和龚将军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今天就算是还给丁将军!”

    “tnd,老子早就该死了,能活到今天已经是赚了,今天就是老子归位的时候!”

    “干了,要死也要死的漂亮些!”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第三个,很快就见张清麾下的士卒,尽皆举起手中的武器,朝着王寅以及随后蜂拥而来的梁山人马迎了上去。

    梁山人马携王寅大胜的气势而来,张清麾下带着丁、龚两人落马的哀势而来,两军相遇,顿时杀得难解难分,一时间根本难以分出胜负。

    东平府副将在后面看着两军厮杀,心中不由暗暗冷笑,“你们杀吧,等你们杀得精疲力竭的时候,就该是老子上场收拾残局的时候,董平,这剿灭梁山的大功和东平府兵马都监都应该是老子的,你就去和那林冲一起死吧!”

    还在找”梁山之梦”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