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云天彪,你又中计了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云天彪,你又中计了

    ,

    事实上,从风云庄的那名探子往回奔的那一刻开始,风云庄的鼻子就一直被牵在梁山手中,无论是商议的时间,还是出兵的时辰,全然都被许贯忠安排的好好的,除非云天彪等人能够彻底抵御住这个诱惑,不然他们只能顺着李俊辰和许贯忠给他们的安排,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天色刚刚放暗时出兵,到得梁山营盘时,却是夜色已浓,星正当空,云天彪立于队伍最前方,远远地看着梁山营盘,只见梁山营中依旧是灯火通明,白幡、白旗四处可见,就见先前那名探子上前禀道:“庄主,那梁山贼寇营中的白旗白幡,比起日间小人所看到的,还要多上了许多,只是这声响比起日间,却是小了许多,怕是有什么不妥吧!”

    云天彪丝毫不将他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回头看了看徐槐,就见他的眼中满是贪婪,心头不由得冷冷一笑,青龙刀朝前一举,高声喝道:“众位兄弟,梁山匪首已死,破敌就在今日,传我命令,得匪首首级者,赏黄金百两,得其四肢者,赏白银百两,得其残骸者,赏白银五十两,若斩得其余贼寇,皆有重赏,与我冲啊!”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得有如此赏赐,无论是陶震霆这般官军将领,还是任森这等江湖豪客,亦或是大大小小的庄丁,都不由红了眼睛,气喘如牛起来,也不管自己是步行还是骑马,都是一窝蜂地朝着梁山营盘冲去。

    徐槐故意落后了一步,看着风云庄人马如排山倒海一般冲了过去,想着云天彪适才所说,心头渐渐发冷,他来找云天彪的目的,是想借着他的力量打倒梁山,从而进入朝廷的视线,一举上位,可是他要的是活的,亦或者是全尸,这样才能入得朝廷之眼,不想云天彪却是喊出这般重赏的口号,摆明了就是要将李俊辰分尸,这般做法,岂不是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看着云天彪渐行渐远的身影,徐槐只觉得自己与他也是渐行渐远,经此一战,怕是很难再说到一起了。

    风云庄的人马转瞬便到了梁山营门,这般浩大的气势,自是早已惊动了守门的军士,看着如许多的人马冲了过来,哪怕是再精锐的军士,也是吓得脸上变了颜色,直接扭头就往营中跑去,边跑还不忘边喊,“有人劫营咯……”

    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出几步远,就被随后而来的乱箭攒射,直接死于营前,当“轰”的一声传来,梁山营门被推倒的那一刻,风云庄阵中传来漫天的喝彩声,彷佛此战他们已然胜了一般。

    云天彪颇为满意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是他也明白眼下还不到庆贺的时候,又是高声吼道:“众位兄弟,与我杀进去,见男人就杀,见女人就抢,烧光、杀光、抢光,要让这些贼寇知道我风云庄的厉害!哈哈哈……”

    烧杀抢,永远是战争中最能鼓舞手下士气的方法,对于风云庄来说就更是如此,听得自家庄主这般一说,所有人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口中发出狼一般的嚎叫,四下散开,自己找目标烧杀去了。

    云天彪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也不含糊,带着几个手下,认定了帅帐的方向就杀了过去。

    召忻、高粱虽然与云天彪私交不错,但并不代表他们认同云天彪所有的做法,看着眼下风云庄人马在梁山营盘中烧杀,心中渐渐涌起一股陌生而害怕的感觉,“官人,这…这还是我们认识的云天彪吗?”高粱再强悍,说到底还是女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觉说话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颤音。

    “嘿!”召忻用力地一顿镏金镋,狠狠地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凶光,“走,最后在帮他这一次,算是还清了我召家村欠他的!”

    召忻夫妇下定决心,提起手中武器,带着自己的庄客朝着战场中杀去,只是他们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一声凌厉的破空声传来,一支狼牙箭直奔召忻的后脑袭来,高粱眼疾手快,低声喝道:“官人小心!”右手将召忻往边上一推,左手翻手取过一支飞刀,照着声音来处就是一记,暗影中就见一名梁山军士手捂咽喉,无声地倒了下来。

    只是这一箭似乎就像一个信号一般,又像是高粱的举动激怒了他们一样,顿时箭矢就如同铺天盖地一般射了过来,其中更有几十支箭矢像长了眼睛一般,专门冲着召忻与高粱而来。

    “果然有诈!好一个李俊辰,竟然不惜以自己为诱饵,诱得云天彪与我等坠入毂中,好一个梁山!”召忻一面挥动手中的镏金镋拨打箭矢,一面怒声斥责。

    高粱手上拨打箭矢,心中对于俊辰却是暗暗佩服,往日里见惯了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人前一副脸,背地里一副脸的她,反倒是对俊辰这种不顾个人名声,也要置敌死地的做法颇为欣赏。

    只是欣赏归欣赏,眼下他们夫妇还在梁山的箭雨威胁之下,他们夫妇武艺高强,自是无碍,可是他们的手下却哪有这份本事,纷纷中箭倒地,直将召忻气得破口大骂,“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出来和你召爷爷拼个你死我活!”

    “哦?你是我的爷爷?”召忻的声音才末,暗影中传来一个带着一丝调笑的声音,“既然阁下自称是我爷爷,那么定然是嫌弓箭少了,那么…就别怨我不客气了,全体都有,放箭!”

    森然的命令声响起,顿时只听得四处想起一阵窸窣声,不时有地面被掀开露出人来,铺天盖地的箭雨,从四面八方朝着梁山营盘射来比起先前只是袭向召忻夫妇的箭矢,气势和数量上,猛了何止十倍!

    “中计了!”不管是什么人,看到如此规模的箭雨,脑海中浮现起来的第一反应,莫不是如此,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拨打箭矢,一边指挥靠近自己的手下赶紧集结在一起,奋力地朝外冲去的同时,心中无不是咒骂着云天彪,“若不是你云天彪,我岂会落到如此境地!”

    而正被咒骂着的云天彪,呆呆地站在只有一口已然被大卸八块的棺材的帅帐中,脸色忽青忽红,好是骇人。

    “这是什么?”一个眼尖的庄丁看见被肢解的棺材中似乎掉出了什么东西,赶紧上前捡了出来,这才发现只是一座灵位而已,云天彪抬头看去,只见那灵位上赫然刻着“云天彪,你又中计了!”几个大字时,他顿时只觉得有无数的人正在对着他指指点点,不住嘲笑讥讽他,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忍不住大喝一声,“李俊辰…”,就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