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定诈死计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定诈死计

    ,

    要说这帐内的所有人中,最希望俊辰回山休养的,莫过于余化龙了,如今借着安道全的话,许贯忠大军师直接就把话给说死了,余化龙二话不说,直接抱拳道:“末将遵命!”闪身便出了军帐。

    “哎,哎,走什么走,我几时说过要回去了…嘶,我说你们能不能轻点,”俊辰见余化龙走了出去,连忙大声叫了起来,只是没待他叫上几声,就觉得腰间、胳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他不禁叫唤起来。

    鲁智深辛苦地憋了半天,到了这会终于是憋不住了,光光的脑袋上冒着蒸汽,口中高宣一声,“阿弥陀佛!三弟,你可真怨不得洒家啊!”说罢,直接是开怀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有了和尚的带头,剩下的那些人又哪里还能忍住,一个接着一个地笑了起来。

    扈三娘三女见众人笑的这般厉害,脸蛋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甚至于连颈项处也是红成一片,泼辣些的宿金娘拿眼睛瞪了一眼俊辰,看那意思分明再说,“看吧,都怨你!”

    在一片的笑声之中,兴许武松和孙二娘是唯一没有笑的两个人,就见两人挤上前来,径直“噗通”一声,跪倒在了俊辰的面前。

    二人此举,莫说是俊辰,就是帐中其余人也是大惊失色,俊辰赶忙朝着众人使个眼色,说道:“嫂嫂,武松兄弟,你们这是为何,还不赶紧将二位扶起来!”

    就见鲁智深和杨志二人伸出手去,欲将武松扶起,不料武松却是直接伸手拦住二人,对着俊辰抱拳道:“哥哥,小弟知道哥哥此番出兵,乃是为了替小弟和张青兄长报仇,小弟永世铭记于心,只是这仇抱得也罢,报不得也罢,都要请哥哥好生保重身子,万万不可轻贱了自己,要知道哥哥可是兄弟们的唯一的主心骨!”

    孙二娘则是重重磕了一个响头,眼中含泪地说道:“大当家的,俺知道,若不是武松兄弟,似俺夫妻原先干得这勾当,是绝不可能上得梁山的,俺男人死了,也是因果报应,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劫,大当家的却要为了俺男人出兵报仇,俺们值了,俺只求大当家的好生保重身子……”

    孙二娘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了起来,俊辰见状,朝着扈三娘微微点头,三娘会意,上前扶起孙二娘,而和尚和杨志却是再次伸手,终是将武松扶了起来。

    “嫂嫂,武松兄弟,你们这又是何苦,我回山便是了!”俊辰待二人起身,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一听俊辰同意回山,帐中众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俊辰看他们这副样子,伸出手指在他们面前一个个点过,口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那,就这么盼着我回山不成?”

    众人讪讪地笑了笑,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俊辰不再搭理他们,直接转过头去对着许贯忠道:“军师,我们让风云庄算计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该好好算计一次他们了?”

    “你是说…”许贯忠心念一动,缓缓点了点头,“不错,若是用你的伤势做文章的话,确实可以好好设计一下!”

    “不妥不妥!”左谋用力地摇了摇头,看了俊辰一眼,“天下间哪有用这家主公的生死来做文章的,传出去的话,怕是会有损主公的威名!”

    “诶…”俊辰全然不以为是,随意地摆摆手,“名声只是身外之物罢了,只要能够达成我们所想的事,就是真让我李俊辰死一回,又有何妨!”

    “哥哥…”武松脸上露出一番激动的神色,正想好好劝说俊辰一番时,却被俊辰伸手阻住,“武松兄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我意已决,你也不用再劝了,若是不给风云庄留下一点纪念,他云天彪怕是还以为我梁山惧他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只是哥哥…”王佐深深地皱着眉头,抬起头看着俊辰与许贯忠,“只是哥哥,当日关胜将军已然用诈死之计诱骗元天彪入毂,今日我等还要再用此计,怕是无法瞒过那刘慧娘和徐槐吧!”

    “王佐兄弟说的不错,此计定然瞒不过那刘慧娘!”许贯忠点点头,应了下来。

    “那我等行此计还有何意义,还不如就此直接撤兵返回梁山,路上留下两路伏兵,若是风云庄追来,我等便好好杀他一阵,若是不来,待大军返回后,我们在撤伏,岂不是更好嘛!”鲁智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瓮声瓮气地说了起来。

    “非也非也!”许贯忠脸上又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看得鲁智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军师,你有话只管说来,不要这般卖什么关子,诱的洒家心里就跟有猫爪子挠一样!”

    “以刘慧娘的智谋,也许能看破我等此计,也许看不破此计,但是不管她是否能够看破,风云庄都会派人前来劫营!”许贯忠的脸上带着一股自信的笑容,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因为死的是我梁山的魁首,徐槐也好,云天彪也好,哪怕是她刘慧娘,都无法抵御住这份天大的诱惑,这份可以让他们加官晋爵的诱惑!”

    “原来如此!”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杨志开口道:“既如此,那么还请主公下令调派众家兄弟!”

    “还请主公下令,调派我等!”

    俊辰点点头,开口说道:“传令三军,立刻打点形装,往梁山方向撤退!”

    “啊?”众将愕然,脸上均是一副不解的神色,杨志想了想,抱拳道:“主公此言何意?不是说要设计引诱风云庄前来劫营?”

    “不错,确是要如此!”俊辰点了点头。

    “那末将就不明白了,既要设伏,那为何还要撤军呢?”杨志确定俊辰没有开玩笑,沉声说了起来。

    俊辰与许贯忠二人互视一眼,正待说话时,就见王佐猛地一捶手掌,高声叫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王小子,你不要在那里咋咋唬唬的行不行!”酆泰就在王佐身旁,冷不丁被王佐嚷了一嗓子,顿时只觉得耳中嗡嗡作响,略带不满地说了起来。

    俊辰却是没有管酆泰说着什么,颇有意味地看着这位未来地东圣侯,开口说道:“王佐兄弟知道什么了,不妨说来听听!”

    王佐讪讪地笑了笑,略带歉意地看了看酆泰,开口道:“我等撤军,想必那风云庄必会派出哨探,以确定我军是否真的撤退,待我军撤到一定行程时,方才全军挂孝,宣布哥哥死讯,想必到了那时,就算风云庄有所怀疑,也会相信哥哥是真的死了,从而派人前来追赶,纵是不会全来,相信也会派出绝大部份的兵马,到时候,我等在营中布下伏兵,再在他们的退败之路上也布下伏兵,有心算无心,定然能大获全胜!”

    “嘶…”众人听王佐说完,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惊愕的目光,酆泰更是带着几许惊惧的眼神,他全然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年轻的书生,居然能定下这等计策,真是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