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十面埋伏之娄谢陨命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十面埋伏之娄谢陨命

    ,

    “不好啦,天塌地陷啦!”

    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李俊辰的第一反应就是山崩和地震,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他错了,因为他等来的不是地动山摇的震感,也是铺天盖地的碎石,而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好好好,刘慧娘,真有你的!”知道自己被算计的这一刻,李俊辰不怒反笑,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森然地说道:“杀,一个不留,若是让风云庄的人活着回去,提头来见!”

    杀意,生冷的杀意在众人的耳中绽放,众将心中皆是一凛,也顾不上什么客套,都是转身就走,吆喝起自己的手下,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杀去。

    余化龙看着杀气腾腾离开的众将,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渴望,扭头看向俊辰,虽未说话,但是他那战意拳拳的眼神,已然说明他对出战的渴望。

    李俊辰也没有让他失望,直接翻身上马,“化龙,跟我来!”径直朝着队伍的最后方奔去。

    余化龙听见俊辰唤他,心中一喜,只是让他看见俊辰前往的方向时,不由得傻了眼,“哥…”他很想叫住俊辰,告诉他敌人在队伍中间,不是在后面,只是他才叫出一个字,就硬生生地闭上了嘴巴,扭头看向了许贯忠,许贯忠悠悠地叹了口气,“跟着俊辰去吧,风云庄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定会在附近埋伏人马,记得带着你的手下一起去!”

    “那…军师你…”余化龙迟疑地看了许贯忠一眼,只是这话却终是没有说出口,许贯忠先是一愣,但很快便觉得心里有一阵暖流流过,脸上带着几分春风和谐的笑意,“放心的去吧,我纵然没有你们那般纵横天下的武艺,但也不会是手无缚鸡之力,更何况我也不是孤身一人。”

    余化龙点点头,举起自己的长枪,大喝一声,“兄弟们,跟我来!”一马当先,追着俊辰去了。

    突如其来的地陷,是刘慧娘预谋已久的一记杀招,用水中死士埋下自燃的引子,用召忻夫妇的伏击来化解梁山人马的戒备,再以神鹫空袭来引发自燃,造成梁山人马的混乱,最后再以早已挖掘多日的地道,藏以真正用来伏击的精兵,再加上从后掩杀过来的人马,足以给梁山人马带来最大杀伤和士气上的打击。

    若是一切都如刘慧娘预料那般,那么给梁山带来的损失将会是空前的,甚至于会让梁山的征讨行动就此划上一个句号,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做为梁山之首的李俊辰,居然会带着人去破埋伏,更想不到的是,他会在这个时候正好回到了队伍之中,而他回来的时候,正好是队伍人心浮动,混乱初现的时候,他的归来,无异于在所有人的心中注入一支强心剂,瞬间将浮躁的人心安稳了下来,使得她的精心安排,最终还是没有取得她意想的效果。

    带人从地道杀出来的正是云天彪手下的两员大将娄熊和谢德,两人因景阳镇一战被梁山所俘,心中自是憋着一口气,当刘慧娘定计时,二人是死要活要才抢下这个差事,就是为了能从地道中冲出来时,痛痛快快地杀上一场,以疏解心中的郁闷。

    二人刚从地道冲出来的时候,正赶梁山人马因为地面塌陷,而不自觉地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中,对于他二人来说,梁山人马的混乱就是他们报仇的最好机会,就见这二人一人绰矛,一人舞刀,也不管面前之人是死是伤,都是先来上一下子再说,一时间倒也是所向披靡,杀的梁山人马不住后退,惨叫连连。

    都说血是最能激起人心中残忍一面的东西,这话用于娄熊、谢德二人身上,真是在恰当不过了,眼见那些普通的军士在自己手上殒命,发出一声声的惨叫,让二人的心中只觉得无比的舒畅,无比的痛快,看着不住后退的梁山人马,娄熊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在脸上的血珠,通红的双眼中戾气毕现,扭着脖子对谢德说道:“兄弟,你我二人那日着了贼寇的倒,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机会,说不得定要好生杀个痛快,不然胸中这口怨气叫我着实难易咽下去!”

    谢德亦如同娄熊一般,满脸的凶煞戾气,原本就丑的长相,如今因为有些扭曲,显得更加的丑了,“兄弟说的不错,今天必须要用这些贼寇的血,来好好洗刷咱们兄弟受到的屈辱,杀!”

    二人想的却是挺好的,只是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然是陷入了梁山人马的包围之中,他们所能感觉到的,无非是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比原来多上几倍的努力,若是以往,他们自是能分辨出眼前局势的好坏,可惜的是,如今的他们却早已被杀戮之意蒙蔽了心智和双眼,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梁山人马的回光返照,只要自己在使把力,就能杀尽眼前这些贼寇。

    一直到杨志挥枪荡开娄熊的三隅铁脊矛,杜壆轻轻点开谢德德雁翎泼风刀时,二人这才从杀戮之意中清醒过来,看着四周到处都是梁山和己方人马的尸体,鲜血洒了一地时,二人闻着那几乎凝滞的血腥味,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老谢,这些都是咱们干的吗?”

    “应该不是吧!”谢德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在他们看来,如此血腥的场面只有贼寇才能做的出来,哪里是他们这些朝廷将领能做出来的,“不过这些贼寇看起来是不的算让我们走了!”

    “不让走,嘿嘿,这可由不得他们!”娄熊冷笑两声,手中矛一抖,照着杨志便是一下,谢德见娄熊动手,自是不甘落后,照着杜壆搂头就砍。

    二人满心以为先前对方只是运气,这才接下了自己的招式,如今自己认真了起来,那么定然能将对面的贼寇杀死,带着他们的首级,回去向云天彪复命请功。

    俗话说得好,“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他们二人想的是挺好的,只是杨志和杜壆二人的身手之高,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在杨志那充满惨烈铁血气息的枪法面前,他那三隅铁脊矛就好像是个笑话一般,接了不到五招,便被杨志挑开,跟着便被杨志一枪贯穿了咽喉,娄熊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虽然他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咽喉,希望能够活下去,但是他终究没能如愿,至死都没有闭上双眼。

    而以杜壆那可以堪比卢俊义的武艺,比起谢德来高了何止一筹,谢德的雁翎泼风刀在他眼中就如无物一般,手中矛更是后发先至,直接在他的前胸、小腹、咽喉三处,开了三个大大的血洞,直接将谢德毙于矛下。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