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十面埋伏之空中神鹫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十面埋伏之空中神鹫

    ,

    自古以来,飞天一直都是神州百姓的一个美好的梦想,女娲补天、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等等等故事,无一不是神州百姓对天空的美好向往,虽说有史记载的第一次飞天是明朝才出现的,但是在百家争鸣,墨家机关术盛行的时代,却是早已制造出了足以带人御空飞行的机关鸟—神鹫。

    许贯忠学贯古今,博览百家藏书,自古籍中自是知道有神鹫的存在;左谋擅长奇计,要行旁人不能行之事,自要有旁人不能有之物,自也是知道神鹫此物;王佐年轻,但是在梁山几大谋士的指引之下,对先秦百家多有涉猎研究,对神鹫此物也是知道一二,也曾感叹,若是有神鹫的存在,定能为攻城掠地添一奇兵。

    只是无论是许贯忠,还是左谋、王佐,都一致认为神鹫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这个时代,至少是不会出现在风云庄中。

    有认知于此,是以当有黑点出现在梁山人马头顶时,许贯忠等人先入为主的认为这只是飞鸟罢了,当空中有“咻咻”的声音传来时,他们也只是认为这是一种鸟鸣声而已。

    真是先入为主害死人,当第一枚黑色的球体,带着“咻”的破空之声落入梁山人马中,在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立刻产生了爆炸,虽然这爆炸并不大,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无异于石破天惊,立刻让爆炸周围的军士陷入了混乱之中。

    只是这才是一个开始,很快就有更多的黑色球体落了下来,“轰轰”的爆炸声,人叫声,马嘶声,人踩马踏,顿时让梁山的人马陷入了混乱之中。

    许贯忠也好,杨志也好,他们都无法相信眼下的这一幕,只是这一幕却又无比真实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许贯忠用力地咬着嘴唇,当鲜血的咸腥味入口的那一刻,他的脑中突然清醒了许多,一把拉过同样掉下马来的杨志,急促地说道:“快,赶紧组织刀盾兵,让军士把盾牌顶在头上!”

    杨志到底也是宿将,只是一时间被爆炸炸得有些懵了,如今听许贯忠提醒,立刻醒悟过来,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嚷声大叫道:“所有刀盾兵,举盾向天,护住头领!”

    在梁山所有的人马中,就数杨志营中的军纪是最为严苛的,平日里俊辰和许贯忠也因为这个问题多次找过杨志,但是真的上了战场,面临困局的这一刻,也就是杨志所属的反应速度最多,他的军令才刚出口,其属下的刀盾兵,便已然将手中的盾牌顶在了头上,虽然也有黑球落于盾上,但这冲击明显已是小了许多。

    榜样的力量自然是无穷的,在战场尤其如此,那些犹如没头苍蝇一般乱窜的军士,将杨志手下以及中军举盾在头后,便不惧黑球的冲击,便是有样学样,将手中盾牌举在头顶,没有盾的也是找了件物什举在头上,当大片的盾牌连在一起,纵是黑球在盾上爆开,所能起到的作用已是微乎其微。

    鲁智深和杨林、鲁成三人这时还在山上,当看见天上的神鹫不住地黑球抛在梁山队伍之中,引起梁山队伍混乱一片时,都是恨不得肋生双翅,能够飞上天空,将那些神鹫一一击落,性急的鲁智深更是劈手抢过一副弓箭朝天上射去,只是那么远的距离又哪里是普通弓箭所能射到,让鲁智深三人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力相助山下人马脱困。

    只是他们很快便看到山下的人马纷纷将手中之盾举在头顶,那黑球对梁山人马所能产生的影响便瞬间降到了最低,几乎就是没有任何影响,三人原本已经窜到喉咙口的心立刻掉回了肚中,就听鲁智深拍着胸口,似心有余悸地说道:“洒家昔日也算在西军中呆过,可也未曾见过这般打法,今日得见,当真是大开眼界,若是日后此法能装备我军,定然能让我军如虎添翼!”

    杨林、鲁成二人听深以为然,不住地点头,和尚见二人这般点头,心中也是颇为受用,杨林为人素来精细,点头之余开口对和尚道:“大师,依小弟看,我等还是尽速下山,与许军师回合,这样即便有事发生,彼此间也能照应,大师以为如何?”

    和尚伸手一摸光头,朝着山下一指,说道:“既如此,二位兄弟辛苦一下,将在山上的孩儿们收拢一下,洒家这便先行下去给你们打个前哨,待你们收拢完人马,便下山来与洒家回汇合!”说完,也不待二人有所表示,直接一扛禅杖,袍袖一甩,便寻路下山去了。

    杨林、鲁成二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心中自是知道和尚是为了躲懒,只是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相视苦笑一下,转身去收拢尚散在山中的军士,只是在转身的同时,杨林下意识地往山下一瞥,顿时吓得他魂飞半天,面色发白,久久不能动弹。

    鲁成走在前面,正朝着杨林说话,只是他说了半天也不见杨林回应,不由转头看来,却在杨林面色发白地站在原地,他心下奇怪,不由走到杨林身边,轻轻碰了碰他,“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杨林万分艰难的扭过头来,颤抖着手指着山下,“火…火…火…人…火…人”

    鲁成更是奇怪,顺着杨林所指看去,顿时也是将他吓得三魂不见七魄,面色发青,口中兀自喃喃自语,“这…这…这怎么可能…”

    而在山下的盾牌阵中,听着盾牌上传来的,那时有时无的爆炸声,许贯忠的心中不知为何,始终有着一种让他难以言喻的危机感,可是这危机感到底从何而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环眼四下里,军士的中间都有将领在指挥,盾牌也是顶的密不透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根本不可能再产生先前的混乱。

    可是这危机感到底在哪里?就在许贯忠苦思之际,两名军士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我说,王老三,你有没有觉得这越来越热了啊,手上好像也是越来越烫啊!”

    “是啊,我也是这般觉得,总觉得老子这手都不是自己的了,都快tmd闻到香味了!”

    许贯忠到了此刻,终于明白心中的危机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想通了一切的他正想开口时,就见盾牌阵中的军士一阵骚乱,无数的军士将手中盾牌抛下,飞也似地向四周散去,口中不住地叫唤,“火…火…人…人…王…王老…王老三烧…烧起来了…”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