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 十面埋伏之鲁达破伏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 十面埋伏之鲁达破伏

    ,

    山水相连相生,对于这个时代的文人墨客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地方,站在此般的山水意境中,能让他们心胸开阔,从而能够写出脍炙人口的华丽诗篇,画出流传千古的唯美画卷。

    真要说起来,在风云庄的周边,真有不少这种山水相生相连的所在,只是自从风云庄在此建庄定居,尤其是云天彪出任景阳镇兵马总管之后,这一带便犹如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一般,不管是谁想要进入,要么是付出极大的代价,要么便是成为尸体,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过了鹳雀渡,就是峰回山,这座山的生的很怪,不像其它的山那般,该高的高,该低的低,该连的连,若是从天上往下看的话,这座山分明就是一个“回”字,外峰大多高于内峰,唯有梁山人马行进方向上,内峰是高于外峰的。

    峰峦起伏的外峰上,灌木丛生,天生就是隐蔽的最佳场所,召忻和高粱二人隐于繁茂的灌木之后,冷眼看着正自山前经过的梁山人马,眼中隐隐闪现着一种嗜血的光芒。

    按照召忻的意思,在梁山人马进入的这一刻开始,便发动伏兵,先以巨石杀伤,同时夹以枯草封路,再以火箭点燃,在双重杀伤的同时,复以伏兵的杀出,从而给梁山人马以重创。

    只是就在他准备下令的这一刻,却被高粱伸手拦住了,召忻虽然有些怕她,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高梁这般一拦,让他的脸上也是颇为挂不住,有些懊恼地看了一眼高粱,低声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哪知高粱看也不看他,只是朝着山下的梁山人马看去,口中淡淡地说道:“再等等,等中军过来再动手!”

    “中军?”召忻一噎,很快便皱起了眉头,“为何要等中军,我等直接将他们拦下,还怕吃不掉他们的中军吗?”

    高粱乐了,在她看来,召忻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大了,大的有些没边了,轻轻转头看着他说道:“我们固然是能把他们全部拦下来,可是拦下来以后又能怎么样,靠着我们这点人,怎么可能将梁山人马全部吃下来,所以还是务实些好!”

    听高粱这般一说,召忻心中纵然还有不服,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以他和高粱手上的兵力,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只是碍于男人的面子,他只是冷冷一哼,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梁山中军的过来。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等候多久,就看见许贯忠骑在马上,带着中军缓缓地走了过来,召忻见到许贯忠行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高粱,就见高粱亦是不着痕迹地朝他点了点头,得了信息的召忻大喜,右手高高举起,大喝一声:“抛石,放箭!”

    就听“轰”的一声,一块巨石直接朝着召忻的所在砸了过来,召忻好歹也是武艺过人之辈,在千钧一发之际闪了过去,只是这块巨石只是一个开胃菜,跟着便是数之不尽的巨石和弩箭,朝着他们的藏身之处袭来,措手不及之下,召忻、高粱的手下瞬间便受到了重创。

    看着自己的手下不是是乱箭穿心,就是被巨石砸的头破血流,召忻凌乱了,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就让洒家来告诉你吧!”一个无比粗鲁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声音袭来的,是一个胖大和尚,以及他手中碗口般粗细的禅杖。

    “老子怕你不成!”召忻心中正恼火间,猛地见人袭来,心中怒火更灼,也不顾高粱的叫声,镏金镋一摆就迎了上去,就听“咣”的一声,召忻竟然全然敌不住对方的力量,被震退了好几步。

    若是仅仅被震退,那也还罢了,更加可恨的是,那些弩箭似乎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一般,居然早就瞄准了召忻后退的方向,一时间箭如雨下,召忻才被震退,正是血气上涌,力有未逮之际,哪里还能有力气去抵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弩箭朝着自己飞来,而他却只能在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不!”

    召忻最该感谢的人,也许就是他的父亲,是他的父亲一力做主,让他娶了高粱为妻,虽然高粱平素霸道了些,让召忻有些怕她,但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最靠的住永远是高粱,就见她一挥手,十六柄飞刀瞬时出手,在击落弩箭之后,尽余势不减,直接将隐于暗处的弓弩手也一并击毙。

    而与她素来形影不离的四名佩剑丫环,亦是仗剑直上,四柄剑如同在召忻身前、头顶竖起四面坚盾一般,将所有来箭一一击落。

    召忻得了强援,自是想要找回场子,大呼一声,“都给我上,一定要把这些贼寇都杀了!”只是四名丫环却如同看傻子一般地看着他,让他心中火气渐炽,只是很快传来一个声音,让他所有的火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上什么上,桂花、薄荷断后,佛手、玫瑰,给我把他架起来,撤!”

    高粱的声音,对于四名丫环来说,是毋庸置疑的圣旨,对于召忻来说,也是容不得他反抗的存在,虽然他有心反驳一下,但是他也清楚眼前的局面,已然败局已定,是以他也没有多做抵抗,任由两名丫环架着他离开。

    领头的高粱和召忻撤走了,剩下的那些手下也就没有了主心骨,逃的逃,死的死,散的散,没过多大功夫,就被鲁智深带人清理的一干二净。

    待清理干净之后,鲁智深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轻轻吁了口气,“洒家在这一带找了那么多天,藏了那些天,到头来还想着好好厮杀一场,想不到临到厮杀的时候,居然半柱香的功夫都不到,这是tnd亏大发了!”

    身遭的军士听他这么说,脸上都露出了想笑不敢笑,努力憋着的古怪表情,杨林见了,轻轻地咳嗽两声,驱散了这些努力憋着的军士,对和尚说道:“大师,如今伏兵已经清理干净,是不是应当赶紧通知军师一声?”

    “对对对,”和尚用力一拍自己的光头,“杨林兄弟,你赶紧通知许军师,莫要让他们还在担心伏兵的事!”杨林点点头,转身释放信号去了。

    很快,身处行军中的许贯忠,就清清楚楚地听见杨林释放的响箭的声音,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浅浅的笑容,在他看来,让鲁智深去清除一点小小的埋伏,实在是大材小用,只是这和尚执意要去,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

    只是让许贯忠疑惑的是,在杨林的响箭响起不久后,又是一声尖锐的声音破空而起,许贯忠睁开假寐的双眼,对身旁问道:“适才响起了几声响箭?”

    身旁的军士自是不敢怠慢,尽皆回答是两声,许贯忠更加疑惑了,为何约定的一声会变成两声,莫说是他,就是鲁智深和杨林也是面面相觑,全部不知那第二声从何而来。

    许贯忠到底是许贯忠,猛然抬头看向天空,就见空中有着几个小小的黑点,“原来如此,只是飞禽罢了!”许贯忠的脸上露出一副释然的表情,便不以为意,只是他却没有看见这些黑点的高度似乎越来越低,渐渐已经飞到了梁山队伍的上空。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