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面埋伏之水中杂耍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面埋伏之水中杂耍

    ,

    “放心吧,爷们的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如今就剩最后一个了!”

    这个声音对于风云庄旁人来说,可能是陌生的,也可能就把它和那些大嗓门的家伙一并处理了,可对于风会来说,那真是一个在梦中都会被惊醒的声音,就见他浑身发抖,牙缝中蹦出了两个字来,“酆泰!”

    被风会叫破名字的酆泰明显一愣,他的印象中,他在风云庄并没有认识的人,如今却被人叫破名字,不由得让他往风会的脸上仔细地瞧了起来,只是他无论怎么看,都不觉得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我说,咱们认识吗?”

    风会听他这么说,脸上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一丝笑容,“是啊,我连让你记住名字的资格都没有吗?”只是很快他的那张脸因为怒火而扭曲起来,手上的青筋也因为用力地握着兵器而一根根暴起,“老子让你不记得我!”

    风会直接暴起,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凌空跃起,大刀在半空划了一道闪亮的圆弧,照着酆泰的头颅劈去。

    酆泰见他考试凶猛,哪里敢接,大喝一声,“全部闪开!”自己亦是跟着退后了好几步,以待避开风会这一刀的锋芒再说。

    风会这一刀很快就落了下来,虽然没有砍到一个人,但是砍在沙土地里的这一刀,依旧是展现出了这一刀的可怕威力,直将地上砍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坑洞,更是掀起了漫天的尘土。

    “都小心了,这家伙的功夫不弱,都不要落单!”看着飞扬的尘土,酆泰第一时间扯起了嗓子,身遭的军士听见他这么一嚷,也是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眼睛瞪得老大,生怕风会从尘土中钻出来给他一刀。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风会穿越尘土而来的一刀,而当尘土散尽的一刻,他们所见到的就是风会已经跑得有些远了的背景。

    酆泰顿时不淡定了,仰天长叹一声,“真是三岁孩子崩了八十姥姥,居然敢在你酆爷爷面前玩这一手,你行!”看着身遭都在看他的军士,酆泰哪怕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挂不住,开口斥道,“看什么看,都给爷散了,赶紧收拾一下,咱们还要赶上老大他们!”

    周遭的军士听他这么一说,立时爆发出一声轰天的笑声,然后便三三两两地转身,开始清理烧毁的木车以及风云庄庄丁的尸体,酆泰饶有意味地朝着风会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口中似是低声说了什么,只是没有人能听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后军遇到袭击的事很快就传到了许贯忠的耳中,而得到消息的许贯忠也只是淡淡一笑,便没有下文了,毕竟在他看来,只要识破对方的计谋,那么想要破解乃至于利用,就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了。

    这一路行来,和风云庄的两次遭遇,让他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丝明悟,刘慧娘的目的既是杀伤梁山人马,消耗梁山可战力量,同时也是大幅打击梁山人马的士气,使得在最后一战到来的时候,风云庄以逸待劳的主力人马,可以一战而胜。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就听得前方的队伍中有人在高声喊叫,“快看,那是什么,居然能从河里蹦出来!”

    “天哪!这怎么可能,从河里蹦出来,怎么可能会蹦得这么高!”

    许贯忠也是闻言朝着河面上看去,就见宽阔的河面上,时不时地有几个人从河中一跃而出,看他们跃起的高度,就是许贯忠也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只是他更相信另一句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言不由衷必有鬼!”他只是扫了两眼,便大声叫了起来,“刀盾兵,河岸方向,竖盾!”

    所有的军士听见叫声,不由为之一愣,各个领军将领,也是为之一愣,只是诸如杨志一般的将领,却从许贯忠的话中听出不同寻常的意味来,亦是吼道:“河岸方向,竖盾!”

    如果说,众将对许贯忠的谋略和战略眼光是绝对佩服和服从的话,那么对于杨志的战场直觉,他们也是一样的佩服,如今听得杨志的吼声,他们也是一个个脸色大变,亦是跟着叫了起来,也是梁山人马训练有素,若是一般的军队,只怕他们的这些喊声,就足以让手下混乱不堪。

    就在他们招呼手下军士竖盾之际,河面上也是再次出现了变故,越来越多的人影跃出河面,而在河面上,也渐渐出现了一些攒动的人头,而在那些跃出河面的人手中,也不再是空无一物,相对的,他们的手中,分明在闪耀着只有金属才有的光芒。

    “都去死吧!”不知是谁这么大喊来一声,很快自河中跃起之人手中的武器接二连三地向着岸上掷了过来,只是梁山人马有了准备,又怎么会让他们这样的攻击得手呢!”

    “哼!不知所谓,以为这样的手段就可以让我们退缩吗?愚不可耐,弓弩手……”杨志就如同看杂耍一般看着河面上此起彼伏的跃起、落下,高高举起右手正待发令时,那些被砸在盾牌上的武器突然爆裂开来,扬起一阵阵的烟雾。

    “不好,全体屏住呼吸,小心此烟有毒!”杨志在烟尘扬起的一刻,便高声叫了起来,军士们听见他的叫声,亦是宁神定志,悄悄地屏住了呼吸。

    “屏住呼吸了吗?哈哈…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屏多久,小的们,不要停,给老子继续投过去!”河面上有一个带头模样的人听见杨志的叫声,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手指,脸上残忍地笑了笑,疯狂地叫嚣了起来。

    “哦?不要停是吗?你倒是给我示范一下什么叫做不要停!”他疯狂的笑声还没有停息,就听见一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人?”他赶紧四下里看了看,可是河面上出了他的手下外,在没有别人,“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他想错了,他就觉得水中的双脚一紧,一股极大的力量自水下传来,直接将他的身体拖入了水中,“不好!”只是当他这么想到的时候,似乎已经有些晚了,拖他下水之人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在他胸口来了一刀,胸口中刀的刀只觉得力量渐渐地远离自己而去,却没有一丝的办法,只能看着眼前这人带人,不停地屠戮着自己的手下。

    有心算无心,这一场水中的杀戮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些水中杂耍般的表演者就已然被杀的一干二净,待确定已经没有漏网之鱼后,那人浮出水面,朝着杨志做了一个搞定的手势后,便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杨志也是朝着水面上还存着的波纹摇了摇头,“这小二哥也真是的,说上两句话也不打紧啊!好了,全军解除戒备,继续前进!”

    随着杨志的一声令下,梁山的队伍很快便恢复了行军的状态,没有人再会去记得这如同插曲一般的袭扰,只是在那水中,不知何时又悄悄冒出一条黑色的人影,“你们走吧,很快,你们就会知道这所谓杂耍的厉害了!”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