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十面埋伏的开始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十面埋伏的开始

    ,

    在许贯忠的眼中看来,所谓的埋伏就是借助外力,将大自然赋予的的地利优势发挥到极致罢了,如此一来,那么埋伏也就无非是火攻、水攻、伏兵等数种而已。

    在俊辰亲自带人先行将霖水上游蓄水的庞毅等人赶跑后,他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担忧,便直接传下命令,加快行军速度,尽快通过霖水。

    刘慧娘号称“女诸葛”,虽然风云庄中云集各方人马,彼此间勾心斗角不断,但梁山施于的巨大压力,还是让他们听取了刘慧娘的布置,她的布置真的被许贯忠全部看破了吗?

    秦明和栾廷玉率领的前军接获加速行军的命令,自是不敢怠慢,不多时便带着麾下军马行至霖水之畔,看着仅仅到人膝盖的河水,秦明不由哈哈大笑,对着栾廷玉说道:“什么风云庄,什么“女诸葛”,真是笑死人了,她不蓄水还好,这一蓄水,反到是给咱们方便了,我看也不用多派人试探了,直接让兄弟们下水渡河,栾兄弟意下如何?”

    栾廷玉平素不苟言笑的脸上,这会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地点点头,“就如秦将军所言,让兄弟们尽快渡河吧!”

    随着秦明一声令下,两人麾下军士便如同下饺子一般,“噗通”、“噗通”地跃入水中,顿时是水花四溅,人声鼎沸,尽管水浅,但是那些军士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看得仍在岸边的秦明和栾廷玉不住地抚须直笑,全然没有注意到另一边的河岸上,率先渡河试探的士卒发白的面色以及不住流血的双脚。

    就在大队军士走到水中央时,忽地有人惊叫一声,“哎哟,这是什么东西,扎了老子一下!”

    只是没有人把他的叫声当回事,反而有人那里调笑他,“周老四,怕是你小子房事做得多了,腿软了吧!”

    “就是就是,你个老小子,就是嘴硬,现在算是现原形了吧!”

    只是很快他们便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周老四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起来,脸上的血色也在渐渐退去,身体更是直接倒了下去,周围的军士瞬间围了上去,一把将他从水中扶起,高声叫道:“周老四,周老四,你怎么了,快些醒醒!”

    更有军士想起他先前的叫声,直接趴下身子,伏到了水底,想要看看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一切的动作似乎都晚了点,当他趴下去的那一刻,眼前忽地一亮,就看见一团耀眼的光芒在他的眼前炸开,跟着便觉得他的身子被几道锐器穿透,便就此失去了知觉。

    他的死,没人注意到,应该说这个时候,也没有会去关心这个,因为就在那团光芒炸开的一瞬,无数被安在水底的弩箭、枪头、铁钉等等锐器,都在这一刻似井喷一般,自水底喷射而出,将尚在水中的梁山军士全部打成了筛子,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

    河水瞬间被染得通红,秦明呆了,栾廷玉呆了,黄信、王林、韩滔、彭玘等人也是呆了,谁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快到让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是谁!是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有种就站出来和老子拼个你死我活!”秦明双目赤红,气喘如牛,紧握狼牙棒的手中青筋一根根暴起,相信若是有人这个时候去撩拨他,唯一的结果就是被他一棒打成两截。

    只是这个时候,除了河中残活下来的伤员的呻吟声外,就只有秦明的声音在四下里回荡,秦明见没有人理会他,直接暴吼一声,用力一夹胯下战马,朝着前方奔去。

    “秦明,你给我站住!”秦明还没有跑出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许贯忠的声音,秦明一把拉住马缰,回过头来忿忿地看着许贯忠,用力地一指河中,“军师,你来了,你来看看,这些都是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弟兄,就这么没了,就这么被风云庄的那些畜生给害死了,俺老秦没什么旁的本事,但是俺决不能叫手下的兄弟白死,军师,你就下令吧,让俺去和风云庄那些畜生拼了吧!”

    栾廷玉等人听了,亦是纷纷围了上来,赤红着双眼说道:“军师,你就下令吧!”

    “下令吧,我们和风云庄的畜生拼了!”

    “赶紧下令吧,军师,咱们和他们拼了!”

    莫说是他们亲身经历这一幕的将领,就是跟在许贯忠身边的杨再兴,见到这一幕也是目眦皆赤,在许贯忠耳旁嘶叫道:“军师哥哥,快些下令吧,再兴愿为先锋,不将风云庄杀个尽绝,再兴决不回来见你!”

    许贯忠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一一掠过,又自河中军士的身上,掠过,听着河中幸存士卒的惨叫声、呻吟声,他没有动杀心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他也深深的知道,此刻的对手,正巴不得他如此,若是任由头脑发热,血气上头的秦明等人朝前杀去,等着他们的只会是风云庄无尽的埋伏。

    在众人无限期待的目光中,许贯忠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谁都不许去!”

    “什么!”众人听他这么一说,无不是面色大变,情绪激动,其中又以秦明的情绪最为激动,就见他冲到许贯忠的面前,放声大喊道:“军师,这是为什么,难不成我们的兄弟就这么白白的死了吗?难不成我们这些头领,连给自己手下人报仇的权利都没有吗?”

    “不是没有!”许贯忠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秦明的身上,“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若是到了时候,你们自己倒先死了,那么谁来给那些弟兄报仇,是我,还是俊辰?”

    “可是……”秦明犹不甘心,还待要分辨几句,许贯忠直接自腰间解下佩剑,伸手高高举起,厉声喝道:“哥哥的青霜剑在此,见剑如见哥哥,若是有人胆敢违令不尊,那就先试试这青霜剑利是不利!”

    秦明等人见许贯忠亮出了青霜剑,便已知道想要寻敌报仇怕是不可能了,只是秦明仍是心有未甘,暴吼一声,将手中的狼牙棒狠狠地往地上砸去,就听“砰”的一声,地上立时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坑洞,一棒砸下,似是稍稍平息他心中的郁闷,见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跟着嚷了起来,“都看我做什么,还不赶紧将水中还活着的弟兄救上来,把死去兄弟的遗体捞上来!”

    许贯忠冷眼旁观,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同时也激起了他心中的斗志,“刘慧娘是吧,先前是我许某人小觑你了,端是设的好计,用密法使得火药在水中不湿,待人踩上去才会爆发出来,重创下水之人,在激起部分热血之人的火气,诱使他们追去,好一步一步步入陷阱,然后在伏击去救援的人手,就如同吸水阵法一般,当真是一步步都设计的精妙异常,第一回合算你赢了,只是接下来,你休想再从许某手中讨得好去!”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