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任森出手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任森出手

    ,

    看见云天彪这就整军出战,徐槐心中当真是莫名的欣喜,亦是大喝道:“好,天彪兄既有心和梁山草寇一决生死,徐某虽武艺不精,但也有杀贼之心,愿随云兄一起出战,”指着任森二人说道,“这任森和真祥麟二位兄弟,也是有着万夫不当之勇,有他俩在,定能斩得几名贼寇而回!”

    云天彪转过头来,凌厉的目光在徐槐的身上掠过,似是想将徐槐心中的想法全部看透,徐槐在他的目光之下,心中不免有些微微发虚,但他素来工于心计,喜怒不行于色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在江湖能在这点和他相比的,恐怕只有宋江了,就见他随着云天彪的目光在全身上下看了一遍,笑道:“云兄,莫不是小弟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云天彪收回目光,缓缓地摇摇头,“难道说,真的只是我太多心了吗?”却没有注意到,徐槐三人在他身后不露痕迹地交换了一记眼神,脸上都露出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景阳镇外,两军阵前。

    关胜提着青龙偃月刀,双眼微闭,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临行时军师许贯中所说的话,“关将军,此去景阳镇,你定会遇到一个与你一般,使着青龙偃月刀之人,只是你切莫因为此人使此刀,便以为此人的行事如同关羽将军一般光明磊落,据我所知,此人行事只求达到结果,为了达到结果,他会使用一切可以用的上的手段,所以关将军定要小心才是!”

    魏定国虽说脾气火爆,而且也曾和关胜以死相搏,但是做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将领,他更看不惯朝中那些奸臣的把持朝政,看不惯他们的醉生梦死,在梁山露出招降意思之后,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加入了梁山,而且自愿成为关胜的副手,如今他第一次代表梁山出战,自是想立下战功,以彰显自己的存在。

    看着对面景阳镇的人马已经摆开了架势,魏定国靠近关胜几步,“关将军,这景阳镇的人马已经出来了,要不要我上去和他们打上一场,掂一掂他们的份量?”

    关胜虽说是被许贯中委为此次出征的主帅,但是杨志也好,栾廷玉也好,在梁山的地位与他也是一般,故关胜微一沉吟,将目光投向二人,就见二人眼中也是充满了战意,心中便已明了,沉声道:“魏兄弟,我等此来,只为摸清这景阳镇的真实战力,故此战不求胜,只求不败,故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魏定国听了,朝着关胜一抱拳,“得令,关将军放心就是!”

    就见他提起长刀,催起座下马来到阵前,长刀一指,“吾乃梁山魏定国是也,不知这景阳镇中,可有哪位可指教一二否?”

    云天彪这人一向自视甚高,就如同关羽一般,不将旁人看在眼中,如今见到魏定国出阵搦战,对左右道:“魏定国?你们可有人知道,这厮是个是个什么来头?”

    边上自有熟知之人,连忙开口道:“禀将军,听说这魏定国原本是凌州兵马都监,随着童太尉去征讨梁山,不想兵败后,这厮却投靠了梁山……也说不准,这厮早就与梁山有所勾结,乘着征讨的机会便将太尉卖了也说不准!”

    “哼!原来是个卖主求荣之人,吾青龙刀下,不沾此等无耻之人的血!你们随便去上一人,给我去了这厮人头回来!”云天彪冷冷一哼,面上露出傲然之色,对着左右随意吩咐道。

    娄熊不等旁人应声,直接驱马而出,口中兀自嚷道:“我去!”云天彪对他此举甚是欣赏,轻轻抚须微笑。

    魏定国见对方飞出一骑,照着规矩喝问道:“来将通名!”

    哪知娄熊却不搭话,手中三隅铁脊矛一抖,借着马力分心便刺,“老子的名讳也是你这等叛国小人配知道的!”

    魏定国大怒,手中长刀一摆,拨开娄熊刺来的矛,长刀照着他的颈项便切了下来。

    二人一是新降梁山,急欲表现自己,另一个则是枯守景阳镇,难得遇到这等可以立功的机会,也是不愿错过,就见二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打得火星四溅,娄熊的矛集枪、矛两种兵器于一身,诡异非常,确是看得出他下过苦功,只是魏定国的刀法也是得自名家,更兼上梁山后得关胜指点后,进境更是一日千里,二、三十招内,两人还是不相上下,但三十招后,二人便已然分出了高下,魏定国还是依旧神闲气定,但娄熊却是有些左支右绌,气喘吁吁了。

    云天彪也好,关胜也好,自是看出了娄熊处于下风,同时大喝了一声,所不同的是,云天彪叫的是,“废物!再去一个,一定要给我拿下这厮!”关胜则是叫道:“好,魏兄弟干的好,此战我等必胜!”

    “关兄出此言,未免有些过早,以那云天彪的为人,定然不会坐视我等拿下此人,你看,这不已经有人出马助战了吗?”栾廷玉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朝着场中努了努嘴。

    就见一将手持雁翎泼风刀,飞骑而出,口中兀自嚷着,“娄熊勿慌,俺老谢来了,兀那贼子,吃俺老谢一刀!”

    关胜大怒,就欲出马,就听的边上传来一声大喝,“此等卑鄙小人,怕是会污了关将军宝刀,还是将此人交与我来对付!”

    关胜顺着来音看去,见是黑塔一般的姚刚,不由心中大悦,答道:“姚将军定然万无一失!”

    姚刚点点头,黑人黑马犹如卷起一阵黑色的旋风一般,直往谢德卷去,谢德此人虽说使的是刀,可偏偏他擅长的却是速度,虽然他有着先手的优势,但他瞅见来势汹汹的姚刚,微一思量,便放过了魏定国,转刀迎向了姚刚,以其先迅速拿下姚刚,再回头和娄熊一起对付魏定国。

    二人甫一交手,便觉察出了对方的不俗,谢德刀快,招招都是朝着姚刚的要害招呼,要是挨上一刀,不是一命呜呼,就是缺胳膊少腿;而姚刚力大,铁枪在他手中完全成了另类的用法,每每砸开谢德的来刀,都能让他龇牙咧嘴一阵,显然姚刚的力气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到了这会,就是徐槐这等不谙武艺之人,都看出娄熊的情况不妙来,轻轻拉过马身,在云天彪身旁轻声道:“云兄,依小弟看,娄将军在这么下去,恐怕情况不妙,要不小弟让任森兄弟上去替他下来,如何?”

    云天彪的面色阴了下来,只是他也知道,他手下可用之人除了傅玉,已然没有旁人,“还是人手不够啊!”云天彪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面上强自挤出一丝笑容,“那就麻烦虎林兄了!”

    “都是自家兄弟,又何分什么你我!”徐槐面上露出得色,转头看向任森,“任兄弟,该是轮到你出马了!”

    任森会意,直接策马而出,单廷珪见了,朝着关胜看去,关胜知其意,微微点头,“多加小心!”

    单廷珪纵马提枪拦下了任森,再他看来,任森的武艺最多也就是和自己在伯仲之间,不想才一交手,他就大吃一惊,那杆烂银点钢枪到了任森的手中,就如同活了一般,就看见一团银光绕着他上下飞舞,让他颇有种陷入泥潭不能自拔之感,只能强自舞枪,苦苦支撑。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