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鲁智深重返文殊院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鲁智深重返文殊院

    ,

    五台山做为历史悠久的佛教名山,最鼎盛的时期,其香火可以将全山上下完全笼罩于烟雾之中,远远望去,青烟袅袅,建筑时隐时现,就宛如人间仙境一般,刹是好看。只不过在这个年头,徽宗皇帝一味地宠幸道士,意图练得仙丹,得长生不老,致使天下间弃僧从道者比比皆是,从而让五台山的香火也冷清了下来。

    在往文殊院的山路上,有一个半山亭,上山进香的香客也好,过往的乡农也罢,若是累了,都可在这亭中歇息片刻,只是如今这个半山亭却因为某些原因已然是塌了一半,变得既不遮风,又不挡雨,渐渐地也就没人来此歇息。

    这日说来也怪,来往的乡农居然看见一僧一俗二人居然来到了这个亭中,心中虽然甚是诧异,只是稍稍走进些,就看见那和尚满脸横肉,长得甚是凶相,顿时一个个地躲避开来,哪里还敢靠近。

    那俗家打扮的后生,见到此景,面上一笑打趣道:“大哥,过去些许年头,此地的乡民还是如斯怕你,看来当年你在此地当真是威风的紧啊!”

    和尚讪讪地拍了拍脑袋,凶狠的面上泛起一丝潮红,“俊辰,你就莫要取笑洒家了,洒家长的这副模样又能怎么办,若是长成你这般他们又怎么会跑不是,”和尚说着,又拍了拍这残存的石柱,面上尴尬地笑了笑,“这亭子,是我当年第二次下山,喝醉酒上山时,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就这么给拆了……”

    和尚在这边缅怀,没有注意到山路上走来了两个僧人,他们似乎看到了这里有人,而且还有个人是僧人模样,本着天下禅宗是一家的想法,便走近来与他见个礼。

    “阿弥陀佛!二位施主,小僧这厢有礼了!不知二位到此,可是要去我文殊院进香?”

    和尚正在那里缅怀,没有出声,俊辰却不能如他那般,朝二僧一抱拳,“二位大师安好,我兄弟二人来此乃是为了寻人而来,只是文殊院进香也无不可!”

    二僧听他这么一说,正要接话时,就听见和尚猛地大吼一声,转过身来,将二僧吓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俊辰正要上前安抚两句,就见那个年岁稍长的僧人面色大变,就像突然间见到鬼一般,哆嗦着手指,指着俊辰身后,“是你,是你,你又回来,你又回来了!”一边吼,一边往后退,到后来更是慌不择路地扭头就跑,边跑边嚷,“不好啦,当年拆山门的那个又回来啦!”

    俊辰听见这个叫声,哭笑不得地看向和尚,“大哥,你当年也闹的太厉害了些吧,这都过去几个年头了,这些和尚还是记得那么清楚,见了你就跑,我们想要找人怕是没这么容易吧!”

    和尚哪里会听不出俊辰话中的埋怨,只是这事上想要他低头,那似乎是不可能的,就见他一蹦老高,“这哪里能怪洒家,还不是他们老是管着洒家,不让干这,不让干那的,若不是……哎,兄弟,你别走啊,等等洒家啊!”俊辰是实在听不下去了,扭头就往山上走,和尚见俊辰走了,一边出声叫着,一边笑呵呵地赶了上去。

    半山亭到文殊院并没有多远,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俊辰与和尚便以来到了文殊院的山门前,就见好一座大刹出现在了眼前,就如同诗中所形容那样,“老僧方丈斗牛边,禅客经堂云雾里。白面猿时时献果,将怪石敲响木鱼。黄斑鹿日日衔花,向宝殿供养金佛。七层宝塔接丹霄,千古圣僧来大刹。”

    俊辰在后世的时节,也曾经去过不少名山古刹,只是那时多的是经过翻修的建筑,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如今看到这原汁原味的古时大刹的风貌,一时间不由得痴了。

    和尚在一旁在瞅见俊辰这副模样,咧开嘴笑了,指着文殊院对俊辰道:“兄弟,看傻了吧,想当年我初来此地时,也不也是被这文殊院的壮观惊的不轻!”口中啧啧有声,似是对这文殊院的壮观颇为赞叹,忽然他似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咦!这门口的四大金刚可都修好了?当年我可是记得,洒家把这四尊全都给打烂了啊!”

    俊辰无语,这事难不成还觉得很光荣吗?就在他打量文殊院的时候,寺中的和尚也都听说了智深上山的事,忍不住地将寺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几个脑袋朝外张望,不张望还好,这一张望,正看到智深裂开嘴朝他们直乐,吓得他们连忙关闭山门,口中直叫唤,“不好啦,方丈,当年的莽和尚又回来了!”

    上山短短不到两柱香的时间,俊辰已经两次听到有僧人这般嚷了,让他心里不由直骂娘,面上那无奈的眼神直往和尚身上瞟,和尚被俊辰这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

    只是这个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沉重的“嘎吱”声,文殊院紧闭的山门竟然打开了,“阿弥陀佛!”庄严的佛号声也随之传了出来。

    鲁智深一愣,“这个声音……”他下意识抬起头朝山门看去,就见一个满面佛光,相貌庄严的老和尚身披袈裟缓步走了出来,智深瞧见这个老和尚,眼眶渐渐地红了,脑海深处的记忆随之喷涌而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老和尚的双腿嚎啕大哭起来,“师父,徒儿智深回来看你了!”

    谁道英雄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看着嚎啕大哭的鲁智深,俊辰的眼眶也随之红了起来,他此刻才深深地知道,为何鲁智深一直不愿意还俗,因为他的心中时时刻刻地在念叨着眼前这个老和尚,“晚辈梁山李俊辰,见过智真大师!”

    智真方丈看着大哭的鲁智深,眼眶也湿润了起来,轻声道:“痴儿,都过去这么许多年,怎地还如此不知长进,叫人看笑话!”智深听了智真方丈的话,这才渐渐收住哭声,智真点点头,朝着俊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原来是知机子道友的高足到此,倒是小僧怠慢了,还请入内奉茶!”

    俊辰自是欣然应诺,随着智真进到寺内精舍之中,自有知客僧人上得香茗,待得知客僧人退下之后,智真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俊辰,心中算了一遍,默默将结果记于心中,面带微笑开口道:“李施主与我这徒儿义结金兰,如今在那水泊梁山占山为王,虽是走的绿林道,但却不行匪事,还能保得一方安宁,殊难可贵!”

    “大师谬赞了!”俊辰连声谦恭道,“此并非在下一人之功,全赖诸位兄长全力辅助,这才使得梁山有的眼下气象……只是在下此次前来,乃是有一事相求!”

    “阿弥陀佛!施主有话但说无妨,只要小僧可以做到,定然遵从!”智真高声诵念一声佛号,开口应了下来。

    俊辰自是将武松之事从头到尾说来一遍,又将安道全诊治的事也细细说一遍,末了说道:“还请大师慈悲,许那王峰随我等下山一遭,救治我武松兄弟,此恩此德,俊辰当永生铭记!”说罢,朝着智真跪了下去,智深在旁见了,也是走了过来,与俊辰跪在了一处。

    智真闭目沉思了片刻,终是长叹一声,缓缓起身,将二人一一扶起,“想不到过去了几十年,还有人记得老衲俗家时的名讳,说不得老僧只能与你们下山走一遭,去了却这段尘缘!”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