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高唐州之战(七)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高唐州之战(七)

    王天霸宁死不降,林冲早有预料,只是姚刚也是不降,却是出乎林冲意料之外,早在汴京那会,林冲便对姚刚有所耳闻,知其不是什么意志坚定众人,只是眼下来不及细想,还是先擒下二人再做理论。

    朝着身旁的鲁智深点点头,二人一扯战马,迎上王、姚二人,李逵举起两把板斧,也想冲上去,一旁项充见机快,将他一把拦腰抱住,在他耳旁悄悄说了几句,这才打消他上阵的念头。

    鲁智深对上王天霸,就好像前世的冤家重新碰头一般,直接铆足了力气就将手中家伙朝着对方抡去,若论气力,王天霸就算不如和尚,怕也是相差不远,只是王天霸奔波半日,又是被算计的灰头土脸,气力耗损的厉害,在鲁智深的神力面前,不过五招,便已呈现败相,只是他扔在苦苦支撑罢了。

    姚刚在林冲面前更是不堪,别看他这几日在唐斌、史进面前耀武扬威的,可论起真是功夫来,他与二人也只是在伯仲之间,只是仗着枪重和那种另类的打法,让人一时难以适应,这才占尽上风,眼下碰到林冲这等枪法高超之人,立马觉得束手束脚,越来越施展不开。

    姚刚眼见自己招架不住,连忙开口求饶,“林教头且住,姚刚愿降!”满以为自己开口投降,林冲便会收手,殊不知林冲在梁山日久,耳闻目染之下,渐渐地对这等没骨头之人也是恨之入骨,姚刚越是软骨头,林冲攻得越紧,瞅着自己投降林冲都不搭理,姚刚心中暗骂,便欲拼死一搏,只是被林冲压了这么久,哪里还能翻的过来,就见林冲长枪一抖,自姚刚双臂中穿出,跟着左右一震,扫落铁枪,然后回枪一扫,便将姚刚扫落下马。

    姚刚既落马,李逵自是不会放过机会,赶紧伙着项充二人跑出阵来,直接给姚刚来了个五花大绑,叫人压了下去。

    王天霸见姚刚落马,心知今日在劫难逃,索性将心一横,用足最后的气力,手上笔撵挝直做大刀使,径直奔着和尚落下,和尚最不惧的便是这等招数,虎吼一声,双臂使力,禅杖抡圆,自下而上一撩,“哐当”一声巨响,笔撵挝直接脱手而出,王天霸亦震得虎口破裂,鲜血直流,在马上晃了几下,终究做不稳鞍,落下马来。

    李逵见他落马,亦是提着绳索乐呵呵地跑了出来,王天霸本想挣扎,怎奈手脚酥软不堪,只能束手就擒。

    和尚面色潮红,久久地吐出一口气来,对林冲道:“好厉害的小子,最后那一下连洒家都险些背过气去!”

    林冲脸带笑意,正要说话,忽地瞥见远远一道尘土扬起,还想着下令全军戒备时,项充突然道:“咦,这是何人,为何奔跑得如此之快!”

    项充与李衮二人乃是暗器高手,在梁山上也是以眼力出众著称,如今听他说起来得乃是一人,林冲猛地想起来人应该是出征前俊辰与他提及的马灵,赶紧吩咐手下收起手中武器,将来人带来见他。

    马灵的速度到底在戴宗之上,适才看是还是远远一道尘土,眨眼之间已到面前,马灵来到林冲马前,抱拳道:“这位便是人称“豹子头”的林冲林教头?”

    林冲连忙回礼道:“不敢,正是在下,马灵兄弟一路辛苦,如今到此,是有何要事?”

    “高俅已启奏当今天子,任命汝宁军兵马统制呼延灼为帅,率兵来救高唐州,如今大军已经出发,不日便可到达高唐州地界,俊辰哥哥下令,命几位兄长尽快结束此地战斗,往中军帐议事!”

    听闻敌军来援,鲁智深几个好战分子自是眉开眼笑,连忙吩咐下去,让手下士卒尽快打扫战场,只有林冲若有所思地低声说了句,“呼延灼吗……”

    呼延灼是北宋开国名将呼延赞的嫡系后人,呼延家在呼延赞后,又经历过靠山王呼延丕显,忠孝王呼延庆两代的辉煌,达到了家族的巅峰。只是盛极必衰,家族发展的好了,纨绔子弟也就越来越多,随着忠孝王呼延庆一代的离世,曾经威慑一方的呼延氏尽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人物,最终没落了下来。

    呼延灼觉得自己非常的憋屈,总是认为自己应该早生些年头,这样他就有更多的资源可以使用,自己的成就也可以更大一些,至少来说可以比自己眼下好,不会只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小小统制。

    在接到高俅遣使传信后,呼延灼本能地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更进一步的机会,于是乎便召集自己的同宗兄弟、子侄商量,看看怎么做才能让呼延家的利益最大化。

    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同宗兄弟尽然没有一个人赞同他的决定,呼延通更是当场拍了桌子,坚决不同意拿着呼延家仅剩的这点资本去供那些奸臣们挥霍浪费。

    呼延绰虽然不似呼延通那般激烈,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也说的很明白,高俅仗着自己是徽宗亲信,就想让呼延家为他去卖命,那是想也别想。

    呼延灼大失所望,这两位兄弟的反对,无疑是在告诉他,要响应高俅,可以,你呼延灼自己去,呼延氏的兵马你是一个都别想带,要想带着兵马去,除非有徽宗的圣旨。

    呼延灼的失望看在呼延通和呼延绰的眼中,虽然让二人心中也是不忍,只是一想到要用呼延氏最后的一线资本去给高俅卖命,二人心中是一万个不愿意。

    本以为这事到此为止,没想到的是才仅仅隔了两天,汝宁居然等来了徽宗的圣旨,圣旨中言明呼延灼必须带同呼延通等人以及麾下兵马进京,有了这道圣旨,纵然呼延通、呼延绰再是不愿,也能三呼“万岁”,领命行事。

    于是乎,呼延灼得偿所愿的带兵进京,徽宗也如原本那般,念他是开国功臣之后,御赐踢雪乌骓。

    高廉毕竟是高俅的子侄,是高家为数不多的可用之才,高俅非常看重,觉得仅仅靠呼延氏这点人马并不可靠,又见呼延灼甚得徽宗喜爱,索性做次好人,让呼延灼自行挑选几员副将。

    呼延灼本想拒绝,觉得这是对呼延氏的侮辱,但是转念想到自己兄弟对此事对不支持,而是因为圣旨勉强出征,万一临敌时出了什么状况,自己就真是万死难赎了,思及至此,他认真地想了想,对高俅道:“下官想保举四人,一为陈州团练使韩滔;二为颖州团练使彭玘;三为青州兵马统制金成英;四为兖州兵马都监王林,若得此四人相助,非但能解高唐州之围,更能将那梁山贼寇一网成擒!”

    不得不说,呼延灼最后这句话说到了高俅的心坎里,一时高兴的高俅不由分说,立即从殿帅府颁下文书,令四人限期往汴京取齐,以呼延灼为三军统帅,领军一万,待四人到时,即刻出师,兵发高唐州。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