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高唐州之战(六)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高唐州之战(六)

    “军师,你说秦明哥哥他们真的能将他们引来此地,不需要我等前去帮忙吗?”袁朗看了看山坳中的道路,转头看向后方闭目养神的朱武,开口问道。

    朱武的心里其实是非常赞同俊辰的做法,也研究过俊辰出道以来所有的战绩,尤其是对谋略的应用,更是对他的胃口,在他看来有时候用一些计谋,所能取得是效果远远大于正面硬怼,“那王天霸也好,姚刚也好,都是性子暴躁之人,加之之前秦将军等人已与之交战五日,皆是无功而返,纵然此二人是高俅派来,怕是高廉心中早已不爽,如此情形下,二人今日必须拿下秦将军三人,给高廉一个交代!”

    “原来如此!”袁朗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待在说什么时,远远传来时迁的声音,“军师,秦将军三人已成功将王天霸二人诱入坳中,如今正朝这边退来!”

    朱武“霍”地长身而起,先是远远地看了一眼韦豹与上官义埋伏的地方,发现丝毫不见人影,心中感概一声,“不愧是梁山,当就这份埋伏的自律性,就已经冠绝天下。”回头朝时迁道:“时迁兄弟,你就在留在这里,听命行事!”

    王天霸、姚刚追入坳中,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待见到坳中的道路宽阔,两边也是怪峰林立,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坳内不比坳外,追击速度提不上来,二人纵然着急,也苦于没有办法,也只能存下出坳之后,快马加鞭追赶的想法。

    “咦,那是什么?”走着走着,一员偏将忽然指着半空,奇怪地问道。

    王天霸与姚刚二人跟着抬头去看,就看见一道青烟正在腾空而起,二人心中忽地一紧,一种危机临近的感觉由心而生。

    王天霸与姚刚互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危机临近,就见王天霸一举掌中笔撵挝,高声喝道:“后队改前队,速速撤出去!”

    王天霸的声音不可谓不大,只是以厢军而言,若要改换行军队形哪有这么容易,一时间反而乱哄哄的,士卒们都不知该怎么办好。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上官义、宣赞知道,看见腾空而起的青烟,二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正又碰上王天霸意欲撤军,队伍混乱,这么好的机会那里去找,二人一声令下,早已潜伏起来的弓弩手纷纷现身,张弓搭箭,对着坳中放起箭来。

    没有敌军的威胁,也没有平日里杨志等人训练时的呵斥声,梁山的弓弩手射的真叫一个欢快,无论是张弓搭箭还是放箭的速度都比往日快了不少。

    他们是欢快了,坳中的敌军可就遭罪了,居高临下倾泻的箭雨,这份威力就凭空增加了不少,顿时将他们射得人仰马翻,惨嚎声此起彼伏,哭爹喊娘声更是没有一刻消停,骑兵尚可下马躲到马腹之下,王天霸等人也可仗着身手拨打箭矢,普通的士卒又哪有这些办法,只能一个个地扔了手中的刀枪,朝着来路蜂拥而去。

    王天霸看着眼前此情此景,虽想拦住这些士卒,但是如蝗的箭矢哪里容的他这般做,只能挥舞手中武器,拨打飞来的箭矢,“秦明!老子今生与你誓不两立!”

    一旁的姚刚忽地闷哼一声,王天霸百忙中扭头看时,就见其左肩上中了一箭,心知不能在耽误的王天霸朝着姚刚大喊一声,“姚兄,此地不可久留,你我二人先冲出去再说!”

    姚刚已然中了一箭,哪里还会有二话,自是点头答应,王天霸赶紧催开战马,舞开手中挝,硬生生地从溃逃的兵卒中冲出一条路,姚刚不敢怠慢,跟着王天霸的身后就冲了出来。

    眼看着脱离了箭矢的范围,王、姚二人以及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兵卒,正想找个地方坐下喘口气时,一道夺目的紫烟凌空升起,适才已经吃过亏,眼下哪里还敢停留,直接大喝一声,“速走!”也不管有没有人听,王、姚二人一抽战马,扭头便跑。

    只是郝思文岂会让他们如愿,虽然俊辰有令,见烟放箭,但战场瞬息万变,又怎么会一切都如自己想的那般美好,因此在梁山军规中有着这么一条,“战场瞬息万变,如战事并非如预想那般,各级主将可根据战事,自行选择作战方式。”眼看他们有逃跑的趋势,他当机立断,单手一挥,“放箭!”

    如出一辙的方式,如出一辙的箭雨,王、姚二人如今连咒骂的心都没有了,满脑子想的就是赶紧逃回去,然后闭门不出,专心等待朝廷大军,就见二人一人舞挝,一人抡枪,拨打飞来的箭矢,在箭雨中仓促落跑。

    他们二人仗着身手,能逃的出去,可是跟着二人的兵卒哪有这份本事,原本只觉得已经逃出生天,不想却是坠入深渊,哭喊声,惨叫声,骂娘声,在梁山如蝗的箭雨下,响成一片,一个个兵卒都恨不得生出四条腿,只为能逃出生天。

    坳内哭喊声震天响,坳外确是听不到一点响动,李逵自那日听到可以跟着林冲去打仗,那真叫一个兴奋,每日里都是扳着手指来数,可是真等到了日子,却是看不见一个人影。

    就见他提着两把板斧,敞开个胸襟,在林冲、鲁智深、项充几人面前不停地来回走着,直走的几人眼睛都觉得花了。

    项充怕李逵,不敢说;林冲生性儒雅,不愿意说;唯独鲁智深,也是个暴脾气,如今被李逵在眼前晃悠得眼前什么都是重影,当即吼道:“铁牛,你这黑厮,能不能消停会,这么晃来晃去,洒家的眼睛都叫晃花了。”

    李逵怕俊辰,因为这是他老大;怕林冲,因为林冲大老丈人老是在练武场拿鞭子抽他;可是他还真不怕和尚,毕竟平日里两人也是经常喝酒打屁,回过头来,咧嘴一笑,“和尚,你别说俺,你怕不是也等得不耐烦了吧!”

    鲁智深一时语塞,说起来他也是等的不耐烦了,要知道像他这般好厮杀的人,眼瞅着有仗不能打,只能干等着的时候,那个手痒的,真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来上几下子!

    就在李逵洋洋得意,准备继续晃悠时,林冲忽地把眼一睁,“铁牛别闹了,有人出来了!”

    林冲一发话,李逵立马把头一缩,提着两把板斧跑入阵中,瞪着两只牛眼恶狠狠地盯着前方。

    不大功夫,稀松的马蹄声了传了过来,很快两个灰头土脸的骑士出现在了林冲等人的视线中,看到林冲等人率领人马再此等候,就是再愚蠢的人也知道自己被算计到了什么地步。

    王天霸看着眼前齐整的梁山人马,冲着姚刚惨笑一声,“姚兄,今日看来你我是凶多吉少了啊!”姚刚不语,只是“嘎嘎”干笑了两声。

    林冲看着二人这副凄惨的模样,心中动了恻隐之心,语气尽量平缓地说道:“二位,事到如今,你们已是走投无路,依我看,还是降了吧,一同为这天下苍生请命,可好?”

    王天霸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头盔,“听说秦明那厮有句话,“只有战死的秦明,没有退缩的霹雳火”,今日我也告诉你,“只有战死的王天霸,没有投降的王天霸”,”虎吼一声,笔撵挝一擎,撒开战马直取林冲。

    姚刚眼神微微闪烁,见王天霸已然冲了上去,将牙一咬,紧了紧手中铁枪,跟在王天霸身后,直奔梁山军阵。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