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唐州之战(五)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唐州之战(五)

    “撤,快撤!”秦明恶狠狠地一挥狼牙棒,高声叫了起来,唐斌、史进也是不甘示弱,跟着叫道:“点子扎手,速撤!”

    一时间,梁山兵败如山倒,一个个士卒抱头鼠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王天霸、姚刚和秦明三人打了三天,每天打上几十个回合,这三人就扯着嗓子喊撤退,二人担心城池有失,也不敢追太远,追出八、九里地,便带兵返回。

    回到城中,虽然高廉不说什么,依旧摆下庆功宴为二人庆功,但是满府上下,瞧着二人的眼神中,都透露出浓浓的不信和不爽,让二人心中着实郁闷,更是坚定了来日再战时,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秦明三人拿下的决心。

    他们二人心中郁闷,殊不知秦明三人的心中是更加的郁闷。

    “只是战死的秦明,没有退缩的霹雳火”,这是秦明一直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他的人生信条,一直以来他也都是这么做的,若是让他脱下衣服,就可以看见他身上横七竖八的伤痕,都是他死战不退的证明。

    可如今高唐州一战,他前前后后已是连退五天,虽然他在心里也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为了这一战的最终胜利而付出的一些微小代价罢了,可败仗就是败仗,无论找了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是无法掩盖秦明心中的那份失落。

    “可恶啊!为什么这败阵诱敌的活一定要我来干啊!”秦明倒转狼牙棒,似发泄一般狠狠地往地上一顿,顿时将尾端插入土中。

    瞧见秦明拿泥土发泄心中的郁闷,唐斌、史进二人也唯有苦笑,要知道他二人心中的郁闷,比起秦明也好不到哪去,尤其是史进,新近才来梁山,虽说也斩了一个于直,但是接下来却是要连战连败,若是力有未逮也还算了,可明明是有得一战,却硬是要装做败阵,这搁在史进这个心高气傲之人的身上,又哪是一个郁闷可以形容的,似乎只有不停地挥舞三尖两刃刀,才能疏解他胸中的郁闷。

    唐斌心中虽然郁闷,但却不如这两人一般,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繁星,长吁一口气,“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吧,这该死的诈败日子,终于要到头了,我说兄弟们,以后纵然被打死,也绝对不干这诈败诱敌的事,太tmd折磨人了!”此言一出,秦明、史进同时停下手上动作,互相看了看,都煞有其事地点起了头。

    最后一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王天霸、姚刚二人早早准备停当,甚至于秦明三人还未到,他们两人就已经带着人马出城等候了,在他们看来,秦明三人是一定会来的,与其等他们来了再出城,不若早早在外等候。

    很快,秦明三人带着手下兵马,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中,王天霸也不待他们到城下,直接催马走了出来,手中笔撵挝朝着秦明一直,大喝道:“秦明,你也是成名的人物,老是这般打了跑,跑了打的,臊是不臊,若你还是个男人,今日就与我见个真章,不死不休!”

    “tnd,老子自从军以来,就没人敢在老子面前说这话,你还是第一个,既然这么想死,老子自就成全你!”一催胯下马,狼牙棒随手舞个花,就冲了出来。

    二人打了好几天,对彼此的招数也有些熟悉,直接就较上了劲,看王天霸双目怒瞪,秦明咬牙切齿的样子,很难想象他们中的一个尽然存了诈败的心思!

    王天霸先出马了,姚刚也不甘寂寞,打马走了几步,大铁枪凌空抖了几个枪花,轻蔑地看了唐斌、史进一眼,“两位,咱们是不是也玩玩?”

    二人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出马的意思,毕竟这活是人都不想干,还是唐斌看史进没有出马的意思,苦笑一声,一抖缰绳,手中矛一指姚刚,“姚刚,你别得意,爷爷今天就让你知道爷爷的厉害!”长矛一抖,如怒龙出渊一般冲着姚刚心窝便刺。

    四人分成两对,你来我往,马蹄声声,搅的地上尘土飞扬,王天霸、姚刚自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打定主意要把秦明二人留下,而秦明二人则是抱着打上一阵就跑的心态,纵然也是绝招频出,但始终留着一份力,虽说场面上难看了一些,可是离拿下二人还差的远了。

    秦明是越打心里越不给力,估摸着数数差不多也打了四、五十回合,想想早晚要跑,还不如现在就跑,就听他一声暴喝,狼牙棒猛地向上一挑,挑开王天霸当头落下的笔撵挝,顺势反手一压,却不想打了个空,直把地上砸出老大一个坑洞,将王天霸吓出一身冷汗,心中直叫侥幸,亏得自己见机快。

    眼瞅秦明开始爆发,王天霸亦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和秦明见个真章,不料秦明却趁着适才一击,二人拉开一些距离,竟然直接调转马头,往本阵跑去,气的王天霸头顶直接冒出袅袅白烟,“秦明!你辱我太甚,今日不取你项上人头,老子誓不罢兵!”也不顾身后士卒,直接追了上去。

    唐斌见秦明已经撤了,也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心思,也如秦明一般,使出一记绝招,与秦明不同的是,唐斌一矛将姚刚的头盔挑了去,而姚刚又是不喜欢扎发髻,这一下下去,直接让姚刚披头散发,直接丢了个大脸,唐斌这一矛捅完,亦是不打招呼,调转马头将长矛依据,那边史进看见了,大叫一声,“点子扎手,弟兄们速撤!”

    已经撤了几天的士卒对这一叫声早已习惯,齐齐一个向后转,撒开腿脚便跑,姚刚气的暴跳如雷,也顾不上稍稍整理散发,手中铁枪直朝战马抽去,“唐斌!老子与你不共戴天!”

    秦明三人引着兵马在前疾奔,王天霸二人亦是带着兵马在后急追,只是两路人马的心情却截然不同,秦明三人是即将完成任务的轻松,王天霸二人则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从秦明三人咬下一块肉来。

    十七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眼见前方的秦明三人直接钻进一处山坳处,王天霸当真喜出望外,“这秦明当真慌不择路,连山坳都敢钻,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大人,依小人看,咱们还是不要深追为妙啊!”就在王天霸心中想着美事时,边上传来了一个不甚和谐的声音。

    王天霸顿时脸色一黑,朝边上看去,见同是汴京来的一员偏将,当下也不好发火,耐着性子问道:“贼人就在眼前,为何不可追赶,你且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否则,嘿嘿……”

    那偏将朝王天霸一抱拳,说道:“大人,自古有言,逢谷莫入,贼将秦明与我等交战多日,连败多日,今日更是将我等引来此处,怕不是早已设有伏兵,专门再此等候我等,还请大人三思!”

    姚刚仰天打个哈哈,铁枪在他盔上一敲,说道:“就凭那些草寇,纵有千军万马,我等又有何惧哉!”

    王天霸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姚兄之言即是我意,而勿多言,只管追击便是,”当即长挝一招,“贼寇自寻绝路,众将士当努力向前,擒得匪首者,赏银千两!”缰绳一抖,当先追入坳中。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