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高唐州之战(四)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高唐州之战(四)

    王天霸、姚刚二人大败梁山,虽然取胜靠的是汴京来人,高廉却依旧是欣喜若狂,在他此刻看来,只要是胜了,就是他高家的胜利,至于是靠谁打胜的,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待见得追击无果,悻悻归来的二人,高廉自是嘘寒问暖,好言宽慰着二人,更是不嫌二人一身征战的尘土,上前一手牵着一人,将二人引入早已准备妥当的庆功宴中,直让二人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庆功宴上,一众官员、幕僚的敬酒,不仅让薛元辉等统制眼红的紧,更是让二人对今日不能斩将夺旗而耿耿于怀。王天霸重重地顿下酒杯,恨恨地道:“可恨的梁山贼子,竟然行以二敌一之事,着实可恨!”

    姚刚在一旁也不无愤概地说道:“谁说不是,对敌不行,专干伤人马匹之事,亏得这些贼寇往日里还自诩好汉!”

    高廉心中失笑,明明是自己对敌不利,却在这里找得百般借口,真是不知羞耻二字为何物,只是眼下还有用得二人的地方,只得好言宽慰道:“二位将军何必为这等小事着恼,今日一战,贼将秦明等人已是丧胆,待来日再战时,二位将军定可将此等贼子斩于马下,到那时,本官定然禀报太尉大人,为二位请功!”

    做官非为名即为利,二人听得高廉这般说,都瞪大了眼睛,射出饿狼一般的精光,互相看了眼,齐齐朝着高廉抱拳道:“末将定为太守大人马首是瞻,斩得梁山贼子,已报大人恩德。”

    高唐州一片歌舞升平,秦明三人的心情可就没有那么好了,虽然兵力上没有什么损失,可打了败仗,心里总不会好过,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就连秦明最珍视的狼牙棒也被他拖在地上。

    唐斌心里越想越不对味,抬起头来冲着秦明叫道:“秦将军,今日吃了败仗,难道你我就这么回去找哥哥不成?”

    秦明抬头看天,长长出了口气,“不回去找哥哥,你我还能做甚,那高唐州城高河深的,就凭我们这些人马,还没靠近城池,就被城头的神臂弓灭的一干二净,就算是斗将,今日那两人,合你我三人之力都无法拿下,你说我们还能怎么办,若是有办法,我秦明怎会回去找哥哥,唉!”秦明说着,又开始摇头了。

    史进本想接口,可是张开嘴去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三位兄长原来在此处,倒是叫我好找!”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秦明听到这个声音,苦笑道:“时迁兄弟莫要取笑了,我等哪是在此处,分明是被人追赶至此!”

    “秦明哥哥这是说的那里话,时迁哪里敢取笑三位兄长,分明是俊辰哥哥吩咐我出来寻找三位兄长,若是不信,少时可自行去问俊辰哥哥便是!”时迁自树上一跃而下,站在了秦明马前。

    秦明哪里敢不信时迁,要说功夫时迁自是比不上他,但是背后玩起那些阴损的招数来,那真叫是防不胜防,既见时迁这般说了,秦明也懒得去分辨真假,直接开口道:“既如此,你前面带路便是!”

    时迁点点头,也不说话,直接前方带路去了,走出没有多远,待看见一个山坳的地方,时迁往里一钻,顿时就看见梁山兵马所立下的营盘。

    秦明三人入得营来,跟着时迁来到中军帐,就看见俊辰正在与朱武、林冲等人商议着什么,秦明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带门口士卒通禀,直接走了起来,然后双膝一跪,说道:“哥哥,秦明出师不利,折损大军锐气,还请哥哥责罚!”

    史进、唐斌见秦明跪在那里,跟着跪到在他身后,抱拳道:“小弟折损大军锐气,还请哥哥责罚!”

    俊辰正与几人商议,不想却听到秦明三人的请罪声,不由哑然失笑,赶紧从帅位走出,伸手将三人一一搀扶起来,笑道:“三位将军何罪之有,之前我还在说别是三位杀的兴起,将高唐州杀的闭门不出了,如今看来倒是我多虑了!”说罢,带头笑了起来,朱武等人亦是跟着笑了起来。

    秦明见众人皆笑,还以为众人在那里嘲笑他,满心不悦地说道:“打了败仗是秦明的错,哥哥要杀便杀,何苦取笑秦明!”

    眼见秦明满脸的一本正经,俊辰摇头道:“秦将军多虑了,攻打高唐州,本就不是一日可下之事,兼之那高俅更是视高廉、高封二人为他高家的希望所在,焉能不派遣精兵强将助阵,兵马调动需要时日,强将来援只需人到即可,如今高唐州只有那二人助阵,我等当先除此二人,迫使高廉闭门不出,再破高俅援军,最后拿下高唐州方是上策!”

    秦明听俊辰说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既如此,哥哥可知今日与我等三人交手的乃是何人?”

    史进亦跟着问道:“是啊,那人手上那件兵器,似戈非戈,专门锁人兵器,兼之力大无比,着实难对付。”

    俊辰转头看了一眼时迁,时迁知道这是让他说的意思,于是轻轻咳嗽两声,说道:“史大郎说的这人,姓王名天霸,使得是一杆八十斤重的笔撵挝,此人力大无穷,加之又是沉重的奇门兵器,着实难对付;另一人姓姚名刚,使一杆五十多斤的大铁枪……”

    “对对,就是此人,那杆枪着实重,简直被他用来做刀使…”唐斌听着听着,便叫了起来。

    时迁没有理他,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二人都是那种狂暴易怒的性格,尤其是姚刚,武艺和他的脾气一般狂暴,哥哥们遇上了,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时迁说完,帐中忽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似是都为时迁所言而震动,还是鲁智深先站了出来,“那什么王天霸使得是气门兵器,洒家使得也是奇门兵器,他力大,洒家难道小了吗?兄弟,旁的洒家不管,这人就交由洒家来收拾!”

    朱武在边上摇摇头,轻声道:“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鲁大师勇则勇矣,若是与那王天霸厮并,纵然胜了,怕也是损耗极大,其实要收拾此二人,也并非什么难事…”

    朱武这话一说,秦明三人的脸上立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只是碍于俊辰在场,三人不敢发作罢了,但是在秦明看向俊辰的眼神中,却分明在说,此人大放厥词,俺不信他!

    俊辰也不说话,直接从桌上拿起地图,挂到帐中的屏风上,说道:“朱武兄弟所言不虚,破此二人处,当在此处!”说着,手指朝着地图用力一戳。

    众人忙抬眼去看,见俊辰手指所指的地方,赫然写着“平金坳”。

    “平金坳?”秦明口中读着,脑子却全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此处乃是高唐州往西约莫十七里的一处山坳,道路平坦,可以容的四骑并排通行,两侧的山势极为陡峭,若论埋伏,并非埋伏的好去处,只是也唯有此处,才能让二人放心大胆的追来!”俊辰细细地给众人解释了一遍。

    俊辰说完,众人已然明白其意,齐齐起身抱拳道:“还请哥哥下令!”

    俊辰转身抽出一支令箭,“韦豹、郝思文!你二人带领五百弓弩手,前往平金坳北面山上埋伏,待来日看见坳中升起青烟之时,立刻以弓弩招呼,切记,只可用弓弩招呼,不准追敌!”

    虽然二人对不准追敌有些异议,但将令已下,二人纵是不快,也只能放在心中,“领命!”

    “宣赞,上官义!你二人一样带领五百弓弩手,前往平金坳南面山上埋伏,待来日看见坳中升起紫烟时,也以弓弩招呼,同样切记,只准弓弩招呼,不准追敌!”

    “宣赞、上官义领命!”

    “鲁智深、林冲、李逵、项充!你死人在坳口处埋伏,待敌军全部入坳后,立即带兵封锁坳口,切记,不得让一人走脱!”

    “哈哈,终于轮到俺铁牛了,这次一定要杀个够本!”李逵听的不放过一人,立马高兴得不知道姓什么,正待上前接令,项充见了,赶紧伸手拉住这厮,他这才省悟过来,脖子一缩,不在言语,林冲上前接过令箭,俊辰嘱咐道:“二哥,李逵嗜杀,若是高唐州兵卒投降时,千万要管住他才行!”

    林冲点点头,自俊辰手上接过令箭,抱拳道:“接令!”

    “袁朗、时迁!你二人跟着朱武军师,来日开战,一切听从军师吩咐!”

    “得令!”

    秦明眼见众人都有任务,唯独自己三人没有任务,不由急的直嚷嚷,“哥哥好生偏心,莫不是觉得我等三人打了败仗,这便弃我等三人不用吗?”

    俊辰颇有意味地笑了笑,“有一件最紧要的事情,想请三位出马,只是此事有些难度,怕三位觉得此事麻烦,故而有些……”

    “不麻烦,不麻烦,”秦明听得有任务,立时两眼放光,也不管是什么任务,直接应承了下来,让他身后的唐斌忍不住捂脸摇头,这性子还真是够急的!

    俊辰抽出一支令箭,交到秦明手中,“你三人明日依旧去高唐州下挑战,记住许败不许胜!五日内必须连败五阵,待第五日时将二人引至平金坳,便算你三人大功一件!”

    “许败不许胜!秦明接令……”秦明接过令箭,口中又重复了一遍,转头看向史进、唐斌二人,见二人一脸晦气地看着自己,不由奇怪道:“兄弟,俺好不容易为咱三人请来任务,怎地都是一脸晦气,莫不是俺有何处做的不当?”

    莫说唐斌了,就是史进也受不了了,唉声叹气道:“秦明哥哥,适才哥哥说的,你莫不是没听清还是怎地,这等事情,你也……唉!”史进说不下来了,只剩下摇头叹气的份。

    “没听清?不就是许败不许胜嘛…嗯?许败?不许胜?”秦明口中咀嚼了几遍,这才省悟过来,脸色立刻就垮了下来,“哥哥,可不能这样吧!”秦明一声惨嚎,哭丧着脸看着俊辰。

    “哦?我不能怎样?”俊辰玩味地看着秦明。

    “这许败不许胜,实在……”

    “实在怎地,你莫不是忘了军中无戏言吗?”俊辰陡地脸色一肃,秦明心里跟着一个“咯噔”,“没事,没事,俺是说笑的!”

    看着一脸晦气的史进和唐斌,手持令箭的秦明当真是欲哭无泪。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