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安道全施针救柴福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安道全施针救柴福

    “柴福?似乎在哪里听过……”时迁乍一听到这个名字,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在哪里听到过,可是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马灵,“兄弟,你知道这个名字吗?”

    “没有!”马灵斜着眼睛撇了一眼时迁,没有好气地回答道。

    时迁兀自在那里想着,李俊辰可没有功夫陪他想,微微扫了眼柴福,大声叫道:“安道全,赶紧出来救人!”

    老大相召,由不得安道全拖三拉四的,很快就斜带着帽子从屋里跑了出来,看见坐在屋内石桌边上的柴福,也不说话,直接走上前去,伸手搭在了他的脉门。

    安道全一搭上手,眉头便皱了起来,很快他便放下柴福的左手,搭上了柴福的右手,只是搭上右手以后,皱着的眉头不仅没有松,反而越皱越紧了。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安道全松开了柴福的右手,俊辰开口问道:“太医,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道全捻着颌下胡须,皱着眉头,沉声道:“此人脉相繁杂,似是突遭剧变,导致心神遭致重创,从而造成如今这般田地,若要治疗,恐怕……”安道全神色一黯,缓缓地摇了摇头。

    安道全的表情让俊辰心中一凉,追问道:“太医,难道说治疗非常困难吗?”

    “非也!”安道全站了起来,轻轻捶了两下有些发疼的膝盖,“此人之病,大多数乃是心病,若是心病能愈,那么其余病症则是水到渠成,不日便可痊愈,若是心病不愈,那么光疗**之疼,只是舍本逐末而已!”

    安道全一番话,听得俊辰暗自点头,“那太医可有办法,让他暂时恢复神智,至少让我等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安道全皱眉沉思了一阵,猛地抬起头来,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点头道:“哥哥有命,安道全岂有不尊之理,待我全力一试!”

    说完,直接从袖中取出一套金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上的表情极端地严肃了起来,“安老头这是玩变脸吗……”时迁在边上轻声嘀咕着,只是很快就自己唔住了嘴巴,因为他已经看到俊辰的眼神已经扫了过来。

    安道全没有听到时迁说什么,也有可能此刻他根本听不进去任何的东西,就见他拈起一根金针,直接一针扎在柴福的百会穴,引得柴福一阵抽搐,安道全却丝毫不理会,脚下按照周易八卦的方位行步,手上金针如雨点般扎下,顷刻间,已然扎下了三十六根金针,或捻、或按、或拂,手法越来越快,脚下也越行越快,脸上已是挂满汗珠,头上亦是升起袅袅白气,足以彰显此刻他所耗损的心力。

    就在他动作越来越快之际,突然一停,很快双手又如蝴蝶穿花一般,将三十六根金针全部取出,在取出的那一刻,安道全脚下一个踉跄,幸亏时迁还算机灵,伸手扶着安道全坐下,才免于摔倒。

    俊辰见安道全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双手不自主地颤抖,双鬓的汗水如水柱般流下,心知他为了施针,消耗了极大的心力和体力,上前施了一礼,“太医辛苦了!”

    安道全缓缓摆摆手,“哥哥言重了,救死扶伤本就是道全份内事,所幸此次施针已然成功,哥哥若要问他,可尽管去问便是,只是切记,只有两柱香的时间,过了怕是还要恢复原样了!”

    俊辰点点头,对着时迁道:“迁儿,你且扶太医进屋歇息,少时回来听命!”

    “是,哥哥!”

    俊辰目送时迁扶着安道全进屋,转身来到柴福面前,轻轻叫道:“柴福,睁开你的眼睛看看,看看还认识我吗?”

    柴福眼皮动了动,终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慢慢的看清了眼前这张脸,往日里他对这张脸是爱恨交加,如今则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直接就跪了下来,“李公子,老奴可算是见到你了啊!”泪随声下,真是哭的稀里哗啦!

    俊辰赶紧伸手将柴福扶到石凳上,和声道:“柴福,你莫急,有话你慢慢说!”

    柴福哽咽着点头,说了起来,“大官人……大官人他…他…他……”只是“他”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文。

    俊辰见他这般样子,只怕是两柱香过去了,也还是再说这个字,用力地一拍石桌,“好了,现在给我把你的眼泪收起来,如果你还是这个字,那么就立刻给我滚下梁山!”

    不得不说,俊辰对柴福的脉号的还是很准的,此言一出,柴福立马收住了啼哭声,老老实实地说了起来。

    尽管柴福收住了哭声,可能是脑子混乱了一段时间,说的话也是颠三倒四,有些地方更是丝毫接不上,听得俊辰是直皱眉头,也算是他文学底子不弱,靠着自己的分析,总算是把事情的脉络大概摸了清楚。

    柴家庄出事了!柴进出事了!而事实上,柴进和柴家庄会出事早就在俊辰的意料之中,就算没有原本轨迹中的事情,柴进出事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赵宋得国不正,是从柴荣的孤儿和遗孀手中硬生生地抢来的,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众生之口,赵匡胤只能给柴家赐下丹书铁卷,并保证柴氏后人终生的荣华富贵。

    尽管这样,赵家要灭柴氏满门的心却从来没有熄灭过,到了宋徽宗赵佶这一代,更是到达了顶峰,原因说起来更是简单,一个字,钱!

    赵佶喜欢金石字画,奇峰怪石,美人美食美酒,生活更是穷奢极欲,要维持这样的生活,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可是在他主政的年头,朝堂上到处充斥的奸贪小人,每个人都想着要往自己兜里捞银子,哪里还有钱来供他挥霍!

    既然指望不上国库,他又想继续这样的生活,那么钱从哪里来?做为赵佶的头号心腹,高俅给主子出了个主意,那就是把柴氏抄了,凭借柴氏的财富,别说继续这样的生活,就是继续几辈子都没有问题。

    让柴氏灭门,这件事一直都装在赵佶心里,只是平时一直沉醉在糜烂的生活中,一时想不起来罢了,高俅这么一说,他便想起了这件他们赵家一直都想要干的事情,只是唯一让他犹豫的是,柴进手上有着那份赵匡胤亲手所赐的丹书铁卷,有着那份东西的存在,即便造反都能免于一死,如何还能灭柴氏满门。

    高俅到底是高俅,揣摩徽宗的心意,当真揣摩到骨子里去了,摆明了主子这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正是需要自己效命的时候,再说只要徽宗不倒,自己纵然做下此事,也有主子保他,故满口应承下来,此事包在他的身上,早被柴氏巨额财富迷花眼的赵佶,听见高俅这般保证,也是满口应诺,万事有他,让高俅放手去干。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