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孟尝面会方十三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孟尝面会方十三

    “梁山人马?”娄敏中赶紧追问一句,“刘赟兄弟,梁山来的都有哪些人?”

    刘赟想了想,“打头的应该就是魁首“小孟尝”李俊辰,他后面还有一个青年书生,一个豹头环眼的儒雅汉子,一个身后背着两把阔剑的汉子,另外……”刘赟顿了一顿,似乎有所犹豫。

    “另外怎么了,刘兄弟,有话直说,都是本教生死兄弟,没有什么说不得的!”邓元觉性急,开口催道。

    “还有一个女子!”刘赟咬咬牙,直接说了出来。

    “女子!”屋内所有人不由面面相觑,全没想到“另外”会是这个结果。

    “哼!这个李俊辰,带个女子来,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不起我等!”方杰冷哼一声,首先叫了起来。

    方腊知他钻了牛角尖,也不理他,径直看着方天定,说道:“天定,你怎么看?”

    方天定起身,朝众人行了一礼,沉声道:“青年书生应该就是梁山的军师许贯中吧,那两个汉子应当是林冲和“屠龙手”孙安了,至于那个女子……”方天定笑了笑,“如果我所料不差,当是“桃花女”宿金娘了!好个李俊辰,当真是胆大包天,难不成他真的视大名府为无物,以为他就这么几人就能来去自如不成!”

    “哈哈…”方腊爽朗一笑,“是与不是,你等随我出去一观,便知分晓!”说罢,带头走了出去。

    以宿金娘那小辣椒的脾气,见到李俊辰受伤而归,自是不依不饶,直接拿起兵器要去卢府,找卢俊义算帐,也就是俊辰还在,好说歹说之下,才让她乖乖听话,若是换做旁人,恐怕招来的只会是她的一顿暴打。

    本来三雄聚会,说好是不带宿金娘前往,只是瞧见俊辰受伤,宿金娘死活一定要跟着去,用她的话来说,林冲和他们几个都是大老爷们,粗手粗脚的,哪里知道该怎么照顾人,万一要是磕着碰着,伤势更严重了,岂不是得不偿失,虽然有些小女儿胡搅蛮缠的味道在里面,搞得林冲几人也是哭笑不得,但在俊辰的心中却是暖暖的,一口便应承了下来。

    金娘到底还是一个练武的女儿家,性子多少有些跳脱,在宗祠门口等了一会,见还没有人出来招呼,多多少少有些不耐,轻轻地捣了捣俊辰,轻轻说道:“俊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一个人出来,莫不是这方腊看不上我们,想拿我们耍着玩不成?”

    “不会?”俊辰摇了摇头,朝着祠堂中最高的地方努努嘴,“方腊此行,并非单单只是为了一个三雄会面、联盟,恐怕还想着要这盟主之位,如今之所以还没有出来,怕是在那里商量一番,如何应付我等吧!”

    “真的吗?”金娘将信将疑看着俊辰,“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不怎么靠谱呢?”

    “那你去问问军师,看看军师怎么说!”俊辰朝着许贯中努努嘴。

    “哼!”金娘伸出一根手指在俊辰眼前晃了晃,“我才不去问他呢,谁不知道他是你大师兄,哪里会拆穿你,我去问他还不是自讨没趣。”说完,朝着许贯中扮了个鬼脸,弄的平素足智多谋是许贯中哭笑不得。

    宿金娘这么一插科打诨,反倒把即将会面的凝重气氛搅得轻松了不少,本来还想着打趣金娘几句的俊辰,忽地面色一肃,“噤声!有人来了!”

    别看金娘平日和俊辰等人嘻嘻哈哈,但真到了关键的时候,她对俊辰真是言听计从,俊辰这一说,她立刻站到俊辰身后,规规矩矩,不在言语,活脱一个小媳妇的样子,林冲与许贯中见她这般,悄悄换了个眼色,好似都在说“都这样了,找个时间给他们办了吧!”

    不多大功夫,一阵粗豪爽朗的笑声从祠堂内传来,就见方腊龙行虎步,大步走了出来,丝毫不见客套,直接张开双臂走了过来,俊辰见状,也知方腊意思,亦是面带笑意,张开双臂迎了上去,二人结结实实一个熊抱。

    两个男人自是不会抱的太久,几乎就是一触即分,方腊大笑着拍着俊辰说道:“好,果然是一表人材,不愧是天下扬名的“小孟尝”李俊辰!我是粗人,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就托大叫兄弟一声贤弟,如何?”

    “有何不可?方大哥!”俊辰也不客套,直接朝着方腊一抱拳。

    “哈哈…”方腊大喜,直接牵着俊辰的手,指着身后几人,“来来来,愚兄给你介绍一下愚兄教中英豪。”说着,将娄敏中等人一一介绍给俊辰,俊辰自是免不了将许贯中等人也介绍一遍。

    只是介绍到宿金娘时,方腊免不了眼前一亮,开口赞道:“好一个能战俏佳人,贤弟当真好福气,能得如此佳人垂青,要我说,你还等什么,赶紧把姑娘娶回家吧,难不成还要等到姑娘青春不在,人老珠黄不成!”方腊一席话,当真说到宿金娘心坎里去了,满脸羞的通红,飞快地瞟了一眼俊辰,直接躲到俊辰身后,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寒喧嬉笑一阵,方腊引着几人来到屋中,自有教众很快端来茶水点心,又是一番客套。

    方腊发起会盟,岂能老是客套,只是他为教主,又怎能由他开口试探,幸运的是,娄敏中知道方腊心意,轻轻放下茶碗,开口问道:“我等久居江南,亲睹花石冈、艮岳之祸,害的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甚至是易子而食者比比皆是,闻得梁山“小孟尝”竖起“替天行道”大旗,我等心中甚以为是,不知梁山对此次会盟有何想法!”

    俊辰也好,许贯中也好,如何看不出娄敏中的试探之意,许贯中羽扇一收,说道:“我梁山的宗旨是“替天行道,恢复汉家天下”,必要与天下豪杰一道,才能达成此事,如今这赵宋晦暗不明,任用奸邪,天下民不聊生,黎民苍生渴思救星,今有方教主这等豪杰,如若登高一呼,天下豪杰必然问风景从,我梁山自当随附骥尾!”

    许贯中此言,倒是大出方腊和娄敏中的意料,方腊自是想做盟主,只在他想来,这盟主之位,无论是梁山还是田虎都当不会放弃才是,没想到许贯中居然直接将盟主之位送了给他。

    只是方腊还略有些不放心,毕竟许贯中只是军师,对俊辰道:“贤弟,依你看,我等可有推翻朝廷的可能?”

    俊辰看了一眼方腊,佯做沉思,半晌方才缓缓点头,“赵宋无道,奸邪之徒充斥朝堂之上,贤明之士退隐乡里,军中也无斗心,空饷者比比皆是,如今只剩种师中一根擎天之柱,然人无双首,也无四臂,他又岂能四下兼顾,俊辰唯有一事,就是推翻朝廷之后,大哥未必要留这种师中一命!”

    “好!”方腊拍案而起,“此事易耳,我这便应承于你又有何妨!待推翻朝廷,你我兄弟隔江而治,为兄弟之邦,永不侵犯!”

    “哟,方十三,你算老几,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这时,一个极其狂妄自大的声音传了进来。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