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硬的卢俊义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硬的卢俊义

    梁世杰近几日的心情非常不舒服,这种心情在他调任大名府十几年来,只出现过一次,就是上次给蔡京准备生辰纲,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唉,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这么多江湖人物,这不是明摆着要在我大名府搞事吗?上次有太师出主意过了一关,难不成这次还去找太师?”梁世杰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连他自己也是不停地摇头。

    他整日这般长吁短叹,酒饭不思的,自然影响了他作为男人的某些方面,气的蔡夫人直接一脚将他踹下床去,并声称如果他不能恢复男人的做派,自己便要另寻面首。

    梁世杰那个气啊,真是恨不得一刀宰了这个妇人,只是他根本不敢,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这个妇人出了一点点事,哪怕和他没有关系,蔡京的怒火都会降临他的头上,等着他的只会是生不如死。

    百般思索无果,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找来自己的心腹,大名府的两名兵马都监,闻达和李成,希望他们能给自己出出主意。

    闻达和李成听完梁世杰的叙述,两人互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自家这位相公也实在是有些不顶事,虽然也有些本事,但是畏妻如虎,这让谁来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无奈归无奈,既然吃了这碗饭,就要为自己主子排忧解难,事实上,不用梁世杰说,以二人的武人直觉,早已觉得城中江湖人越来越多,这么多江湖人来大名府观光?说出去也没人信,只是以二人的武艺来说,这么多的江湖人他们也做不到全数尽压,在梁世杰的压力和对自己前程担忧的双重压力下,闻达突然脑子开窍了,右手一捶左掌,兴奋地对梁世杰说,“相公,大名府乃是四京之一,地位超然,驻军也是足够……”

    梁世杰不耐烦地打断道:“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说说你的主意就行,这些废话不用再说!”

    “是是…”闻达连忙点头应道,“卑职二人武艺虽高,但也应付不了过多的贼人,但是本府有一人,号称“枪棒天下无双无对”,咱们可以找他来帮忙啊!”

    闻达这么说,梁世杰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就见他一拍脑袋,有些懊恼地说:“对对对,就去找他,河北“玉麒麟”卢俊义,”只是一说到这个名字,梁世杰的面皮也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两下,本想放两句狠话,只是看到闻达和李成,不由无力地叹了口气,也是无奈地摇摇头。

    梁世杰心里有了略显满意的答案,卢俊义的不爽心就开始了,因为梁世杰找上门来了,换成别人,知府大人上门,会觉得这是他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满门老少绝对把知府老爷当祖宗伺候,唯独他确偏偏相反。

    卢俊义看不上梁世杰,梁世杰碰了个软钉子,自是心里咒骂了几句,扫兴而归,待梁世杰的身影完全看不到时,燕青从厅外走了进来,面带愁容地说道:“主人,这梁世杰好歹也是本府的知府,你这般不给他面子,怕是他回去会给主人使什么绊子。”

    卢俊义冷哼一声,“就凭他?我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管家李固送完梁世杰,才走到厅门口,就看见卢俊义的夫人贾氏走到门口,顿时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满脸的猪哥像,就差从嘴里流口水了,一直到贾氏进的厅后,他才醒转过来,“如此尤物,为何我固爷不能早些遇到,哎!”李固心中哀叹一声,跟着闪进了厅中。

    就听贾氏说道:“夫君,适才妾身看到那梁中书脸色阴霾地走了出去,莫不是在我们府上发生了什么不快吗?”

    “哼!妇道人家,你懂什么,你且回房歇息去便是!”卢俊义似乎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声音异常生硬。

    贾氏似乎也习惯了卢俊义的口气,只是脸上的黯淡还是可以看得出的,微微朝卢俊义福了一福,“妾身告退!”便在侍女的搀扶下,退出厅去,只是不知怎地,在出厅的那一瞬,居然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李固,她眼中的失落和难过虽然隐蔽,但还是让李固瞧个真真的。

    “卢俊义!”李固心中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眼眸的最深处那朵仇恨的火苗在慢慢地燃起,哪怕是燕青叫了他两声,他也没有听到,直到燕青重重地撞了他一下,他才醒悟过来,“原来是小乙哥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燕青狐疑地看了一眼他,略带担心地问道:“李管家,你没事吧?”

    李固自是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倒是小乙哥你找我,难不成是有事?”

    燕青不疑有他,面带忧色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末了说道:“若是真的由着主人的性子,只怕这次梁中书真的会下狠手来对付主人啊!”

    “老梁这就砍了他的脑袋才好!”李固的心里这般狂吼道,只是他也只敢在心里吼,面上丝毫不敢露出来,“主人不听,那我也……”

    “李管家,”李固话说了一半,一个家丁跑到他面前行了一礼,“府外有人求见老爷,说是老爷从前一起……”说到一半,这家丁忽然迟疑起来,看着李固,不知该怎么说。

    李固看了他几眼,说道:“完了?就这些?”那家丁赶忙摇头,可是却不知该怎么说,在那里记得直跳脚。

    李固奇怪了,有些不明所以,走到家丁跟前,不耐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赶紧说!”

    那家丁见李固有些不耐烦,把心一横,凑到李固耳旁说了起来,听得李固一蹦老高,叫道:“什么!他说他是和老爷一起撒尿和泥玩过……”话没说完,李固就感到背后的脊柱骨有一股寒气直接从脚底伸到头顶,险些将他冻僵,他心道一声“不好”,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只是好像已经有些晚了……

    “你说谁和我撒尿和泥玩过啊!”一个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得李固和家丁连忙跪下,磕头如捣蒜,“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这不是我说的啊…”

    燕青心软,本想为李固和家丁说上几句,卢俊义似乎知道他会求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不带一丝情感的眼神,瞬间就让燕青把话咽了下去。

    “我知道不是你说的,你们也没有这个胆子说,到底是谁说的,给我说!”卢俊义的声音非常平静,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那些还不能算道友,李固毫不犹豫地指着家丁,“老爷,这是他告诉我的!”

    卢俊义冰冷的眼神立刻笼罩在那家丁的身上,那家丁吓得浑身哆嗦,颤颤巍巍指着大门,“都…都是…门…门口那…那两人…人说的!”

    “哼!回头找你们算账!”卢俊义冷哼一声,身影闪动,直朝府门奔去。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