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活路就在眼前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活路就在眼前

    箭雨天降,粹不及防之下,将正在进攻宋江残余力量的官兵士卒射个正着。

    扑哧”、“扑哧”的声音,在此刻听来是这般的刺耳,吕振见手下士卒被射翻不少,气急败坏地大叫道:“哪来的箭,哪里在射箭,tmd,谁下令放的箭,没看见都是射的自己人吗!”

    只是任凭吕振如何嘶吼,箭雨依然是一波一波地从天而降,将官兵原本还算严密的包围圈渐渐地变得稀薄,乃至出现了缺口。

    吕振看的是目眦俱裂,双目流血,这些最后时刻围杀宋江的士卒,可不是纪安邦的手下,都是他吕振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如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干掉,他的心痛可想而知。

    “贾居信,你tmd不是什么小张良吗?你tnd都干了些什么?”吕振自是知道邬长和贾居信躲在哪里,眼见伤亡大到让他心里流血,不由自主地朝着他们躲藏的方向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吼。

    “他们干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若是不转过身来,会死的非常难看!”

    “什么!”吕振猛地转过身来,赤红的双眼中喷出仇恨的怒火,“是你!白天让你跑了,现在别想跑!”发现来人竟是王寅,吕振手中的竹节枪直接就像毒蛇一般,朝王寅刺去。

    “来的好!”王寅那日见吕振耀武扬威,却没有机会与吕振一较高下,心中早已憋了口气,此时交手自是全然不在留手,一条钢枪不离吕振周身要害,定要将他毙于枪下,吕振怒火攻心,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是凶险,什么是防守,全部都是进手招数,加之竹节枪变幻莫测,足以是王寅的好对手,只是吕振指挥作战半日,气力消耗不少,眼下全靠着一股怒气与王寅交手,堪堪敌住。

    相比于与吕振怒火中烧下的失态,贾居信就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筹谋居然会失败,平日里智珠在握的云淡风清,早已无法在他身上看到,所能看到的就是自己在最得意的领域被人生生击破后的失魂落魄,用来装模作样的羽扇不知被丢到了哪里,在突如其来的箭雨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无力起身,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在这个关头,反倒是邬长比任何人都来的镇定,对于这种靠着抱高衙内大腿上位的人来说,怕死也许是一种天生的本能反应,在第一波箭雨落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一股脑爬了起来,眼中全是惊疑不定的神色,待吕振的吼声响起,他就已经知道,再不跑的话恐怕真要把命留下了。

    “自己小命要紧!”这是邬长唯一的念头,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他哪里还会顾及吕振、纪安邦这些人,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用来替他保命的,能为他邬大爷而死,是他们的荣幸!只是在他的目光扫到失魂落魄般的贾居信时,终究难免迟疑了一下,有勇力的打手好找,似贾居信能为他所用的智谋之士可就难找了,略一迟疑,还是吩咐手下,“带上贾先生,速速返回云安!”说完,狠狠地一抽战马,头也不回地跑了。

    邬长所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他怕死,才让他堪堪逃过眼前这一劫,若在慢上一会,就算他有逃命之心,怕也没有逃命之力了。

    一家忧来一家喜,宋江也好,晁盖也好,他们都敢发誓,这一夜是他们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心情往复就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此起彼伏,时而漫步云端,时而坠下深渊,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箭雨突袭,官兵应声而倒,晁盖是大喜过望,直接大声嚷道:“梁山李俊辰头领带兵来救咱们啦,活路就在眼前,都随我杀啊!”这生路突现的这一刻,所有人都好像吃了灵丹妙药一般,身上突然就有无穷尽的力量,在晁盖的带领下,又一次冲杀了起来。

    官兵终究还是溃败了,无论他们在怎么擅长打内战,但他们终究还是一支只能打顺风仗的队伍,原先靠着贾居信的筹谋,自是威不可挡,能压得晁盖、宋江等人喘不过气来,只是一旦筹谋被打破,那么他们立刻就恢复了原样,大面积地溃败起来,很容易就被晁盖等人杀出一条血路。

    打破官兵,生路陡现,所有得以幸存的人无不高兴的喜极而泣,一个个堂堂的九尺男儿在那里落泪,也难怪他们如此,就是晁盖和悠悠醒转的吴用也是如此,只有宋江和他的那些铁杆心腹,诸如王英、穆弘等人,目无表情,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王英恨恨地将刀往地上一插,朝着晁盖的方向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喘着粗气对宋江道:“哥哥,你看晁盖那些人的样子,一个个的都只知道梁山,只知道那什么狗屁的李俊辰,哪里还把你放在眼里,心里真tmd憋屈啊!”

    看着有了王英带头,其余的人也开始一个个发起了牢骚,“是啊,哥哥,你看看他们,眼里哪里还有你!”

    “孔亮、白胜、卓茂、李雄、谢宁几位兄弟尸骨未寒,他们就在那边大肆庆祝,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只有那李俊辰才是他们兄弟,我们就不是了吗?”

    群口汹汹,气势之汹涌,宋江也为之侧目,只是他心里也清楚,这些人只敢这会在自己跟前叫唤,真的到的梁山或是李俊辰的跟前,只怕是什么都不敢说的,只是眼下他也别无良策,吴用还在那里躺着,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袍袖一甩,喝道:“都勿多言,随我出去看了再说!”

    到了此刻,除了营门口依然是刀芒枪影,其余地方都已听不见金铁之声了,吕振也是拼了全力,以命换命,以伤换伤,好不容易才在王寅手上走脱,哪里还敢逗留,直接狼狈而逃。

    纪安邦依旧不遗余力地在和杜壆交手,他也并非是不知道眼下的局面,似他这般身手的人物,对周围的一切都是特别敏感,刀兵相交的声音已经没了,铺天盖地的箭雨也停了,只有远处传来轻轻的马蹄声,而且至今看不见来帮他的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官兵已然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全力挥刀,刀光卷过,再次逼退杜壆,纪安邦将刀横在马上,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身周已经没有一个手下,略带苦涩地笑了笑,“我又被抛弃了是吗?”

    杜壆收回长矛,长长吁了口气,说道:“安邦兄,你应该知道你来了就多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你为何还要趟这样一个混水?”

    “知道这样一个结果?”纪安邦惨然笑了笑,“你也在西军呆过,应该知道军命在身,不得不来啊!只是这一败,哎……”

    “机会!”不知为何,杜壆的脑海忽地闪过这两个字,渐渐地,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眼中带着希冀的光芒,急切地说道:“安邦兄,既然如此,你莫不如留下,和小弟一起……”

    “且住!”纪安邦也不听完,直接伸手打断道:“老杜,你若是还当我纪安邦是兄弟,那么就休要再说这些劝降的话,今日兵败,俺唯死而已!”镔铁刀一丢,脸上死志已萌,毫无转圜余地。

    “老纪,安邦兄!”杜壆急了,以他的性格,能有一个兄弟不容易,如今这个却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眼前,“来吧,老杜,就用你的矛来送我最后一程吧!”

    杜壆虎目落泪,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长矛,只觉得心头有一块千斤巨石,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搞到这般田地,为什么你宁可死也不肯给我一个机会!”杜壆绝望地嘶吼一声,将手中长矛奋力掷出,就见一道乌光飞向纪安邦,纪安邦不闪不让,从容地闭上双眼。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