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乐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乐章

    小临山接连两战,火箭、长弓再加上陷阱,多管齐下,让正一村追击而来的骑兵十去其九,骑兵主力近乎灭绝,哈兰生等人心惊胆战,再无一丝胆气,逃跑时甚至都不敢原路返回,只敢绕路而行。

    带着这群残兵败将,哈兰生一路不敢有着丝毫的停顿,一路飞驰狂奔,堪堪跑出近二十里,方才放慢马速,敢于下马稍事休息。

    看看那些侥幸逃脱的庄丁,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双目无神,手足发颤的样子,很显然今日这一战,已经让他们从心底上蒙上了阴影,就是日后再上战场,也已无力再与敌厮杀,想想出兵追击时,是何等的兵强马壮,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再看看眼前的落魄,直让哈兰生悲从中来,无法接受,直接拿起铜人,就朝着自己的天灵盖砸去。

    哈兰生这一举动,吓得哈芸生三人魂飞天外,尤其是哈芸生,动作更是快的惊人,直接扑上去抓住哈兰生的右手,悲声大叫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输了一场吗!这算什么,下次我们在赢回来,再把这附近的山寨杀个鸡犬不留,报了今天这个仇,也就是了,为何要这般想不开!”

    沙志仁、冕以信亦是拉扯着哈兰生的胳膊,不断点头,“老大,咱们是西夏人,西夏的开国皇帝李元昊,当初也不是败的只剩几个人,最后一样不是反败为胜嘛,我们还没有输到那个地步吧,至少我们还有正一村,还有左近的官府帮着我们,我们在来过,在赢回来,干嘛要行如此事!”

    哈兰生哪里会想死,只是他心里清楚这次会遭此惨败,主要的原因和责任都在他,如果不想个办法蒙混过去,只怕这关还真不好过,只是他熟读汉家经典,对历代史志多有涉猎,尤其对魏武帝曹操甚是敬仰,于是便效仿曹操,意欲自刎谢罪,果然被几人拦了下来。

    哈兰生演戏自然演全套,只是想要他学曹操那般割发代首是不可能的,重重地将铜人一顿,朝着几人行了一个西夏最高的礼节,双膝一跪,右手抚胸,“此番回去,定当好生修养,不在兴兵生事,只是打通官府门节,让他们去为我们做事,还请几位兄弟助我一臂之力!”

    哈芸生三人亦是慌忙跪倒,右手抚胸道:“老大,你放心,正一村永远是正一村,永远倒不了,咱们一定会坚持到咱们伟大的西夏皇帝发兵征讨赵宋,到那个时候,咱们就是整个西夏,整个党项的最大功臣了。”

    四双强有力的手臂握到了一起,昭示着正一村的四名巨头又一次把心气聚到了一起,只是这个时候会不会已经晚了些呢?

    哈兰生本待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就听的庄丁中似乎有些骚动,几人觉得意外,赶忙过去看时,就看见那些庄丁三五个一群围在一处,正朝着后方指指点点,哈兰生抬头去看时,就见后方烟尘滚滚,尘土飞扬,分明是有大队人马正往此处在赶。

    哈兰生脸色大变,大吼一声,“狗贼亡我之心不死,所有人等立刻上马,返回庄子再行歇息不迟!”说罢,三步并作两步,直接翻身上马,也不待多说,扬尘而去。

    哈兰生一声吼,纵是这些人再累、再不愿意动,也只能挣扎着翻上马背,跟着他一起跑,因为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落在汉人手里,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远远吊在他们身后的唐斌听完斥候的回报,直乐的合不拢嘴,竖起大拇指对郝思文道:“兄弟,真有你的,这一招果然高明啊!”

    郝思文似是有些羞涩,低声道:“如此小计,登不得大雅之堂,只是借着他们的恐惧诈上一诈罢了,若是平时,恐是毫无用处!”

    唐斌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不错,确然如此,我们这边该做的都已做了,剩下的就看鲁提辖的了!”唐斌朝着正一村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中似是也有着几分担忧。

    郝思文反倒洒然一笑,“鲁提辖粗中有细,乃是当日西军中有名豪杰,更添与那西夏有着深仇大恨,定然不会有事,兄长放宽心便是!”

    哈兰生这伙人这回路上再没休息,一口气跑回了正一村,直到村口的门楼看在眼里了,才勒停了马匹,心有余悸地回头看看,只看到一众灰头土脸的庄丁,再无什么迫近的尘土,方才安下心来。

    只是当他抬起头来,尽然看到偌大的门楼和城头上面竟然空无一人,不由心头火起,正待破口大骂,哈芸生上前几步,“大哥,这群兔崽子又不知道到哪躲懒去了,待我前去叫门!”哈兰生见有人愿意去,自是不会阻拦,让哈芸生赶紧前去。

    哈芸生催马来到们楼下,扯开嗓子大声叫骂道:“门楼上的人呢,都tnd死哪去了,没看见你二爷回来了?二秃子,周驴子,你们俩个王八蛋死哪去了,赶紧给你二爷滚出来!”

    回到自己啊门前的哈芸生,声音格外地洪亮,不多时便听得门楼上一阵响动,跟着便探出一个脑袋,“哟,这不是二爷吗?还以为您老今天回不来,这不是想打个盹来着,二爷勿怪,勿怪啊!”

    哈芸生往上看了眼,只觉得有些眼生,在看时,觉得又象二秃子,于是试探着叫了声,“周驴子?”

    那人顿时撞起了叫天屈,“二爷,你怎么不认识小的了,小的明明就是二秃子,那年您老偷看邻县……”

    “好了好了,”哈芸生赶紧打断他,再说下去越来越不像样了,“赶紧把门楼打开!”

    “好叻,小的这就去开!”二秃子一缩头,很快便响起了一阵绞盘的声音,没多大功夫,门楼大开,吊桥也放了下来。

    哈芸生等了半天,也不见二秃子下来给自己请安,嘴里嘟囔了一句,“老子回头再收拾你!”直接朝哈兰生一招手,“大哥,赶紧进村吧!”

    哈兰生铜人一招,这便带着大队人马进了正一村。

    只是这一进村,冕以信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到处冒着别扭,凑到哈兰生跟前,小声道:“老大,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哈兰生还没有说话,哈芸生在边上先笑了起来,“冕老四,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这都到了自己家里了,怎地还没在外面时胆大了!”

    哈兰生此时也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一抬手,沉声道:“以信说的有道理,我们这都进来一会了,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不好,有诈,速速退出去!”

    他反应不可谓不快,只是有人的反应比他还快,要知道王寅原本靠着这一手,坑死了水火二将,如今坑你一个小小的正一村,岂不是手到擒来。

    就听得城楼上一声梆响,门楼“哐”地关上了,然后就看见城墙上出现一大批端着弓弩的喽啰,也不说话,直接朝着城下倾泄起弩箭来。

    一时间,当真是箭如雨下,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沙志仁、冕以信身手比起哈氏兄弟差了不少,措不及防之下,当场身中六、七箭,一命呜呼。

    “志仁兄弟,以信兄弟!”哈兰生看见二人中箭身亡,双目流出血来,咬牙切齿地就待冲出去,哈芸生手快,一把拦腰抱住,“大哥,你这般冲出去,不是找死吗?若是我们死了,谁来给他俩报仇!”

    哈兰生非常罕见地双臂一震,震开哈芸生,口气中透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芸生,你走,赶紧走,他们这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我们必须要有人活下去才行,必须要有人记得这份仇,日后替大家伙报仇啊!”

    哈芸生苦笑两声,指指四周,说道:“大哥啊,你看这四周,到处都是弩箭,如何还能逃得出去,今日只怕你我兄弟都要死在这里了!”

    哈兰生沉默了,半晌无语,他也知道哈芸生说的是对的,他不得不承认这对手设计的巧妙,一步步地将他们引上了绝路,只是他不甘心,他了解杜壆,如此精妙的布局,哪里是杜壆能设计出的,但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终究还是一个死字,“既如此,你我兄弟便死在一处吧!”

    兄弟俩平生第一次这般郑重地互视一眼,跟着各自虎吼一声,提着兵器就奔门楼冲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梁山,梁山的喽啰在李俊辰的调教下,把军纪放在首位,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哪里会停下手中的弩箭,这哈兰生兄弟这样冲出来,不就是最好的两个活靶子吗?立刻大部分就朝着兄弟二人招呼过去了。

    哈兰生兄弟奔波一日,手中又都是重兵器,若是平日完好无损之际,兴许还有杀出去的可能,只是眼下气力已经消耗大半,哪里还能招架得住这遮天盖日的弩箭,不多时便是身中数箭。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