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将兄弟交与你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将兄弟交与你

    房山上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在那些喽啰的记忆中,好像就是当初开山立柜的时候,曾经热闹过一下,后来就是武松上山,也没有眼下这般热闹。

    这也难怪,有所谓不打不相识,房山三雄和李俊辰、王寅打了一架,反倒打出了交情,杜壆、酆泰、卫鹤都是桀骜不驯的主,而且个个武艺高强,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心服本事强过他的人。

    看着眼前和王寅、武松喝成一片的杜壆三人,俊辰的心头似是有了一层明悟,原本的王庆造反,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是靠李助一个人强行把这些人聚集起来,然后在按照亲疏关系,进行调整,杜壆武艺高强是不假,爱打抱不平也不假,也正因为这样,就让他不受王庆内部待见,毕竟王庆是造反,聚集的是一群草寇,如果成事,若干年后也许会成为正统的将军,但在眼前你还这样做,那群只顾眼前利益的草寇,谁会搭理你,也就造成到最后,他领兵出征的时候也只有酆泰、卫鹤两个兄弟跟着,以至死于卢俊义枪下。

    酒足饭饱,酆泰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实在是口齿不清,被卫鹤直接扇到后面去休息,然后抢过话头,说道:“李头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兄弟也是粗人,不懂那些弯弯绕,要说你来这里找武松兄弟,这咱们无论如何是不信的,这武松兄弟到咱们这也没多少日子,所以有话你就直说!”

    话说的直接,换成有些人还真不能接受,偏偏俊辰看起来像书生,这脾气还就喜欢直接的,“那我也不藏着掖着,这次来房山,就为一件事,还请房山几位当家的,一起加入我梁山!”

    “哈哈”,卫鹤怪笑一声,转过头去对酆泰道:“老二,听见没有,还是我说的对吧,来来来,快点给钱!”说着,还真把一只手伸到酆泰面前,把酆泰尴尬得只想从地里钻进去。

    自己两名结拜兄弟在众人面前耍宝,把杜壆气的额头上生出好几跟黑线,平素里他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全靠着这两位兄弟在外面张罗忙活,所以自己一直也由着他们,只是这如今还有俊辰和王寅在场,这二人还如此不着调,怎能让他不恼!

    “你们俩个,都给我别闹了!”杜壆实在是无法忍受了,重重地一拍桌子,酆、卫二人立刻消停了下来。要说他们俩个,是那种斧钺加身也不皱眉头的主,唯独就害怕这杜壆发火,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杜壆呵斥完二人,转向俊辰道:“李兄弟,两山人马合并,并非小事,可否容我等考虑几日,正好两位也是远道而来,不如正好就在小寨歇息几日,不知意下如何?”

    不用杜壆说,俊辰和王寅二人都是要打算留下的,毕竟还要在此地等候许贯中将西门庆和符立送来不是,只是他这么一说,让他俩留下的更是名正言顺,“那恭敬不如从命,我二人就在此叨扰了!”

    于是乎,俊辰和王寅二人便在房山留了下来,这个举动对于这些人来说,都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无论是房山几人还是俊辰、王寅,都可以在彼此的交手中提高自己的身手。

    杜壆神出鬼没的丈八蛇矛,酆泰传自秦氏后人的锏法,卫鹤势大力沉的刀法,武松神奇的玉环步鸳鸯腿,王寅铁血利落的枪法,李俊辰快慢相宜,枪花耀眼的枪法,在这些日子的切磋中,都有了不大不小的提高。

    “叮”,杜壆的蛇矛从俊辰视觉的死角刺出,直奔咽喉,在临近咽喉时,突然转向小腹,俊辰也不含糊,长枪一树,正挡在杜壆蛇矛之前,须臾不差。

    “哈哈,李兄弟好身手,今日又是平手啊!”杜壆收起蛇矛,大笑起来,看的出,俊辰和王寅的到来,让这位原本沉默寡言的高手,也慢慢开朗了起来。

    俊辰亦是将枪一收,随手舞个枪花,“杜寨主的矛法堪称当世一绝,能在杜寨主手上侥幸讨个平局,俊辰真是汗颜!”

    杜壆愕然,将脸一扳,佯怒道:“李兄弟,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俺杜壆也是个粗人,不喜欢文人那套文诌诌的东西,你若是在这样,我可真要生气了!”

    “哈哈…,都听杜兄的,”俊辰像杜壆一抱拳,“不过适才那最后一下,可真是够险的,若是在下个几寸,只怕几个弟妹要找杜兄拼命了!”

    杜壆转怒为喜,欣喜地搂着俊辰的肩膀,说道:“这才对嘛,大老爷们爽快点多好,适才那一下可是哥哥的绝招,似上实下,或是似下实上,让人防不胜防,也就兄弟你,能接下这招的人还真不多!”

    两人在那里论着切磋的心得,张青从山下风风火火地跑了上来,看见二人便兴奋地道:“二位哥哥,西门庆和符立两个贼子已被擒来,现已被押往聚义厅,还请二位哥哥速速前往主持大局。”

    “哦,这次来的还挺快,”俊辰颇觉意外,细细算来,只是才第八天而已,“张青兄弟,劳烦你跑一趟,叫武松兄弟也速来!”

    聚义厅中,符立跪在那里瑟瑟发抖,他发誓,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打死他也不会答应西门庆,看看边上的西门庆,比起符立更是不如,如果不是俩个小喽啰拎着,只怕是早已滩在地上。

    “哎,就是这么个货色,居然也敢陷害武松兄弟。”卫鹤在边上那真叫是边看边摇头。

    “可不是嘛,你知道我们从哪里逮到这厮?”唐斌吊着厅中众人的胃口,诡笑着问道。

    卫鹤、酆泰真叫一个干脆,知道自己肯定猜不到,索性直接摇头,搞的唐斌心里甚是不爽,只能揭开谜底,“就在阳谷一家青楼的头牌窑姐被窝里!”

    此言一出,卫鹤、酆泰瞪大了四只怪眼,上下打量着西门庆,“唐兄弟,就这么个货,居然还头牌,他行不行啊!”

    卫鹤、酆泰二人这么一插科打诨,倒是把厅里那凝重的气氛冲淡不少,让众人只觉空气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严肃了。

    “众位兄长,这么着急的叫小弟前来,是为何事?”武松匆忙赶来,前脚才迈进大厅就问了起来。

    “兄弟!”酆泰、卫鹤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小个子,这时一声哭叫,一骨碌跑到了武松眼前。

    武松是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汉子,唯独见到此人,这眼眶立马就红了,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抱着那人就哭了起来“大哥,兄弟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啊!”

    谁道英雄无泪,只是未到伤心之时,武松见到武大,顿时兄弟俩抱头痛哭起来,让在场群雄无不闻之落泪。

    武大哭了一会,直接牵着武松的手,向在场群雄问道:“敢问哪一位英雄是水泊梁山的李俊辰头领!”

    俊辰自位上起来,走到武大跟前,说道:“我就是梁山的李俊辰!”

    武大先前就听人说俊辰如何年轻,但当见到本人时,还是有些吃惊,好在他见惯了各色人等,很快便反应过来,拉着武松一起跪下,直接磕了三个响头,俊辰连忙伸手去扶时,却被武大拦着,“李头领,我武大是个没出息的人,我的命也是李头领派人救的,我只有这么一个兄弟,他的脾气我也没法管的住,今日,我便将他交与李头领,还望李头领日后好生管教与他,只是要记得留下他条命,好为我武家留下香火!”

    武大说的凄凉,武松心头更是哀凉,“大哥!”

    俊辰叹息一声,扶起武松兄弟,好生安抚了武大几句,指着西门庆和符立,对武松道:“兄弟,这西门庆和符立,我都给你抓来了,现在我就将他们交由你来处置!”

    武松红着眼睛,扭头看向跪在地上的西门庆和符立,熊熊怒火自心头燃气,暴吼一声,一把揪起西门庆,“西门庆,我武松与你有何仇何怨,要你这般三番四次的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莫不是你那兄弟自己摔死,也要算在我武松头上不成!”

    西门庆早已是吓得面如土色,双腿抖似筛糠,裤裆里湿了一片,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武松闻着恶心,也不废话,直接取过小喽啰手上的钢刀,一刀将他剁成两段,心肝脾胃洒了一地。

    符立见西门庆死状奇惨,又瞧见武松持着滴血的钢刀看着他,自度今日必定一死的他反倒不在害怕,“武松,我知今日必死,但是我告诉你,如果那日我站在你那边,那么便是坏了做官的规矩,你可懂!”

    武松摇摇头,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这样为官,武松还是宁愿落草为寇!”说罢,刀光一闪,直接将符立送上了西天。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