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松战邓宗弼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松战邓宗弼

    “这堂堂的打虎英雄,什么时候也兴这般小女儿作态了”,张青调笑了一句,“让你嫂嫂收拾些酒肉,你我好好吃上一杯。

    得了吩咐的孙二娘,自是欢天喜地地准备酒肉去了,破天荒地第一次没有与张青争执,也许在她心里,能为武松准备吃的,是一件特别美的事情吧。

    张青也不愧是个调节酒桌气氛的高手,看武松的心情似乎有些落寞,绝口不提和他有关的任何事,尽捡些江湖上的趣事说与他听,让武松的心情也慢慢地开朗了起来。

    待酒吃的差不多时,武松好像想起什么事情,开口像张青询问道:“大哥,适才那将官是何许人也,尽然如此恣意妄为?”

    张青愕然,看了一眼武松,觉得他是真得不知,便细细解释道:“此人姓邓,双名宗弼,河间人氏,如今添为这沧州兵马都监,愚兄听说此人因为什么事情,欠下了那西门庆天大的人情,故此西门庆说什么,做什么,也不分对错黑白,除此之外,这个人在如今这个官场里,还算是不错的,不似有些地方,只知一味地收刮地皮。”

    武松听罢,漠然不语,脑中好似又响起那个年轻的声音,“这个世道,哪里还容得我等,就算是添为良民,也不过是那些奸臣、富贾的盆中之餐,任由他们宰割罢了。”一口饮尽碗中酒,恨恨地道:“这个世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安安生生做人的叫逼的没路走,与人做狗的却是衣冠鲜亮,真叫人憋屈紧了!”

    “嘘,兄弟,慎言啊!”张青听他这般说,只觉得自己的魂飞到半空中,半天回不得身体,待回过神来,赶紧店外四下张望一番,见来往路上均无人迹,这才放下心来,“兄弟啊,这等话我等关上门说自是没事,若是被旁人听了去,只怕会惹来一身麻烦!”

    张青的话惹来孙二娘一阵不乐意,一脚踩在凳子上,指着张青就骂道:“张青,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咱叔叔说的在理,如何就不能说了,莫不是要叔叔也学你那般,整日里就知道把头埋在沙子里不成,你自己窝囊也就算了,莫要让叔叔这等英雄也学你!”

    “你!”张青本待想反驳几句,只是一看孙二娘那叉腰瞪眼的样子,顿时就焉了,坐在那里不敢说话。

    “哈哈,说的好,张青,别说本将,就是你婆娘也看不起你!”店外传来一阵马嘶,一身戎装的将官走了进来。

    张青夫妇转头去看时,顿时面如土色,张青在那里呢喃了半天,终究没有说出话来,还是孙二娘泼辣些,直接往武松面前一拦,开口问道:“邓宗弼邓都监,这是什么风又把你吹回来了!”

    面如獬豸,刚须倒竖,一双紫棱怪目,腰悬霜刃雌雄剑,可不正是那沧州都监邓宗弼!

    邓宗弼也不看孙二娘,径直走到武松对面坐定,也不说话,直接取过一坛酒抛给武松,武松也不矫情,封泥一拍,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不大功夫,便是喝的涓滴不剩。

    邓宗弼见了,也不禁喝起彩来,“好,不愧是能打虎的汉子,痛快!”

    邓宗弼这话说的张青夫妇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张青大了大胆子,问道:“邓都监,您这是?”

    邓宗弼大手一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错,本将是受了西门庆天大的好处,来此地收取武松的性命……”他也毫不隐瞒,直接便将来意说了出来,张青夫妇自是面色大变,武松却怡然不惧,“想要我性命,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哈哈……好,好!”邓宗弼又是一阵大笑,“本将最佩服的就是这等英雄好汉,哪像你张青,跟个裹脚娘们似的,本将也不诓你,只此一战,只要今日你能在本将手下逃的性命,那么这沧州不去也罢,日后也绝无人在追杀与你,这有本将为你做主!若是逃不得,那么对不住了,只好将你埋在此处,本将自取你人头交账!”

    “要打便打,俺何尝怕过人去!”武松也是个硬汉,丝毫不顾张青夫妇劝阻的眼神,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我便在店外等你!”邓宗弼见武松打赢,也不啰嗦,直接快步走出店去。

    武松也不示弱,取过双刀,就待出去厮杀。张青还待说什么,孙二娘一把将他拉住,说道:“叔叔只管去,后面还有什么事,都有我们夫妇!”武松点点头,愤然转身,直奔邓宗弼。

    既是对博生死,那自是没什么话好多说,武松出得酒店,双刀左右一分,虎吼一声,双刀化作两道匹练银光,照着邓宗弼的头脸、胸腹就砍了过去。

    武松来势汹汹,打虎的名声让邓宗弼丝毫不敢小觑,大喝一声,“来得好!”紫芒一闪,双剑在双刀的来路上,拦了个正着,只是武松的气力着实猛了些,纵是招架住了,邓宗弼亦忍不住朝后退了几步。

    邓宗弼都监身份,又是无伤无痛,以逸待劳之下,尽被武松一刀逼退,那真叫一个脸上无光,似他这样的人物,如何能受得了这个,既然手上大家较劲,那么咱们就来下盘吧,直接伸脚去勾武松。

    若是后世人,当知道武松有一绝技,就是“玉环步鸳鸯腿”,这邓宗弼伸脚去勾武松,岂不是自讨苦吃,不仅没有勾着,反被武松踢了两脚,两人就此分开。

    虽然折了些面子,但好歹是分了开来,不在受武松神力压制,暗暗活动几下手腕,复又揉身欺上,只是这次他不在和武松比力气,使开一套据说是传自大唐宫廷侍卫的剑术,一时间五尺长的紫色双剑,带着炫目的紫色光华,绕着武松身前身后,盘旋不定。

    武松靠的是神力不假,成名的是醉拳和玉环步,可这不代表他的刀法不好,相反的,武松的刀法在原本的梁山山,足以排进前三,也就是宋江那厮重马不重步,让一众步战猛人,少了许多发挥空间。

    就看武松左手刀护住自己前胸后心,右手刀是忽剑忽刀,一会刺,一会扫,一会撩,一会劈的,忽轻忽重的,玩的邓宗弼是欲仙欲死,气的他在那里哇呀呀的只叫,“气煞我也,你tnd会不会好好打了!”直让在一旁揪心观战的张青夫妇忍俊不禁,若不是怕邓宗弼翻脸,只怕是早已笑出声来。

    武松到底有伤在身,不宜久战,觉着自己的气力在不断下降的武松,心中也甚是焦急,而感到武松气力发生变化的邓宗弼,心中则是暗喜,“怕是不行了吧,下面就看我的!”

    邓宗弼双剑一振,就见武松虚晃一刀,就朝店门前大树跑去,“武松,就是你跑到天边,爷爷也跟着你!”邓宗弼哪里肯放,一声大喝,便追了上去。

    这一追,正和武松心意,他的脚步快,借着速度在树干上猛走几步,然后凌空反跃,双刀当头砍下,邓宗弼追的急,一时间也没有地方去躲,只能双剑交叉,硬受武松这一刀。

    凌空斩落的一刀是何等力度,邓宗弼哪里吃的住,当即被砍的单膝跪地,武松得势不让人,飞起一脚,正中他的手腕,邓宗弼吃痛,雄剑脱手飞出,接着顺势一刀,直摸邓宗弼颈项。

    “兄弟,不要啊!”眼见邓宗弼就是身首分家之货,张青夫妇慌了手脚,赶忙扬声大叫。

    邓宗弼也是自度必死,早就闭起了双眼,不想等了半天,却依然没有等来颈间的剧痛,他心中诧异,睁眼看时,就见武松早已收刀,正靠在树上喘息。

    邓宗弼大怒,“武松,我敬你是条汉子,你何必这般羞辱与我,来来来,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武松此刻真是手脚酸软,没有一丝力气,全赖靠在树上才有气力说话,听了邓宗弼的话,真是哭笑不得,苦笑两声,“邓都监,在下并无此意,只是在下有位兄长说过,似都监这等为我大汉民族戍边的英雄人物,怎可轻易赴死!与其死在为奸臣卖命的路上,还不如死在为大汉黎民开疆扩土的战场上,在下深以为然!”

    邓宗弼嘻嘻咀嚼着这几句话,半晌长长吐了口气,对武松一抱拳,“邓某受教了,不知说此话者,乃是何人?可否为邓某引见一番!”

    “他吗?”武松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年轻的身影,“相信日后都监也会有被征调讨伐梁山,那时都监自会一睹此人风采!”

    “是吗”,邓宗弼一听这话,也不在多问,直接捡起双剑,翻身上马,对武松和张青夫妇道:“你们走吧,往西边去,往应天府一带去吧,那里当不会有人为难你等!”说罢,一紧马缰,扬长而去。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