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十字坡的等候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十字坡的等候

    通过沧州的古道上,武松的步履较之一日前,无疑是慢了下来,也那怪,衙门的一百杀威棒和大刑,没有一样是人可以承受的,也就是他武松身强体壮,身体底子极好,这才熬下来。

    熬是熬下来了,重伤是难免的,亏的李蛟二人对武松极为佩服,一路上百般照顾,才使得武松虽然辛苦,但伤势却在一点一点的好转。

    武松走了,西门庆莫名的醉了,醉的不省人事,最后是被自己那些猪朋狗友抬回床上去的,原因是他觉得脑子上的那把刀没了,狮子楼大宴猪朋狗友,喝的酩酊大醉。

    深深的睡梦里,西门大官人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飞啊飞,飞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站在那里,不经意间一根窗杈打在了他的头上,他勃然大怒,正待发火时,就看见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妇站在窗口,正满脸歉意地看着他,一见美女,尤其是这等美女,大官人真是魂都没了。

    就在大官人想着如何去结识这位美女时,“呼”地一下,他被一股他无法抗拒的力量拉到一间屋内,做为“淫界”的瓢把子之一,他一闻就知道有人在内干那等勾当,只是当他看到屋内的大床上,先前那个那副满足的表情时,他真想大呼一声,“畜生,放开那个美女,让我来!”

    就在他喊完这句话的同时,他又被吸走了,他一看,顿时乐了,这不就是狮子楼嘛,刚在这里吃过饭,只是很快他就了不出来了,因为他看见武松一身血迹,一手提个滴血的布包,一手拎着正在淌血的钢刀,一步步走上了狮子楼,不大功夫,狮子楼上传来一阵阵桌倒碗碎的声音,很快就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跳下楼来,就看见后下的武松一脚踩在先前那人背上,直接就是一刀。

    血光乍现,人头飞舞,西门庆一声怪叫,直接吓出一身冷汗,从床上坐了起来,无他,因为他瞄到最后人头飞舞的那一刻,那张脸赫然就是他,西门大官人。

    都说梦是一种人生,折射到这世的一种假象,西门庆不知旁人怎么想,至少他是信的,“武松啊武松,原来本官人还真会折到你手上,亏的本官人先下手为强,不然还真会有这么一天啊,不过,现在嘛,哈哈哈……邓都监他们会好好招呼你的,哈哈哈……”西门庆越想越得意,最后忍不住狂笑起来,吓的路过他府前的打更人连吃饭家伙都掉了,以为群狼围城呢!

    西门庆在那里狂吠,武松也没有闲着,走是走得慢了些,可好歹也是在走,只是苦了西门庆安排好的那些人,一个个的望穿秋水,就是不见路上有武松的影子。

    十字坡,在大多数来往客商的眼里,无疑是一个恐怖的地狱存在,但在那些知道底细的绿林人眼中,却丝毫不在意,张青两口子除了蒙汗药那一招,自己的功夫实在不怎样,碰到豪强一类人,这两口子哪敢害,自是要好吃好喝的供着。

    孙二娘一如既往地坐在店门口,穿着她招牌似的衣服,在那里摇着扇子,只是她现在一点也没有招揽客人的心思,还实不实地回头看看店里,嘴里嘀咕着什么。

    顺着孙二娘的目光,店里坐着两条大汉,正敞着衣裳在那里大快朵颐,看看一旁堆着的酒坛和空盘,就不难想象孙二娘为何是这般表情了。

    那两个汉子吃的叫一个爽,喝的也叫一个爽,不大功夫,面前的菜碟和酒瓶就空了,一个瘦脸的汉子摇了摇酒瓶,开口就嚷道:“这就没酒了,我说张青,赶紧上酒啊,就这个眼力,还开酒店,难怪你就只能卖蒙汗药!”

    “嘿嘿……云爷说的是,小的这就拿酒去,”张青朝着二人点头哈腰,然后朝着孙二娘嚷了一句,“二娘,二娘,赶紧去拿酒啊,云爷等着呢!”

    孙二娘满脸的不愿意,朝着张青瞪了一眼,拿起两坛酒,朝着瘦脸汉子桌上一搁,转身就走,那瘦脸汉子哪里会这里容易让她走,伸出手来朝着孙二娘屁股上摸了一把,跟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张青性子是有些软弱,可看见自己浑家遭人调戏,哪里还能当成没事人一般,在柜台那里死死地捏着拳头,眼中飞快地掠过一道杀机。

    孙二娘看见张青的样子,自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么多年的夫妻,纵然会使些性子,闹闹脾气,但最了解他的,还是孙二娘,一把搭在他紧握的拳头上,微微地摇了摇头,张青暗暗一叹,默默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瘦脸汉子拿起酒坛,狠狠地灌了一口,打了个酒嗝,大着舌头说道:“雷哥,咱哥俩都在这里等了五、六天了,邓宗弼那老小子的消息有准没准啊,咱们可是给他办事,可也总不能老是在这候着,咱自己的生意怎么办!”

    那稍胖些的雷哥,捧着个大肘子,啃的是满脸油花,嘴里含糊不清地回道:“谁说不是呢,只是那老小子说了,这次咱哥几个只要帮他一起把这事办了,以后这收成就少缴一成,另外还有这个数!”说着,伸出油腻腻的右手,朝着瘦脸汉子比划了几下。

    那汉子一看,顿时眼睛都亮了,也顾不上他满手的油花,直接一把握了上去,“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真要是这个数,咱兄弟干完这一票,就是不干养老,那也够了啊!”

    “谁说不是呢!只是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按邓宗弼那老小子说的路程来算,tnd早就该到了啊!”雷哥啃完最后一口,将骨头往桌上一扔,随便抹了抹油腻的双手,抬眼朝店外一瞅,立时来了精神,捅了捅一旁的汉子,朝他努努嘴,那汉子亦回头一瞥,暗暗点了点头。

    武松同着李蛟二人赶着路,眼看日进正午,三人均感浑身燥热,口干腹饿,李蛟一边扇着手,一边抹着汗,说道:“这天可真热,走了这大半天的,怎地这一家酒店都找不到,难不成要热死我等不成!”

    “咳,谁说不是呢!”李仁脱下身上地短褂,放在鼻子下一闻,顿时皱起了眉头,“嘿,就这味,都捂馊了!”说着,把手上的这件一扔,自行李重新翻了一件出来,穿在了身上。

    武松见二人,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再怎么说,二人对他这一路可是照顾不少,不似旁人一般,只顾催着赶路,找个稍高些一堆往四下一瞅,仗着比二人强上不少的眼力,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家酒店,当下一指,“二位,前面不远有家酒店,你我不如去那里好生吃上一碗,凉快凉快如何!”

    李蛟二人早已热的不行,听的有酒吃,自是毫无异议,快赶慢赶地和武松一道奔酒店来了。

    有道是:双刀如雪,英雄气概。武松终究还是走进了他宿命中该来的十字坡,也许那对雪花镔铁刀无时不刻不在召唤他吧!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