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武大的心愿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武大的心愿

    武松在很小的时候便是双亲亡故,全靠着兄长走遍街坊邻居,讨得百家奶水,方才将他抚养长大,也可能是吃的百家奶水的缘故,才使得武松长得英武雄壮,不似他哥哥那般矮小。

    虽然在清河老家时,武松因打伤人而被迫流落江湖,心里却始终牵挂着哥哥武大,在得知被打之人未死,哥哥武大乔迁阳谷后,他是义无反顾地踏上寻找胞兄之路。

    当在县衙门口,众人人声鼎沸,七嘴八舌地都在谈着那只大虫时,一只手从圈外搭在了他的胳膊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句话在弱弱地问他,“你可是俺的兄弟,武松?”

    这个声音在武松的梦里不止一次地出现过,如春雷一般将他惊醒,他赶紧挤出正在那里围观大虫的人群,就看见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那熟悉的身材,正站在那里看着他。

    武松是从不轻易流泪的人,看个这个人,他再也无法止住自己的泪水,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大哥,我回来了!”

    武大犹如做梦一般,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他身上的伤势,就犹如看见了小时候的武松,在外面和别的孩子打完架跑回来,也是这么一句话,“大哥,我回来了!”

    只是眼下,有如此众多的人在边上围观,武大是个脸皮很厚但同时也是很薄的人,他赶紧扶起武松,细细打量了一把,眼里泛着荧光,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兄弟,我们回家吧!”

    武松来阳谷,说是为了找武大,但何尝又不是为了回家,听武大这般一说,自是连忙点头,看武大又要去挑他的烧饼担子,他哪里还肯,连忙抢在头里挑了起来,死活不肯在还给武大,武大见他执意如此,也就由着他去了。

    武大的家一如既往地还在紫石街上,只是不知道他一个卖烧饼的哪来这么多钱可以在紫石街上买下一套房子,可能这个年头,只要不是无家可归的流民,应该都是有些钱的,因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武大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人缘还是挺不错的,逢人就介绍武松,说他是自己兄弟,只是看起那个架势来,似乎拿武松来壮胆示威的可能要大过介绍,关系一般的人看向武松的目光带着三分害怕,至于像何九、王婆、郓哥等人,则更多的是刺裸裸的羡慕嫉妒恨了。

    因为祝三爷的缘故,潘金莲早早地就被李俊辰救走,使得武大也没有了娶妻的机会,也难怪,以武大的长相和地位,只要是个正常的女子,都不会甘心下嫁与她,武松也很知趣,见兄长不提嫂嫂,他自也不会提起。

    家里没有一个女人,总归显得有些凌乱,不过只是两个男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也能随意一些,兄弟二人备上酒肉,将分开这些年后的经历,好好的叙了一叙,酒到酣时,武大拍着武松的肩膀,动情地道:“兄弟,大哥这辈子是没有什么指望,咱们武家的香烟可就全指着你了,你无论如何都要给哥哥娶个老婆回来,生上几个大胖小子才行!”

    武松哪有听得武大这般说,直接红着眼睛,满嘴喷着酒气,一口顶了回去,“谁tnd敢不让哥哥你娶老婆,小弟就是抢也要给哥哥抢上一个回来!”

    武松带着十足匪气的话,听的武大的心里暖暖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没变,还是以前那个打了架就回来找哥哥的武松。

    待得第三日的早上,乃是阳谷知县符立召见武松的日子,武松也许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但是武大则不然,像他这种升斗小民,可是把那知县看做天,对武松那真叫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临了出门还将武松上上下下好好检查一番,这才放他出门。

    知县符立这三日可以说是在烦躁不安中渡过,照说大虫已死,这县里县外也再没有什么阻碍,升官有望,还可以收获一名有勇力的手下,还有什么事可以让他烦躁不安。

    原因很简单,他的金主西门庆专门找到他,告诉他无论如何要将武松置于死地,最不济也要充军发配,若是做不到,他从此就不在金钱上给予他援助,甚是还会联合县中其余大户一起抵制他。

    一方是为民除害、保住他官帽的英雄,一方则是为自己仕途添砖加瓦的金主,就在符立的无限纠结惆怅中,武松已经站在了县衙的门口。

    符立三日后召见武松,这件事在县衙不是个秘密,既然知县老爷都要亲自召见,那么武松今后在阳谷的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本着这个想法,门口看守的差役对武松真叫一个客气,不仅好言好语与陪他聊天,更是分出一人飞奔进衙,禀告符立。

    那差役飞奔进衙,本想着要去后堂,不想到了正堂,不由一怔,平日里不太愿意坐正堂的符立,正耷着脑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他的架势,让那差役心里直嘀咕,“莫不是昨晚叫老婆赶了出来,在这里枯坐了一晚上?”

    这话他也就敢脑补一下,决计不敢说出来,既然看见了正主,自是赶紧上前行了一礼,低头禀报,“启禀大人,武松已在衙外,是否请他入衙?”

    按常理,符立是很快便会告诉他见或是不见,然而今天,那差役在那里低着脑袋等了半天,还不见符立回话,心里那个郁闷啊,毕竟低头行礼这个姿势,做一下没什么,长时间保持着可就难受了,他偷偷抬起些脑袋,看了眼符立,见他依旧坐在那里不知想些什么,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堂下站着一人。

    没办法,谁让符立是知县,他是差役,只能在那里低着头,拔高声音,恭恭敬敬地再次禀报,“启禀大人,武松已在衙外,是否请他入衙?”

    “啊……”符立从自己的惆怅中被惊醒过来,“既然来了,那…那赶紧叫他进来吧!”

    差役得了命令,赶紧退出正堂,回到衙门门口,就看见其余几人正在那里和武松谈笑风生,能当差役的人都是有眼力的人,眼见武松官星正旺,他们哪里还会不巴结,这厮也不甘落后,满脸堆笑地朝着武松抱拳道:“武英雄,大人正在正堂等你,还是赶紧去面见大人要紧,他日高升之时,可莫要忘了我等哟。”

    武松也是爽利人,抱拳四下一顾,“好说,日后但有武松的好处,就绝忘不了各位兄弟!”说着,在那差役的指引下,进到了正堂。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汉子!”看着步入正堂的武松,符立也不禁打心底里为之暗暗地喝彩,只是在喝彩的同时,他的心底也不由为之一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袖中藏着的东西,暗暗地叹了一口。

    “武松参见大人!”武松堂中站定,朝着符立抱拳道。

    “嗯”,符立微微点头,忽地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大胆武松,尽敢冒天功为己有,杀伤人命,来人啊,与我拿下!”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