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景阳岗下的透瓶香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景阳岗下的透瓶香

    “武松兄弟,你怎地会在这里!”

    “俊辰哥哥,你怎地会在此处!”

    两人四目相对,顿时都吃惊地叫了起来,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对方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武松吃惊过后,欣喜过望,大步跑到俊辰面前,倒头便拜,“小弟武松见过哥哥!”

    俊辰哪里会让武松这般拜他,连忙将他搀扶起来,这时俊辰才留意到武松的脸上,“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武松自是知道俊辰问的是什么,悠悠地叹了口气,“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进店坐下慢慢说与哥哥!”或是说到进店,他方始想起那对夫妻,遂指着二人向俊辰介绍道:“哥哥,这是小弟落难之后,结实的兄长和嫂嫂,江湖上人称“菜园子”的张青,和“母夜叉”的孙二娘!”

    “兄长,嫂嫂,这便是小弟说起过的,水泊梁山之主,江湖人称“小孟尝”的李俊辰!”

    “果然是这二人!”俊辰心里暗暗说了一句,按着俊辰的想法,像这种随意伤害他人肢体之人,他是决计不会留在世上的,但看到武松脸上那份欣喜,在联想到原本轨迹中,二人认识武松后,尤其是孙二娘对其更是关爱有加,在无伤人肢体的举动,心中有了一番计较,说道:“且看在武松兄弟的面上,过去的事就此过去,若是今后你等还敢再犯过去之事,纵使千山万水,梁山也绝不轻饶!”

    二人听得此人乃是李俊辰,已是吓得三魂不见七魄,面如土色,梁山与寻常江湖势力不同,最见不得他夫妇这种伤残他人肢体的行为,当听得俊辰说前事不记,顿时大喜过望,赶紧再三道谢,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邀请俊辰三人入店歇息。

    待得酒足饭饱,俊辰又向武松问道:“兄弟,我记得那日你我分手,不是回阳谷去了,怎地会流落此地,你脸上这金印又是怎么回事?”

    武松听到这个问题,若是旁人,他根本不想回答,可是眼下却是俊辰问他,叫他好生为难,拿过酒坛,狠狠地朝口中灌去,孙二娘见武松这般喝酒,怕他出事,还想劝阻时,张青赶紧拉了她一把,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休要管,孙二娘猛地想起俊辰在场,悄悄地看了俊辰一眼,见他面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武松喝的很快,没多大功夫,一坛酒就让他喝得点滴不剩,狠狠地将酒坛往地上一砸,便失魂落魄地坐了下来。隔了好久,武松终是开口,慢慢地叙述起他和俊辰分手以后的事。

    那日,武松和俊辰等人在路口分手,俊辰带人自往登州去,而他则是取道,直奔阳谷去了。

    从沧州去阳谷,绕远路另当别论,如果要操近路,景阳岗是必经之路,武松见兄心切,哪里还会去绕路,自是打算过景阳岗,直奔阳谷。

    就如同原本轨迹那般,武松到的景阳岗时,已是时值正午,赶了半天的路,武松自是又渴又饿,见到路边有间酒肆,自是要进去大块朵颐。

    小二见有客人进门,自是赶紧上酒上肉,肉是普通羊肉,酒却是他们这里的特色“透瓶香”。

    因为有了梁风酒的横空出世,让武松在柴进庄上喝得好不过瘾,也正是因为这好酒喝的多了,再来喝原本让他大呼过瘾的酒,则是淡薄如水,毫无酒味。

    武松是个直性子,眼见过岗就能见到兄长,自是想着吃饱喝足再见兄长,如今这酒一喝,直如喝水一般,让他心中甚是恼火,用力地将酒碗往桌上一搁,开口嗔怪道:“你这店家好生无礼,我又不曾差的你酒钱,为何将水作酒卖与我吃!”

    那小二听了武松的话,顿时撞起叫天屈来,“客官,这话是怎么说的,小店虽说小,可是开在这里也有不少年头了,路过的客人也不是您这一位,从来就没有人说我家以水作酒,您可不能胡说八道啊!”

    武松听小二这般说,反倒乐了,朝着小二招招手,指着桌上最后一碗酒道:“既如此,这碗且算作我请你喝的,如何?”

    这小二南来北往的人见多了,如何不知武松对自家的酒起疑了,直接走到武松桌前,拿起酒碗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不大功夫便见了底,“好酒啊!”

    武松见小二的样子,不像做假,心里也有些犯疑,当下说道:“你且再筛三碗酒来!”

    那小二虽然喝了碗酒,略略有些醉意,但还是记得自己掌柜的吩咐,只能筛三碗,连连向武松解释,肉可加,酒决不能加。

    武松却是以为小二怕他不付酒钱,从怀中直接掏出一锭银子扔在桌上,“你只管筛来,有事也决计不会找你!”

    虽说这店家有时会为客人着想,但是碰到能赚钱的时候,为客人着想的话,就会自然而然地被他们抛到九霄云外了,不多时,又是满满地三碗酒杯端到了武松面前。

    那小二把酒放到武松面前,还特意闻了闻,只觉酒香扑鼻,心道这次总没问题了吧。不想武松才喝上一口,就将酒碗一砸,劈手抓过小二,喝道:“你个该死的东西,竟敢昧俺的银子,把水作酒卖,看俺不捶死你个不知死的东西!”说罢,提拳就打。

    那小二看看武松那大如钵斗的拳头,只吓得浑身发抖,扯开嗓子大叫道:“掌柜的,掌柜的,有人砸场子啊,您老赶紧出来救命啊!”

    酒店掌柜听见小二的呼救声,赶紧从后院跑了出来,看见武松这个架势,赶紧跑到他身边讨饶道:“这位英雄,这位好汉,有话好说,千万不要伤了和气,老朽这也是个小本生意,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如果没了这家店,只怕老朽这一家子都要去喝西北风了!”说着说着,还挤出了两滴眼泪。

    武松为人恃强而不凌弱,最见不得别人讨饶和眼泪,眼见这个掌柜这般姿态,让他反而下不去手了,悻悻松开小二,喝道:“你这掌柜好不知道理,竟将水来作酒卖,是何道理,你且与俺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这掌柜听武松这般一说,立刻看向那小二,那小二自是赶紧和掌柜的解释了一遍,掌柜的略想了想,征得武松同意后,端起一碗酒尝了一口,只觉还是和往常一样,并无半点区别,心中也觉奇怪。

    忽地想起自己去阳谷时,曾喝过一种梁风酒,喝完之后数日之内再喝自家的酒,都如同喝水一般,心中便已有底。

    挥挥袖子屏退小二,朝武松一揖,说道:“敢问这位客官,近日可是喝过别的美酒?”

    武松点点头,“确是饮过!”

    那掌柜一拍大腿,“客官,这问题就出在这梁风酒上了!”

    武松不明所以,有些不悦地道:“这梁风酒乃是少有的美酒,怎地到了你口中还有问题,你且与俺说说,这到底有什么问题!”

    那掌柜摆摆手,详细地给武松好好解释了一番,这才让武松释然,并非是这酒肆以水充酒,而是自己好酒喝多了,再喝这酒自是了然无味!

    既然误会澄清,武松见时辰不早,自是连忙告辞,要赶紧上路,那掌柜赶紧劝阻道:“客官,这如今的景阳岗,可不比往日,岗上有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已是伤了不少人的性命,官府已出榜文,要过往客商结伴而行,一早就行过岗,今日时已过午,怕是不宜过岗,依老朽之见,还是在老朽酒肆住上一晚,待明日和一众客商一同过岗,方为上策!”

    这掌柜本是好意,不想武松听了,却哈哈一笑,“这景阳岗,俺来过不知多少回,哪里有什么大虫,就是有大虫时,俺也三拳两脚将它打发便是,这便告辞了!”说罢,朝掌柜一抱拳,提起行李便直奔岗上去了。

    那掌柜见武松执意不听劝,没奈何,只得望着背影兴叹。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