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悲催的王庆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悲催的王庆

    关胜的征伐,看起来更像是一场闹剧,与其说是败在了梁山手上,倒不如说是输在了自己人手上。

    尽管说这一战梁山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李俊辰等人同样也发现不小的问题。

    就像在庆功宴上,秦明搂着关胜肩膀喝酒时说的,“好家伙,你那一刀可真是够劲,差点没把俺吓没了,俺这根狼牙棒跟着俺走南闯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没想到在你的刀下尽是如此不堪,硬生生地便削去一块。”

    关胜自是连声赔罪,秦明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爱算计的人,俩人喝上几碗就立马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战将上阵杀敌靠的就是掌中武器,胯下良马,如今良马一时之间还不能人尽皆有,但是武器却不能在如这次秦明这般,万一因手上家伙不行而造成折损,让俊辰情何以堪,所幸这次江州之行,不仅带回了原本梁山的铸匠师汤隆,更是在柴进那里得到一人—自称是三国时期名匠蒲良之后的蒲化,相信有此二人,定然不会再让诸如秦明的事情再度发生。

    关胜的加入,给梁山带来的不止是七名豪杰,更带来了数不尽的兵器,其中更有几十具宋室引以为傲的神臂弓。林冲、杨志等人见获神臂弓,自是高兴异常,毕竟此物及其稀有,每一具都有编号,在战事不利必须销毁,以免为敌缴获,复用作攻我之用。

    只是此物在李俊辰亦或是许贯中看来,何尝不是一种无奈之举,如有办法,谁愿意用这等只能防守的利器。

    若论弓弩,在历史的长河中又有哪一种比得上诸葛连弩,只是此物早已失传,李俊辰亦只是在后世的网络上见过此物,知道些粗浅的原理,眼下他只能讲他知道的这些告诉汤隆和蒲化,让二人慢慢研究。

    既然想起诸葛连弩,李俊辰又怎么会忘记另一种在历史上留名的名弓—英格兰长弓,相较于诸葛连弩,英格兰长弓则要简单的多,寻常人多花些时日也能制作完成,想想万箭其抛的壮丽场面,李俊辰的心中不由一片火热。

    相较于这些,李俊辰更在意另一点,就是信息的打探和传送。这个时代运用信鸽最成功的当属西夏,北宋对西夏的战争,很多都是因为信鸽传送消息的原因,还导致宋军的溃败。

    而镇戎的曲家对于饲养信鸽也有一定的心得,当代家主曲端更是一代西军名将,只是时常顶撞上官,素为上官不喜,只是要靠其饲养的信鸽传递信息,不然只怕时早就找个由头将其处死了,俊辰也曾想过让大哥鲁智深帮忙,想办法从曲端手中讨取几对信鸽,却不想鲁智深一听就是连连摇头,说这曲端就是小种相公问他讨要,都是乱棍轰出,更不要说他这个和尚了,让俊辰目瞪口呆,心中忍不住对曲端来了句,“兄弟,就没见过你这般作死的!”只能留待日后再想办法。

    论起打探消息,时迁已经把他能做的都做好了,毕竟他是神偷,擅长的更多的是偷摸打探,盗取机密要紧的物品,关键时候查探敌军布防、机关消息等等。如果要让他去和人吟诗唱对,喝酒对歌,走长远的投资路线,那就不是他所长了,毕竟就他的样子,别人一看就跑了,哪里还会坐下来和他攀谈。

    在李俊辰的心中,一直就想着要在汴京设立一个“梁山办事处”,以方便打听朝廷的一举一动。

    说起在敌方心脏活动的间谍,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燕青,毕竟他长相英俊,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与三教九流都能搭上几句话,如果在京城混,相信可以很快混出个名堂来,只是俊辰始终觉得他太过好色,见到个美女就没魂了,原本轨迹里攻打方腊的战场上,脑子里想的还是李师师,真在京城混了,说不定那天谁使个美人计,只怕俊辰哭都没地方去哭。再加上天生骨子里似乎就有点奴性,结合卢俊义不好女色,老婆都要想办法勾搭男人的问题来看,保不准这俩人私下有点什么名堂,简直是男女通吃,叫俊辰如何敢用。

    俊辰真正觉得合适的是两个人,一个是登州的“铁叫子”乐和,乐和和燕青比起来,不遑多让,各方面的本事纵然不如,亦是相差不远,而且为人素来低调,沉稳,不似燕青那般爱出风头,是个在敌方心脏潜伏的最佳人选。

    另一个则是淮西王庆的得力臂助“金剑先生”李助的侄子,纪山军五虎将统领李懹,和乐和相比,他的武艺更加高超,略显张扬,虽不似乐和那般稳重,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无人能及,否则纵有李助的关系,又怎能让袁朗等悍将甘心服从他的领导。

    只是思及李懹时,俊辰不禁想到,在梁山开山立柜已经有些时日,和宋江、田虎、方腊都或多或少地打过一些交道,怎地原本四大寇之一的王庆,为何到在江湖上仍然听不到他丝毫名声?

    待叫过时迁一问,这结果何止是让俊辰大吃一惊,简直让他有种活见鬼的感觉!

    王庆死了!不错,确实是死了,死在了陈希真的手上。

    王庆自是在开封府任副排军,也一如原本轨迹那般,与那蔡攸未过门的妻子、童贯养女童娇秀私下媾和,此事被蔡攸得知,自是不肯在娶童娇秀过门,童贯也因为被退婚而对蔡家有所怨言,只是自己理亏在先,从而不得发作,只能将气撒在王庆身上。

    本想着直接把王庆在牢里做了,只是架不住童娇秀每日哭哭啼啼,苦苦哀求,没奈何,只得将他远远刺配陕州,暗地里却买通差役,在半道上结果了他。

    本想着王庆应该没那么好的运气,应该没有人会救这厮,只是没有想到,偏生这两个差役一路上鬼鬼祟祟,引得路上经过的陈希真父女起疑,这才一路跟了下来。在二人要行凶时,从二人的手下将王庆救了出来。

    王庆死里逃生,把陈希真做救命恩人看,自是将一切原委尽数告知,无论在他还是陈希真看来,他的这点所为,在京城乃是在普通不过了,只是千不该万不该的,他居然色胆包天,居然去撩拨陈丽卿,更是胆大包天到在陈丽卿的饮食中下春药,结果陈丽卿没吃上,反被陈希真发现,那还能有好果子吃,直接被陈希真一刀结果。

    可叹王庆,原本称霸一方的楚王,就因为管不住下半身,色胆包天,被刺配了还不老实,稀里糊涂的被人救了,结果又被救他的人杀了,如果泉下知道他原本的成就,不知会有和感想。

    似这等差役半路杀人之事,在这个年代乃是稀松平常之事,纵然时迁知道消息,也会觉得不必大惊小怪,也是俊辰以为田虎已称晋王,那么王庆必然早已称王,只是没有想到尽会是这般结果!

    想想王庆手下那些人物,杜壆、李助、卫鹤、酆泰、袁朗、刘敏等等,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既然这些豪杰至今仍是无人问津,那岂不是……李俊辰心头一片火热。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