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失粮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失粮

    关胜大败回营,仗着神臂弓等器械之力,方始阻住梁山的脚步。细一点算,除了唐斌、宣赞被擒,郝思文受伤外,乜恭也在混战中下落不明,各级将佐损失亦不少,一万五千人马折损约两千。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是全军一个月的粮草被梁山付之一炬,虽全力灭火,所抢出的粮草亦不过够五日之用。

    营帐之内,关胜的丹凤眼中射出一道道摄人的精光,自那些避战不出的将佐身上扫过,“都说说啊,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让你们出战一个个的推脱,让你守护营盘,可结果呢,大军粮草被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你说要你们还有何用!来人啊,将这些只能浪费粮草的酒囊饭袋与我拉下去,斩了!”

    顿时帐外涌进一群如狼似虎的关西大汉,直如捉小鸡一般将这些将佐捆绑起来。

    这些将佐平日里,一个个的口若悬河,如何克敌制胜,如何勇冠三军,如何用兵等等,那真是一个赛一个,可如今遇到关胜手下这群汉子,不要说打翻他们,就是全力挣扎,都无法挣脱那只巨灵掌。

    生死关头,这些人哪里还会顾得上别的,一个个的都叫了起来,“关胜,你休要血口喷人,你这厮明明知道大军初到,不宜立即出战,可你倒好,为了这几个不知是什么身份的东西,强自出战,如今大败,却将责任推到我等身上,是何道理!”

    “不错,陈将军说的在理,姓关的你是何等身份,敢如此与我等说话,不要以为你是什么征讨主帅,我等便会怕你,在我等眼中,你不过就是个芝麻大小的巡检罢了。”

    “关胜,你想干什么,你莫要忘了,我们可都是童太尉的人,你敢动我们,童太尉一定会诛你九族!”

    “姓关的,你敢动老子,老子保证帐外的弟兄们立刻就反了你!”

    关胜脾气和他的祖先一样,最不受威胁,冷冷一哼,大手一挥,“带下去!”

    这些关西大汉,就和历史上关羽的五百校刀手一样,是他从老家带出去来关家旁系子弟,对他那是绝对的忠心耿耿,只要关胜一句话,要他们的命都行,更别说只是推人出去斩首。

    一人一个或者俩人一个,如同老鹰拎着小鸡一般,将那些嘴里兀自不干净的将佐带出帐外,可能是已经预见到自己的命运,他们更是歇斯底里地嚎了起来。

    许是声音过于洪亮了些,惊动了正在包扎的郝思文,他出帐看到这个阵仗,连忙高喊一声,“助手!”

    关胜的手下基本上都认识郝思文,知道他是关胜的好兄弟,自是停下了手上动作,将此间事细细说与郝思文听了。

    “好糊涂的兄长!”郝思文一跺脚,埋怨了一句,“你等且先勿动手,待我前去劝劝兄长。”

    若是平时,关胜说不定也就给了郝思文这个面子,可眼下关胜着实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哪里还会听得进去,郝思文越劝,他就越火大,到得后来,索性嚷嚷了一嗓子,“关忠,你们都死了不成,再不将他们斩了,你们就自行了断了吧!”

    话都说到了这份了,郝思文还能说什么,只好暗暗地叹了口气,随着几声惨叫传来,关忠几个很快便将那些将佐的脑袋传上,关胜看也不看,只是无力地挥挥手,让他们自行下去。

    杀了几个将佐,关胜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好转,有些发呆地坐在那里,郝思文自是知道自己这位仁兄平素心比天高,只是初次领兵便逢大败,这打击对他来说,可想而知有多大。

    只是败归败,眼下还并非没有一战之力,郝思文稍稍想了想,开口道:“关大哥,我军新败,你若在意志消沉,那么接下来还如何解救被抓的唐斌、宣赞、乜恭三位兄弟!”

    郝思文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关胜的心头猛地一紧,双眼中渐渐恢复了光彩,不再似先前那般,毫无光彩,“李俊辰,你只是赢了这个回合,这场仗还没完呢,我们再来过!”关胜暗中用力地捏了捏拳头。

    恢复过来的关胜,自是明白该做什么,立即对郝思文道:“郝兄弟,你立即派人,前往段常出催要粮草,不需要多,只需先要得半月粮草就可!”

    “小弟这就去办!”郝思文满口答应,立时出帐安排去了。

    要知道粮草乃三军之魂,无粮则无心作战,郝思文自是知道事情轻重,立刻找来关忠,将事情细细说了一遍,关忠领命,即刻奔赴东昌府。

    步兵太尉段常,还算是个实心任事的官员,当听得关胜粮草被烧的消息,立刻组织人手,将一千担粮草装车交与关忠,并嘱咐关忠,让他告诉关胜,定要实心用事,剿灭贼匪。

    关忠自是满口答应,忧心关胜的他立马押着粮草上路了,全然忘了临行前,郝思文再三关照他,要小心行事,切不可操之过急!

    关忠一路紧赶慢赶,原本还算紧凑的队形,也因为他的焦急越拉越长,兵士与粮车的距离也越拉越远。

    在经过一片山地后,关忠回头稍稍清点了一番粮车,才发觉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押运的粮车居然少了一半,顿时就好像有一桶凉水从他头顶浇落,让他那颗因焦急而发热的脑袋清醒不少。

    “是哪来的毛贼,胆敢来偷征讨大军的粮草,实相的,赶紧将粮草交出来,若不交是,大军回剿之时,就是尔等覆灭之日!”关忠稍稍一想,觉得是在山地时才出的事,故大刀一指,朝着山上大声喝骂。

    哪知山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空有关忠的声音在那里回荡,关忠这下尴尬了,边上的兵士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好像在说这个人我们可不认识,他那张脸立刻涨的和猪肝似的,血红血红的。

    不过还在关西大汉脸皮够厚,虽然红,但是不怯场,眼睛一瞪,“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走!”面上虽狠,心里却不住嘀咕,“这少了一半,回去该如何交代啊!”

    他这才走出没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就像没睡醒一般,“哦,这就到了吗?到了那就放箭吧!”

    声音是懒洋洋的,但是箭矢可不是懒洋洋的,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就见铺天盖地的箭矢射来,押送兵士不及防备,很快便在箭矢下损失殆尽。

    关忠总算是关胜的亲卫,手上有几把刷子,虽然也中了两箭,但是没有性命之忧,眼见粮草无法带走,只得恨恨地啐了一口,含恨奔大营而去。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