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九十七章 前营拒敌,后营起火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前营拒敌,后营起火

    郝思文欺余化龙年轻,以为他只是为了图一时之快,这才逞强出阵,心中给自己定下十招之内拿下他的决定。

    可当二人这一交手,顿时让他大惊失色,这哪里是什么小孩子,这份身手,这个枪法,比起自己不知高明多少倍,还什么十招拿下对方,能不被对方所擒,已是幸事,还擒什么对方啊!

    场中三对激战,全部落于下风,让那些随着关胜出战的将佐不由幸灾乐祸起来,“就这点本事,平日里还在我等面前拽的和什么似的,换成我等出马,怕是早已将对方拿下!”

    “就是就是,想我等在河北时,和那辽军作战时,砍他几个大将,都和喝水似的,何况这几个山贼草寇!”

    “还关羽后人,我呸,怕不是长的像些,自己取的这个名吧!”

    几人议论纷纷,越说越是不堪,关胜纵是听不清几人再说着什么,也知他们没说什么好话,只是自己带来的人,无一能占得上风,生擒敌将又或是斩将夺旗更是有些痴人说梦,“难不成这便要我亲自出马不成?”

    还好那几个河北来的将佐只是在那里阴阳怪气地说着风凉话,并没有无视眼前战局的不利,许是童贯下了命令,使绊可以,但务必保证征讨顺利。

    几个人在边上,边说风凉话边议论,少时便见一个叫丘以的军官,手持开山斧,出马搦战。

    秦明素称“霹雳火”,平日遇战当先,从不落于人后,只是今日确不知怎地,先是被杨志用连珠箭劫下了宣赞,后来余化龙又仗着岁数小,抢下了郝思文,他堂堂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抢小孩子的对手。

    他在那里等的急啊,用他的话说,“手痒啊,真想敲几个天灵盖!”正估摸着,要不要找个借口替下谁,不想那边自己又跑出来一个。

    秦明这个乐啊,赶紧催马出阵,抡起狼牙棒,边跑边嚷,“这个是我的,谁也别和我抢!”惹得观阵群雄哈哈大笑。

    丘以见秦明跑了过来,不屑地啐了一口,“还以为能来个像样的,没想来这么个货色,也罢,就用你这厮来祭爷爷的斧子!”大吼一声,催开战马,抡起开山斧冲了上来。

    他存的是一斧剁下脑袋的想法,秦明打的是一棒打碎天灵盖的主意,这倒也省事不少,只是丘以自以为了得,岂不知秦明招数大开大合,练得就是起手第一下的速度,不等丘以斧子落下,秦明暴喝一声,这狼牙棒随着暴喝声便落了下来,正中丘以脑门,直打的他脑浆迸裂,倒栽马下。

    那些嘲讽关胜的将佐正在那里谈笑风声,全没想过丘以会死,当看到丘以栽下马时,无不愣在当场,与丘以同一处来的殷峰大怒,催马便奔秦明而来,手中大刀抡起一个半圆,当头看下,“给我死来!”

    秦明棒毙丘以,正觉得不过瘾,这殷峰又跑了过来,咧嘴一笑,“还是俺秦明运气好,这又来一个送死的!”不待殷峰大刀落下,狼牙棒自下而上一撩,直接将殷峰大刀撩到了半空,在顺势一棒打下,直接送殷峰去见了丘以。

    不大功夫,秦明已是连毙俩将,官军众将佐见秦明威武,不由一个个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敢再出阵迎敌。

    秦明等了半天,不见有人出来,掣起狼牙棒,指着前方大喝,就如半空响了一个炸雷,“下一个是谁!速来某家棒下领死!”顿时吓的官军将佐一个个面如土色,惹不住直往后退。

    乜恭见秦明这般嚣张,忍不住就要出马迎战。就见一旁伸过一只大手,一把将他拽住,乜恭顺手看去,发觉乃是关胜,“关大哥,你这是何意,难不成就任由这厮如此嚣张不成?”

    关胜摇摇头,“你不是他对手,还是我来吧,乜恭兄弟,你替某掠阵便是!”

    乜恭也知自己不是对手,只是见不得秦明如此嚣张,激于义愤才忍不住要出马迎敌,眼见关胜要亲自出战,自是赶紧借坡下驴,“关大哥,千万多加小心!”

    关胜轻轻颌首,催开胯下战马,这便走出阵来,秦明见了,可就乐了,“哟,这可是主将亲自出马,待我也给你一棒,将你毙于棒下!”

    秦明自觉说话声音很轻,旁人肯定听不见,殊不知他这轻声,在旁人听来,与叫嚷无异,关胜又岂有听不见之理,只是他也不动气,“要某家性命,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丹凤眼一睁,卧蚕眉一竖,掣起青龙刀,催开战马,直冲秦明而来。

    “好家伙,这就来真的啊!”关胜乃是一军主帅,居然行斩将夺旗之事,将秦明吓了一跳,只是秦明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方越强他越兴奋,眼见关胜步步逼近,他亦掣起狼牙棒,“来吧!看看谁更厉害些!”

    肉眼可见的一青一褐两道光华猛地一撞,轰”地一声巨响,震得人两耳生疼,关胜与秦明“咻”地一合,瞬即分开。秦明咧咧嘴,甩了甩生疼的右手,看了眼缺了一小块的狼牙棒,“这劲可真够大的啊!”

    关胜的红脸亦是更红了几分,“你也不差!再来吗?”

    秦明掣起狼牙棒,“来就来,难道怕你不成!”

    二人随即战到了一处,关胜的刀法源于关羽的春秋刀法,最重的乃是气势,尤其是起手三刀,更是他斩将夺旗的保证,只是他同样地继承了关羽的坏毛病,起手三刀不中,那么对方只要有几把刷子,都能和他好好打上几十回合。

    秦明的招数大开大合,也属于气势惊人的那种,只要不是遇上林冲、史文恭这等招数精妙的高手,他还真不怵谁,眼下遇到关胜这等合他胃口的对手,更是抖擞精神,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

    场中八人八马,十六条臂膀,八般武器,斗的是精彩纷呈,让人眼花缭乱,就连起先不肯出战的那些将佐都忍不住挤到营栅处看了起来,看到精彩处,还高声喝起彩来。

    只是乐极生悲,渐渐地,营里的兵士闻到一股不一样的味道,就看见几个兵士在那里使劲地抽着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味道?哪有什么味道?我怎么一点都没闻到。”

    “你们这好好闻闻,真有味道,好像是一股焦味。”

    几个兵士使劲地抽了抽鼻子,“还真是有股焦味!”不由转头找了起来。

    这一转头,差点把魂都吓没了,就看见屯粮处,升起老大的黑烟,“不好啊,粮草起火啦,赶紧救火啊!”

    这叫声一起,所有人都齐刷刷地像屯粮处看去,就看见一道胳膊粗细的黑烟,正自屯粮处升起。

    有道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这些兵士可能任何事都不放心上,但是这粮草是谁都放第一位的,看见着火,这立刻就如炸了锅一般,直接丢下手上家伙,全奔起火的地方救火去了。

    李俊辰等起火可是等了半天,好不容易见到火起,哪里还会错过机会,直接银枪一招,“弟兄们,阮家兄弟得手了,他们的粮草都被一把火烧了,这便随我杀过去,活捉关胜!”

    梁山这边齐齐一声呐喊,一个个地争先恐后,直接杀了过来。

    关胜他们听见说粮草起火,一个个的将信将疑地回头去看,就见自己的屯粮处的黑烟已是越来越粗,顿时一个个地六神无主,就想着尽快赶回营盘救火。

    只是高手过招,岂容他们这般三心二意,林冲抓住机会,一枪伸进唐斌两臂之内,用力一崩,挑飞唐斌长矛,复一枪抵在唐斌胸前;杨志与林冲不同,直接化枪为棍,一招“横扫千军”,直接将宣赞扫落下马;郝思文机灵,见势不妙拨马便往营盘奔,不想余化龙尚有金镖这一手,直接抖手打出一镖,正中郝思文左臂,关胜见唐斌、宣赞被俘,郝思文负伤,虎吼一声,奋起神威,一道刀光闪过,直接剁下秦明马头,将秦明摔倒这地。

    关胜也不恋战,直接便舍了秦明,护着郝思文奔回营盘,“速关营门,弓箭手放箭!”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