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八十八章 “不能胜”的威风

正文 第八十八章 “不能胜”的威风

    蔡九自庆功宴第二日醒来,就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嘴巴,怎么就那么嘴贱,说什么三日后押送京城,明明是恨不得立刻就送走,省的自己每日里还要为着这些事提心吊胆,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会就这么说了,这两日真是过的度日如年啊。

    好容易挨到第三天,平日不到午时绝不起的蔡九,天才刚刚亮,就一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气的他那婆娘直接把他踹下床,拎起衣领往外一扔,把房门“砰”地一关,在里面直嚷嚷,有种这辈子就甭回来。

    不过说起来,蔡家里除了蔡京,剩下的好像都有些惧内,这蔡九被扔出房间,愣是不敢放一句狠话,直到灰溜溜地跑到前厅,这才抖起他知府大人的威风来。

    蔡九来到前厅,这黄文炳早已在那里候着了,这厮一见到蔡九,立马起身行礼,谄笑道:“恩官,今日起的可早,有小的在,大可不必这么早起,就这些事,小人还不给您办的妥妥的!”

    蔡九装模作样地应了声,端起茶碗喝了口,隔了半晌,方才说道:“那些家伙可已经上路了?”

    黄文炳赶紧点头,“今天一早天才亮,我就把他们赶着上路了,就连死的两个也塞囚车里,一并带去给老太师掌掌眼。”

    “好,干的好!”蔡九走到黄文炳跟前,拍拍他的肩膀,“你且放宽心,待此事落定,本官必定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家父,似你这等人才,流落在野岂不可惜,定要好好重用才是!”

    黄文炳自是拜谢不已。

    柏能圣、毕定书二人天色才亮就被黄文炳赶着上路了,虽说这二位仁兄是高俅的心腹,但毕竟还是手下,架不住蔡九是蔡京的儿子,任谁都知道黄文炳和蔡九好的能穿一条裤子,这黄文炳一逼,二人稍稍一合计,还是赶紧上路的好。

    只是上路是上路了,等过了浔阳江,离开江州稍稍远了些,这立刻就是滚鞍下马,找个地方打盹去了,用他俩的话来说,这地界,大大小小的匪类都差不多叫抓尽杀绝了,还需要怕个鸟,放心大胆的睡去。

    打头的都这样,那手下的兵士还不是有样学样,把十几辆囚车往路边一推,都各自找地方补觉纳凉去了,只把吴角师徒看得一愣一愣的,就好像石化了一般。

    直到路边刮过一阵凉风,吹得几人不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才算是回过神来。那“青龙神”阎光咂了几下嘴,对着吴角说道:“师父啊,就他们这样的德性,你觉得咱们能平安到那汴京吗?”

    吴角眯着眼睛,瞅着阎光,直瞅的阎光心里直发毛,才开口道:“老大啊,你们四个都跟着为师那么多年了,怎地还是这么毛躁啊,就眼前这样子,你们自己的心里也早有判断,何必还要问为师呢!”

    阎光兄弟几个,被吴角说的不好意思,讪讪地摸着脑袋,说不出话来。

    反倒是余化龙,不似他们这般,问道:“师祖,你说他们到不了汴京,可是觉得这路上必定有人来劫囚车不成?”

    “化龙啊,你可知此人的来历吗?”吴角不答,反而指着前方的一辆囚车反问道。

    余化龙顺着吴角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复道:“师祖,那人应该是叫晁盖,听说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名望,当日生辰纲的事发之后,被梁山……”余化龙说到一半,自己一拍拳,兴奋地说道:“我明白了!师祖,你是说……”

    吴角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抬手阻住了他后面的话,对几个徒弟斥道:“你看看你们几个,都这点岁数了,还不如化龙看得透彻,真是白跟了为师那么多年!”

    阎光几个耷拉着脑袋,任凭吴角说道,不敢有半点回嘴,“你们几个啊,如果有化龙一半的本事,为师也能安心不少,看来日后继承衣钵的还是化龙啊!”吴角说罢,听着囚车中传来的哭喊声,摇摇头,闭目养神去了。

    宋江窝在囚车中,满身的恶臭四散,就连那些兵士也捂着鼻子躲的远远的,不愿意靠近,反正无论在宋江自己还是那些兵士看来,到了汴京就是这么一刀,肯定是死定了!

    他是个非常怕死的人,正因为怕死,才会削尖了脑袋想要当官,要挖空心思地去结交江湖上的英雄好汉,就想着有一天,自己无论到了什么地界,都有人认识自己,保护自己,可万万没想到,纵然是自己尽了这么多的努力,到头来还是免不了一死!

    想着想着,眼泪便顺着黑脸流了下来,他这一哭,带动着囚车里的人也跟着哭了起来,相信除了穆弘哭得是弟弟穆春,其他人哭的就应该是他们即将终结的命运吧!

    就连素以铁汉著称的晁盖,脸上也划出两道泪痕,看着梁山的方向,暮然无语。

    正在休息的柏、毕二人,被囚车中传出的哭声搅得无法安睡,不由大怒,带着手下的兵士来到囚车处,柏能圣抡起手中的马鞭,没头没脑地抽了上去,“你们这些天杀的东西,死到临头了还敢这里嘶嚎,莫不真以为我不敢打杀你等不成,惹得你家老爷火起,直接把你们这些作死的东西一个个的剁了下酒!”

    晁盖的脸上被柏能圣一鞭子下去,立刻显出一道粗粗的血痕,没想到这反而激起了晁盖的血性,伸出舌头舔了舔,摇着囚车嚎道:“来呀!有本事砍了你晁爷爷啊,莫要这般零碎的,直接给爷爷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去啊,来啊!”

    晁盖这个动作好像是钥匙一般,打开了这些囚犯们血性的枷锁,一个个地学着晁盖,摇着囚车,嘶嚎道:“来啊,有本事就给你爷爷一刀啊!”

    “来啊!爷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是带把的就给爷爷一刀,别tmd跟个娘门一样!”

    “好啊!你们都找死是吧!”柏能圣被他们激的心头火起,直接把手中马鞭往地上一扔,掣出腰间佩刀,声嘶力竭地吼道:“你柏老爷这就tnd成全了你们!”

    晁盖眼见一刀即将临体,反而是露出一丝笑容,闭上了双眼,只是他心里不无遗憾地说了一句,“俊辰兄弟,我晁盖今生怕是对不住你了,待来生在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柏能圣是怒急攻心才会如此举止失措,但是毕定书却没有,看着柏能圣撤出腰刀要砍晁盖,顿时吓得灵魂出窍,赶紧上前抱住他的腰,高声吼道:“老柏,你疯了吗?这都是太师要的人,若是少了一个,就是太尉也保不住你我,届时是拿你还是拿我的脑袋去凑数?”

    柏能圣也只是一时怒急攻心罢了,被毕定书这么一吼,立马清醒过来,挣脱毕定书的双臂,悻悻地将刀归鞘,朝着晁盖等人啐了一口,指着边上的兵士喝道:“看什么看,都歇够没有,歇够了都给老子赶紧上路,快!”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