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八十二章 江州法场(一)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江州法场(一)

    阵法,是我国古代战争模式下的一种特殊的产物,通过不同兵种、不同序列、不同位置的变换,亦或者是草木虫石等安置,从而达到克敌制胜、以弱胜强甚至于将强敌困死阵中的神奇功效。

    历史上的诸多名将都有一手自己的得意阵法,如李靖的六花阵、戚继光的鸳鸯阵、李牧的乾坤鼎字阵、诸葛亮的八阵图等等,皆是一时之首选,当然在历史上,最著名还数八阵图,因为它险些将东吴名将陆逊困死阵中。

    三天的时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只是平凡生活中微不足道的时光而已,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然而对于江州知府蔡九和晁盖、吴用等人来说,则是异常煎熬的日子,一方恨不得时间立刻就到,可以一举成名;另一方也希望时间就此走完,可以在官府来不及调动更多人马的时候,劫囚成功。也许,还会别的势力在关注这件事的发展,但究竟有多少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太阳升起复又落下,转瞬之间,就到了要行刑的时间,蔡九为了自己小命的安全,早已下令让师爷代替自己发号施令,而他自己则是伙着黄文炳和吴角二人,一早便登上了行刑三岔口的最高点—攀月楼。

    蔡九这是不会去看楼下熙熙攘攘的民间百态,用他的话说起来,他这是要稳坐钓鱼台,静待宋江的人头落地即可,其实是怕死,生怕哪里飞来一把刀,一根箭的,把他小命结果了,该有多不划算。

    这往下看的任务自是由文炳兄代劳了,而黄文炳也非常热意这么干。这厮透过窗户的缝隙,眯着小眼睛在三个路口这里来回扫视,“恩,东南口上来了一伙玩蛇要饭的花子,tmd,这年头花子都长得这般精壮,那老子还要做什么官,还不如去做花子……”

    蔡九此时正端起茶碗喝茶,不想听到黄文炳如此说法,“扑哧”一声,将口中水喷了出来,与吴角二人面面相觑,哑然失笑。“既如此,本府哪天就如了你的愿,让你去做个花子头吧!”

    黄文炳还不知道蔡九心中有了这么个想法,口中仍在喋喋不休,“恩,西南边来了两伙人马,一伙是走江湖耍把式卖艺的,还有一伙是挑担的脚夫,嘿,这些不知死的东西,居然还敢和看守法场的兵士闹了起来,看那个德行,就是要来劫法场的强人,吴道长,您老都准备停当了没有,这不会有是吧!”黄文炳看着看着,回头朝着吴角来了一句。

    吴角眯着个细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心,我早已让我的四个徒儿安排下去,阵法也已部署妥当,就等着他们上钩呢!”

    黄文炳自是将信将疑,但蔡九不发话,他也只能心里怀疑一下,“北面来了一伙客商,带着三辆板车,上面堆满物什,还用篷布遮着,怕是有诈,瞧这打头和身后几个,哪里像是什么客商,说是整日里打家劫舍的山贼,还是更像一些。”

    黄文炳将几处情况一一说明,蔡九这才说话,“吴道长,如今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本府这就派人将人犯押上来,剩下的事就交由道长了。”

    吴角打个揖首,“知府大人尽管放心,贫道这就下去安排,定然不会误了大人大事。”言讫,“蹬蹬蹬”地下楼去了。

    蔡九见吴角下楼,朝着黄文炳使个眼色,黄文炳会意,拿起茶碗朝着楼下监斩师爷的位置就是一泼,那师爷先是一愣,抬头看见黄文炳时,方才省起这是他们之间的联络暗号,赶忙叫过身边的差役耳语一番,差役会意,立时带人本牢城去了。

    黄文炳自以为自己做得隐蔽,可以瞒过所有人,只是他不知道这天下还有一种人,叫做天赋异禀,他适才这些动作全被刘唐瞧在眼里了,“哥哥,适才那个楼上,好像有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正朝下泼水来着,怕是这便要将公明哥哥押出来了!”

    “獐头鼠目?这厮定然就是黄文炳,公明哥哥和戴宗兄弟回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全是拜这厮所赐,今日任何人都可放得,唯独这厮万万不可放过!”吴用自是恨恨地说道,殊不知他的心里对黄文炳还是有些佩服,至少他觉得黄文炳干的那些事,他就做不到。

    晁盖一掌拍在车身上,直接把手搭在刀柄上,就待拔刀厮并,吴用赶紧侧过身来按住晁盖,“哥哥,眼下时候未到,万万不可义气用事啊!”

    晁盖恨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看着黄文炳的方向,恶狠狠地对刘唐道:“刘唐兄弟,这厮你无论如何都要盯住了,老子今天不把他剐了,就把这一百来斤扔这了!”

    刘唐面色狰狞,整张脸都扭曲了,“哎,哥哥放心吧,哥哥下第一刀,我来下第二刀!”

    晁盖兀自在这里发狠,那边的空气却一阵阵浓郁到让人想吐的味道,“我操!这是哪家的马桶翻了,这么臭!”

    “我去,这tnd蔡九也不知道找个大粪工,莫不是这合城的茅厕都满出来不成!”

    渐渐地,这味道越飘越近,不要说那些玩蛇的花子,他们还没有被熏的晕过去,已经是天大的本事了,就连晁盖他们都闻到了这股味道。

    晁盖皱着眉,掩着鼻子闻到:“学究,这是怎么个事情,怎地江州每日都是这般气味,这蔡京怎肯将自己儿子放到这种地方?你这是怎么了,加亮先生?”晁盖说着,看见吴用的眼中,荧光闪闪,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这或许是吴用此人生平第一次在人前流泪,望着牢城的方向,半晌无语,直到晁盖再三追问,他才哽咽道:“哥哥,这…这哪里是什么气味啊……分明是…是…是蔡九和黄文炳二人……将…将公明哥哥和戴宗兄弟…泡…泡在屎尿缸里…泡出来的啊…”说罢,背过脸去,无声地哭了起来。

    “什么!”晁盖等人尽皆愕然,显然他们都无法想象,居然会有人想出这般恶心、这般糟践人的办法,很快就一个个暴怒起来,不消说晁盖了,就连对宋江有些意见的花荣都暴走了,那张俊俏的脸都因怒火,而扭曲变形了。

    “我草他姥姥,老子还忍你个头啊,兄弟们都给我操家伙,给我杀!”晁盖和宋江相识甚久,相交甚笃,虽然因为生辰纲的事,心中产生过不满,但是当他一听宋江有难,往日的交情便立刻取代了不满,一意孤行地要救宋江,哪怕和梁山闹翻也在所不惜,眼下听的宋江被蔡九和黄文炳这般糟践,心中的怒火哪里还能按捺,直接操起家伙,便要开始砍杀。

    他这边要动手,不想有的地方比他还要快,就听得一声暴吼,“臭死俺了,要杀俺戴宗哥哥,就先吃俺铁牛一斧头!”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