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八十章 阴毒的黄文炳

正文 第八十章 阴毒的黄文炳

    萧让、金大坚这两位因为吴用不在梁山而逃过这一劫,依旧做着良民,戴宗这个送信的,自是无法得知蔡京他们密谋的结果,在接到门房递出的回信后,自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回江州面见蔡九,蔡九这几日早已等的虚火上升,府中大大小小的下人无一不被他骂过,这见了戴宗哪里会有好脸子给他看,叫进来直接一顿臭骂,戴宗心里想着,你这厮也就几日活头了,就让你过个嘴瘾,在那里生生受着。

    蔡九这顿骂足足骂了半个多时辰,把戴宗骂的是满头满脸地唾沫星子,这才神清气爽地端起茶碗喝起茶来,“我家太师可有回信?”

    “有有有。”戴宗赶忙从怀里掏出信来,递了上去。

    蔡九一边看信,一边耷拉着眉毛问道:“这一趟怎么去了那么多日子,躲哪个青楼妓馆会相好去啦?”

    “嘿嘿…”戴宗也顾不得抹把脸,直接就这么憨笑起来,“瞧您说的,这不是吃坏肚子,路上歇了两天,这不怕您等急了,赶回就回来了。”

    “行了行了,下去吧!”蔡九不耐地挥挥手,示意他走人。

    戴宗早就不想在这了,巴不得早点走呢,赶紧朝着蔡九行了一礼,着急忙慌地赶了回去。

    赶回牢城营一瞅,吴用没在,在找李逵,也不知去哪鬼混了,好几天不见人影,心下嘀咕了几句,便跑到原来关押宋江的牢房,可不想这宋江居然不在这里了。

    回来一连找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能找着的,再加上先前蔡九那顿骂,戴宗心里直骂开娘了,这都什么事,自己在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居然一个人也找不着,这叫什么事。

    着急上火的戴宗一把揪过一个小牢子,直接开口骂了起来,骂的那个小牢子一愣一愣的,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被骂,待戴宗骂的差不多,火气去了不少以后,问道:“我问你,题反诗的那个黑矮胖子关哪去了,怎么不在原来那地了?”

    这小牢子才明白,原来是为了那厮来的,顿时脸上的表情精彩了起来,似好笑,似恶心,又似害怕,唬的戴宗有些不明所以,“我在问你,那个黑矮胖子关哪了,赶紧说!”

    那小牢子怯生生地伸出手指,朝着牢房深处指了指,戴宗嘟囔了句,“不早说”,一松手就朝里走去,那小牢子顿时如蒙大赦,赶紧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戴宗顺着小牢子指的方向朝里面走去,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都是什么味啊,重的都让他感觉有些无法呼吸了,“这群东西,出去才几天,都不知道要好好清理清理,这味还怎么进来?”

    戴宗硬着头皮,好容易走到最里面一间,差点没有把他的下巴吓的掉下来,你道怎地,牢房中树着一个囚笼,囚笼里放着一只大缸,缸中是满满地一缸屎尿,整个牢房区域地味道就是从这散发出去的。

    更绝的是,就这缸里,居然还有个人,戴宗拾起下巴,喝道:“你是哪里来的犯人,为何关在此地?”

    那人听到戴宗的声音,立马激动了起来,赶紧往缸边移,这不动还好,这一动起来,真是恶臭四溢,戴宗赶紧捂着口鼻,厉声喝止,“你休要再动,就在那里回话!”

    那人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将手伸出囚笼,开口说道:“戴宗兄弟,是我啊,我是宋江啊!”

    不开口已经够臭了,这一开口,更是臭的让戴宗几近晕厥,好容易晃晃脑子,似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清醒,皱眉问道:“你说什么?你是谁?”

    那人捋了捋散乱的头发,哭诉道:“兄弟,是我啊,我是宋江啊!”

    戴宗这个吃惊啊,真的是钳口挢舌,魂飞天外,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好半天也缓不过劲来,隔了好久,突然好似疯了一般,扑了上去,哭骂道:“哥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哪个天杀的怂货想的这般不似人的主意,将你关在这般地方,你等着,待我这就打烂这地,救你出去!”

    戴宗说干就干,拔出腰刀照着锁头就是一刀,“啪嗒”一声,锁头应声落地,戴宗扔下刀,直接去拉缠在门上的链条,“哥哥,我马上就救你出来。”

    “嘿嘿,戴宗啊戴宗,就知道你和这事脱不了干系,想要救宋江,还是先顾着你自己的小命吧!”就在戴宗解锁链的时候,大队差役忽然出现,张弓搭箭,直指戴宗。

    “黄文炳,是你!我就该想到,除了你这个“黄蜂刺”,哪里还有人会想到如此龌蹉的办法!”一闻此声,戴宗目眦俱裂,厉声喝骂道。

    黄文炳不慌不忙,摸着两撇小胡子,从后面走了出来,阴笑了两声,说道:“没错,就是我黄文炳,平日里威风八面,收钱收到手抽筋的“神行太保”,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你知道你黄爷爷给这宋黑子吃的什么,喝的什么吗?喝的是缸里的尿,吃的是缸里的屎……哈哈哈!”

    戴宗两眼布满血丝,“黄文炳,老子杀了你!”

    “哟哟哟,我好怕怕啊!”黄文炳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还不怕实话告诉你,老子早就怀疑你和这宋江是一伙的,禀告了知府大人,专门在这里等着你!来人啊,把这厮拿了吧!”说着,摇头晃脑地朝人群中躲去。

    或是觉得刺激还不够,黄文炳又转过头来,对戴宗道:“对了,你的那些钱好像就藏在你那破屋子的夹层里吧,你放心,回头我就去把它全取出来,我会替你好好地享受这些钱的,哈哈哈……”说罢,大笑而去。

    戴宗不好色,不好酒,唯独贪财,唯独贪财,是个为了钱敢去老虎头上拔毛的主,真要说起戴宗的财富来,用句后世的名言来形容,“数钱数到手抽筋”,他已经非常轻松地做到了。

    可是如今,当听得自己辛辛苦苦敛下的财富,就这么要被黄文炳吞没,他立时抛下手中铁链,大吼一声,就这么冲了过来。

    这位爷也不想想,他本就不是那种以武艺见长的人,甚至连李云那等都头都可以轻松拿下他,如果不是宋江,只怕他原本的排名还真不如时迁。这冲上去没俩下,就被几个士卒一脚踹翻,五花大绑起来。

    “哈哈,黄文炳啊,你果然足智多谋啊,一早就发现这戴宗有问题,还起出如此多的赃款,你放心,本府绝不会亏待你的。”戴宗受缚,黄文炳伙着蔡九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只是这味道让蔡九恍如置身地狱。。

    “大人英明,一切都有赖大人,小人才得以识破戴宗此贼,所以说起功劳还是要数大人。”黄文炳在一旁呴着个腰,翘起大拇指谄媚道。

    蔡九满意地笑了几声,戟指戴宗,喝道:“戴宗,本官待你不薄,你却私通贼寇宋江,如今还有何话可说,来人啊,将戴宗与那宋江一并看押,三日后一同问斩!”说着,挥起袖子,逃也似得出去了。

    黄文炳跟在后面,挥挥手示意赶紧去办,自己却连忙跟着蔡九的屁股后面跑了出去,没有注意到所有的差役z,有一人始终低着头,眼中一道精芒一闪而逝。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