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不会改变的历史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不会改变的历史

    宋江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睡觉睡的这么舒服了,梦境也是那么的真实,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梦境中的人和物。

    他梦到自己站在一处风景及其秀丽的山巅,身前拜倒着一大片他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好汉,有军官、有书生、有武师、也有闲汉,这些人,无一例外地从眼中射出崇拜的光芒,无一不是抱拳口称“哥哥!”

    他梦到自己受到了当朝皇上的接见,接受皇上的委托,带领这些人,南征北战,东征西讨,终于是澄清宇内,天下再无贼寇,受到皇上重赏,受封为王,从此位列一品。

    自己衣锦还乡,风光排场,自己老家宋家庄的庄民在老夫的带领下,一直迎出庄口,老夫摸着自己的一身官服,那是激动的老泪纵横,“我宋家终于出了一个官了!”

    许是这么一激动,触碰到了身上了伤,顿时疼的他“哎哟、哎哟”地直叫,人也随之醒了过来。

    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件夯土房,出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条长凳就在没有旁的家什了,“原来只是一个梦啊!”宋江自嘲般地笑了笑。

    宋江只觉得身上痛,但绝没想到就是这么笑笑,居然还能牵的脑袋疼,下意识地摸摸脑袋,就摸到头上肿着的老大一块,细细想了一下,原来这就是戴宗那狠狠的一棍造成的,可是他好好的为什么要打自己,好像和他没仇啊!

    宋江在那里苦思之时,房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吴用身穿小牢子的衣服,端着一碗汤药从屋外走了进来,见宋江已经睁开了眼睛,惊喜之下,赶忙将手中的药碗放下,拜倒在地,“哥哥,你可算是醒了,真是谢天谢地!哥哥在上,请受小弟吴用一拜!”

    宋江本想去扶,不想稍稍一动,就浑身生痛,口中叫唤了起来,吴用自是知道怎么回事,赶紧将宋江扶起来坐好,拿起药丸,对着宋江说:“哥哥,先喝药吧,待药凉了,就没甚效果了!”

    宋江点点头,哆嗦着手接过药碗,费了好大的劲才候到嘴边,喝上了那么一口。眼见宋江一口药下肚,吴用的心里那块大石头,总算是下来了一些,口中不无责怪道:“这戴宗是怎么回事,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将哥哥打成这般光景,莫不是想要哥哥命不成!”

    宋江喝了两口药,呼出一口热气,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像舒坦了许多,也没那么疼了,摆摆手说道:“此事也怪不得戴宗兄弟,是宋某一时不察,犯了些忌讳,再说了,戴宗兄弟也只是打了我一棍而已,若是这一棍就将我宋江打杀了,也只能说我宋江命中有此一劫,怨不得别人!”

    话音刚落,门外风风火火地闯进一人,直接拜倒在宋江床前,“小弟戴宗,非但不识哥哥真面目,还将哥哥殴打致伤,真是罪该万死,还请哥哥赎罪!”

    宋江最惯收买人心,也最腹黑,在他看来,打一顿骂一顿都算不上什么,只要你曾我的情,将来就能为我所用,到时候连你的命都是我的,要打要骂还不是随我嘛!

    赶紧吩咐吴用将戴宗扶了起来,自是少不得几句贴心安慰的话,直说的戴宗眼泪汪汪,只恨不得将心掏出来呈给宋江。

    “都怨那个黑厮,如此暴打哥哥,平素这黑厮就经常在外惹事,也经常有人找上门来,那日听的小牢子来报,只以为又是这黑厮的仇家,不想尽是……今日本想着叫这厮一起来看哥哥,不想这厮却说这宋江是假的,死活不肯来,吾亦拿他没有办法,真是愧煞!”当宋江问及李逵时,戴宗先是很恨地啐了几口,末了也忍不住摇起头来。

    李逵的蛮力,宋江亲身领教了,想着你戴宗收服不了此人岂不是好,只听一人的命令总好过听两人的,待身体好时,自会收服与你等看来。

    宋江毕竟是重伤之体,闲聊了一阵,已是略显疲惫,吴用也是个人精,见此状便服侍宋江睡下,与戴宗一起退了出去。

    转眼间,宋江来到江州已经快半个月了,虽然伤势没有好透,但也好了个七七八八的,早已能随意下床走动了。

    身上的伤容易好,但是心里的石头却越来越重,想来也是,宋江这段时间明里暗里暗示了吴用不知道多少次,也能确定他收到了暗示,但就是不搭理自己,甚至于每次说到这里,他就会不动身色地将话题岔开,让宋江没有一丝着力的地方。

    至于那李逵就更不用说了,浑人一个,只认死理,就认准了自己是假的,不管戴宗和吴用在怎么呵斥,在怎么说教,就是不搭理,不过总算是比当初好许多,虽然还是横眉冷目的,总好过一见自己就扑上来要打。

    这眼看着时间是一天天过去,宋江的心里也是一天急过一天,一天凉过一天,越想越心烦意燥,不由想着出去走上一走,散一散心。

    也许是命中注定那样,宋江的八字和江州犯冲,在街面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一圈之后,终是走进了浔阳楼。

    “自幼攻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流落江湖,往事哪堪回首。他年若得报怨仇,血染浔阳江口。”

    “心在天下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郓城宋江作。”

    黄文炳读完这墙上所题之诗,别说是一口凉气了,简直魂都快没了,但很快这厮便兴奋了起来,这是什么诗,反诗啊!历朝历代以来,敢题反诗的没有一个不是想造反的,如今这什么宋江也敢题这诗,就算不是想造反,也必然是有反意!

    黄文炳赶紧叫来店家,吩咐备好文房四宝,将墙上所题之诗临摹了一遍,捧在手中如获至宝,“宋江啊宋江,想我黄文炳也是满腹经纶之人,却至今未得出仕,好容易有你这厮题这反诗,说不得我这官真要落在你身上,来年定给你上上几柱香,以谢你成全之恩!”

    黄文炳不敢怠慢,立即赶往知府蔡九的府上。蔡九虽然不是什么饱学之士,但好歹也是蔡京的儿子,这一看之下,立刻拍案而去,“这是哪来的,什么人如此大胆,胆敢题这等反诗,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黄文炳摸了摸两撇黄胡子,毕恭毕敬地说道:“恩官,小人记得当年太师生辰钢一事,似就是这宋江报信,导致最后功败垂成,疑犯被劫,至今也未能给太师大人一个交代,而且小人业已问过那浔阳楼老板和小二,知此人身材矮小,面目黝黑,甚是好辨认。依在下愚见,立时在这江州城内进行搜捕,定然可以一举拿获,届时也可给太师一个交代!”

    蔡九微一沉吟,拍案道:“就依先生所言!来人啊,速速召集合城差役,捉拿反贼宋江!”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