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十四章 大杀四方的时迁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大杀四方的时迁

    “哈哈,我中了!”随着盒官打开宝盒的那一瞬,时迁顿时一蹦老高,赶紧把手伸到桌上,把赢来的钱往兜里一划拉,活脱脱就是一个赌徒的样子,在加上他的身材和脸上那活灵活现的滑稽表情,周围的士卒都不禁投来鄙夷的眼神。

    “你们懂什么,时爷爷这是放前线吊大鱼,看你们一个个傻头傻脑的,包管你们一会全部输的当裤子。”好吧,这家伙已经完全入戏,彻底把这里当成赌场了。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眼瞅着时迁这家伙连着赢了四、五把,做庄的盒官跟前,原本堆的和小山似的铜子已经大半进了时迁的兜里,恨的他直牙痒痒,说话的声音也是那么的有气无力。

    “开了!tmd,今天怎么这么背!”这个盒官打开宝盒,已经憋了半天的脏字,这时候就直接蹦了出来,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右手,“让你摇大你来小,让你摇小你来大,tmd耍着老子好玩啊,不做了,不做了,这个庄谁爱做谁tnd做,老子不做了!”恶狠狠地瞪了时迁一眼,将宝盒一扔,直接挤出人群,到外围观战去了。

    这盒官一走,这桌突然很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围着的人还是那么多,你瞅我,我看你的,数钱的,数手指的,看帐篷的,甚至还有一个在那里数着胸毛,就是没人肯做庄,“各位老大都不想做这个庄,不如就有我来做这个庄吧!”时迁三滑俩溜地,就从人群中钻到了盒官的位置。

    大家伙这么一瞧,这长得獐头鼠目得,怎么看怎么滑稽,一个都头忍着笑意,“我说就你这德行,站在那里还没有这宝盒高,做这个盒官行不行啊。”

    “试试,试试!”时迁满脸堆笑,不住地点头哈腰,“你大爷的,瞧不起你时爷,一会就要你们好看。”时迁忍不住在心里咒了几句。

    时迁装模作样地拿起宝盒,摇了几下,朝着案上这么一放,便学着之前那人的腔调,“大家下了啊,买大赔小,买小赔大,下了啊……”

    时迁的个子不大,但这声音着实不小,听见他的声音,也引得不少人围到这桌来,待看见时迁的样子,顿时都生出一种“就这德行,还敢当盒官,赔不死他”的感觉,纷纷开始下注。

    “我押大!”

    “我也押大!”

    “我押小!”

    不大功夫,这桌上便堆起了小山一般的铜子,时迁见下的人这般多,不由眉开眼笑,估摸着下的差不多了,“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还有没有下的,没有了是吧…开!”

    时迁一个“开”字,把长音拖的老长,直到围观的人脸上都显不耐,这才一把掀开,“二二三,小!”

    不开还好,这一开,顿时是群情激愤,“嘿,这是什么手啊,怎么又是小!”

    “这宝盒怕是坏了不成,算上前面的,这都连着七、八把小了!”

    “哈哈,我就说了,这小子獐头鼠目的,保准一定是小!”

    时迁这会可顾不上和他们废话,这会可是他最忙的时候,能不忙嘛,收钱,赔钱,就这就够他忙上一会了,还不说边上那些输红眼的赌徒还在不停地催促他。

    正是迎合了那句老话,越是输钱越是要赌,在时迁这厮那神乎其神的手脚之下,这个赌场的气氛也越来越诡异,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矛头对准了这桌,但就是非常的邪门,怎么都赢不了。

    也许是输的急了,一个都头猛地将手按在宝盒上,“且慢!”把时迁吓得下意识地后跳一步,双手放在胸前,“你待怎地?”

    那都头见时迁此模样,先是一愣,有着那么一丝不好意思,但很快那长满横肉的脸上就布满了杀气,“你当爷爷是傻子不成,连着二十多把,你小子把把都是小,这不是作弊是什么,你小子把宝盒打开,保准还是小,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了!”

    “说什么呢,愿赌服输,听到没过去,有赌就不要怕输,没钱就一边去,不要挡着后面的兄弟发财!”时迁就着他的话,直接就怼了上来。

    那都头平时就不是一个擅长都嘴的家伙,这被时迁两句话一怼,顿时就说不出话来,眼见着周围的人都朝着自己指指点点,这脸皮立马红的就像一只熟透的龙虾一般,当下虎吼一声,张开蒲扇般的手掌,直接就去掀那宝盒,“爷爷就不信了,这就掀给你看!”

    时迁别的不快,就是手快,哪里会如这厮的意,直接把宝盖一拎,那都头立时扑了个空,他在顺手将宝盖重重往那都头手上一砸,顿时如同杀猪般的残嗷响彻了整个帐篷。

    “弟兄们,给老子拿下这厮,出了事老子担着。”这都头往日里在刀鱼寨就是一霸,何曾吃过这种亏,哪里会咽得下这口气,直接招呼小弟上前,要拿时迁泄愤。

    “我靠!赌钱不行来群殴啊!”时迁一看苗头不对,抓起两把铜子就扔了出去,口里兀自嚷嚷着,“打人啦,杀人啦,抢钱啦!”然后从桌上胡乱抓了一把铜子塞进兜里,头也不回地朝门口窜去。

    那都头的手下七手八脚地把的手从宝盒中“救”出,看着这只已经堪比猪蹄的手,他真是欲哭无泪,看着满帐篷都是哄抢的士卒,直接大吼一声,“都tm别抢了,这些全是老子的,你们赶紧给老子追,老子要活剥了那小子的皮!那个敢不去的,老子先剥了他的皮!”

    他这一发话,所有人“刷”地停了下来,集体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都着急忙慌地朝着门口涌去。虽说这个帐篷被用做赌场,地方也够大,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个帐篷,这么多人一起动作起来,还不得是乌烟瘴气,烟尘滚滚,待所有人都出去了,在看那都头,满脸满身的尘土,知道的他是都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个地方混进来的难民!

    几百号人去抓一个人,看似有点大材小用了,但是如果去抓时迁,这点人可能还真不够用,更何况这厮浑身上下,不知道藏了多少迷药、麻药、蒙汗药的,去追他不是自讨苦吃嘛!

    这追着追着,就开始觉着这头怎么晕乎乎的,难道说是输钱输的?也就没太当回事,时迁却似早有算计一般,回过头来,用手一指,“倒也!”那个被指的士卒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会什么法术,赶紧浑身上下一摸,发现一个零件都没少,哈哈笑道:“小子,你死期到了,还敢唬……”没说几个字,一骨碌躺地上了。

    “说了叫你倒,就肯定会倒的,你时爷爷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来着!”时迁摇着头,叹着气,忽地想起一事,“时辰不早了,我还是赶紧去宗方那,盗取印信要紧。”

    这是个说干就干的主,直接就奔着宗方的营帐而去,很快便潜到了宗方营帐之外,老规矩,先打个洞,查探一下,然后再来一点鸡鸣五鼓返魂魂香就齐活了。

    想法挺好,动作也非常熟练,那个洞打得又小又隐蔽,就在他边看便掏吹管的时候,这动作不自然了起来,“这人怎么这般眼熟?嘶……哥哥!”

    乍见李俊辰,时迁吓了一跳,这吹管也随之掉在了地上,夜深人静之时,掉个再小的东西在地上,这动静都不会小,这一有响动,立时就惊动了帐中人,“迁儿,你还要在外面玩多久,速速与我进来!”

    老大发话了,时迁哪有不听的份,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地走了进去,“哥哥!”

    俊辰也不看他,直接来了一句,“如今是几时了,你都干了些什么?”

    在赌场赌昏头的人,哪里还会知道如今的时辰,顿时就把他噎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李兄也莫要吓他了,如不是他将那些人绊住,只怕你也没有那么容易进来。”宗方见时迁噎在那里,心中有些不忍,不由开口为他开脱。

    宗方开口,俊辰无论如何都必须卖这个面子,毕竟日后还需要宗方代为照料船厂,“今日看在宗兄的面子上,便饶过你这一遭,若是还有下次,二罪归一,定不轻饶!”

    时迁本来还在想会受什么处罚,不想俊辰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喜出望外之下,赶紧拜谢道:“多谢哥哥!多谢宗公子!”

    “宗兄,此间之事就拜托了,小弟这便告辞了,令尊那里还请代为转圜致歉!”

    “这便要走,就不能多留些时候?”宗方大感意外,难得他与俊辰投缘,不想才见就要分别,心中甚是不舍。

    俊辰亦是苦笑,“我与宗兄亦是一见如故,只是确有要事在身,只得日后在与宗兄一聚。”

    “好吧!宗方在此祝李兄此行一路顺风,归程时切记要往登州一行,小弟在此恭候!”

    俊辰自是点头应是,朝宗方一抱拳,“宗兄保重!李俊辰就此告辞!”

    时迁见俊辰要走,赶紧朝宗方行了一礼,追了上去,“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李俊辰头也不回,似是长出了口气,“江州!”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