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十三章 神偷等于赌神吗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神偷等于赌神吗

    刀鱼寨,位于丹崖山东麓,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海军基地,在宋朝的时候还没有海军的概念,守寨的水军平日多以出海打劫为主,直到明朝才开始了正规海军建设。

    三日之内攻下由宗方把守的刀鱼寨,在宗泽看来几乎不可思议,哪怕他叫宗方放水,都不可能做到,也正因为这样,宗泽反觉得俊辰可以做到,那么自己陪着他疯上一把也无不可。

    有时迁这个轻功高手在手,俊辰丝毫不觉得攻打刀鱼寨有任何难度,更何况如今的刀鱼寨,远非昔日那个平海、宁海二军各俩个指挥镇守的刀鱼寨,而是只有宗方带着一个指挥守在那里,而且说句丧气的话,就是这个指挥的五百人,听宗方指挥的不过自己的十个亲兵而已,其余人等哪里会听他的。

    得到宗泽承诺的俊辰,和林冲一起回到孙家酒馆,才到孙家酒馆门口,就从孙家酒馆中跑出两条大汉,朝着俊辰纳头就拜。

    “小弟邹渊、邹润,拜见李俊辰哥哥!”

    闻得是“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俩叔侄,俊辰赶紧扶起二人,这叔侄二人都是那种古道热肠,忠良慷慨之人,来登州时就一直想见见这叔侄二人,不想这叔侄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早上起来,听见喜鹊在枝头不停地叫唤,就知道有好事发生,果然便见这孙二哥找来,说是李俊辰哥哥到了,我们叔侄俩个便赶紧过来,方才一睹哥哥的风采。”

    “尝闻“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叔侄二人,在登州一带做私商买卖,专好打抱不平,但有不平之事,只要叫他们遇上了,定会要管上一管,只不过邹润兄弟以后可不能撞树了,不然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独角龙”可就要便成“双头蛟”了。”俊辰的一番话,听得几人无不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邹润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寒暄了几句之后,作为老板的孙新自是不可能让大家在门口叙话,自然是引着几人进到店里,好酒好菜如流水般端了上来,俊辰自是不会让孙新两口子白忙活,自是叫着他们一起坐下吃酒。

    孙新也好,顾大嫂也好,不管他们是不是一霸,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很强势,尽管说孙立是本州提辖,高高在上,但还是不能改变他们处于社会底层的现实,眼见如俊辰这般身份的江湖英豪,能请他们夫妇入席,待他们一视同仁,心中早就是激动地说不出话了。

    待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平素一直话多的顾大嫂终是惹不住,问了起来,“李头领,此番到我们登州来,可是有什么大事要做吗?”

    顾大嫂这话一问,顿时把孙新吓出一身冷汗,“你这老娘们,这大老爷们的是,瞎掺合什么!”赶紧悄悄地拉了她一把,让她不要这般多嘴。

    只是孙新的这点小动作,早已落在了俊辰的眼中,以他现在的身份,自是不会计较什么,“嫂嫂心直口快,是个面恶心善之人,孙二哥能娶到嫂嫂,真是孙二哥的福气不是!”一番话说的顾大嫂乐的合不拢嘴,朝着俊辰连声道谢,让孙新苦笑不得。

    “其实嫂嫂说的不错,此番来登州,确实是有要事,只是此事还需要邹兄帮忙!”

    听见要自己帮忙,邹渊叔侄自是拍着胸脯保证,“哥哥有事请说,别的不敢说,就是这腔热血,直卖与哥哥何妨!”

    不管是孙新夫妇还是邹渊叔侄,都是俊辰信得过之人,于是他也不矫情,直接便将三日内打破刀鱼寨之事告知众人,只听的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隔了良久,邹渊才开口说道:“哥哥,那刀鱼寨可是平海军的驻地,虽然眼下这平海军不比当年,只有一个指挥驻守在那里,但那也不是我们这几个人可以打得下来的,难不成这几日会有梁山大军赶来?”

    听到梁山大军,众人的眼睛不由一亮,顿时兴奋了起来,如果有大军,不,哪怕是来个二、三百人,打下这刀鱼寨就不废吹灰之力。

    他们才兴奋起来,俊辰这边又是一盆凉水泼了下来,“没有大军,有的就只有我们眼前这些人!”

    俊辰扫了一眼众人,看见众人皆面露难色,复开口道:“此次攻打刀鱼寨,并不用各位去攻打,只是希望各位能够帮忙,在打破刀鱼寨后,将那刀鱼寨内所存粮草搬运出来,散发给本地灾民。”

    俊辰这话,犹如往油锅里泼水一般,顿时冒起冲天火星,难道就你梁山是好汉,爷们都是孬种不成!就见邹润猛地跳了起来,将酒碗往地上用力一砸,“干了,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爷爷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有了带头的,自然会有人跟着响应起来,“干了!”

    “就是,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

    豪言壮语是要说的,但是做是不要他们做的。是夜,时迁借着夜色的掩护,凭着自己高超的轻功,悄悄翻过刀鱼寨的围栏,直接潜入刀鱼寨内部。

    本以为寨外守备不怎么样,内部守卫总该森严一些吧,可真当进到寨内,居然连一队巡逻的士兵都看不见。

    时迁平日里也没有少去什么兵营、寨子的,但是从未见过眼前这本诡异的情形,让他一点也摸不着头脑,“真是邪门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时迁越想越不劲,索性敞开了在寨子里散开步了,哪知他溜溜转了一圈,人没遇上一个,反而听到了非常熟悉的声音。

    “大!大!大!”

    “小!小!小!”

    “豹子!豹子!豹子!”

    听到这个声音,时迁总算是明白了,难怪整个寨子里不见一个人影,原来都躲在这里赌钱呢!

    要说平时时迁也没去这个赌场,如果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赌术和他的轻功、偷盗本领一样,都是天下第一,自打跟了俊辰以后,他就很少驻足赌场了,如今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把他勾得手直痒痒。

    这厮四周环顾一圈,找准一个士兵帐篷就钻了进去,没多大功夫,就看见一个穿着常规宋军服饰的小卒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直接就冲那声音的来源处奔去。

    掀开赌场的帘门,里面这热火朝天的景象让时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本来还有些担心,怕被人认出是个生面孔,没想到他左瞧瞧,右看看的,甚至还和人撞了个满怀,居然也没人认出他是个生面孔,这下子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他个子小,要挤进人群可着实费了不少力,正赶上充当盒官的那个小卒刚把宝盒放下,赶着叫人下注,看见时迁的脑袋,就问道:“你下不下注,要下注就赶紧!”

    时迁挤进来的时候,正赶上他在摇盒,时迁一时还真没听清点数的大小,只能笑笑,“我看一把,看一把,你们先玩!”

    “不下早说啊!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大声嚷嚷了几句之后,“开了!”顿时高兴的大叫的,气的剁椒的、骂娘的比比皆是。

    “就这本事还敢当盒官,真是不知道你时爷爷的厉害!”时迁从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这个盒官一番,随手将几个铜子扔到“大”字处,然后就跟着那些赌性大发的士卒一般,如发情般嚷嚷起来,“大!大!大!”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