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十一章 迟疑的病尉迟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迟疑的病尉迟

    孙新忍不住要叹息自己的悲惨人生,自己堂堂登州提辖的弟弟,遇人不淑,每日里都要与一个母老虎为伴,真是可悲可叹!

    “坐在哪里想什么呢,大白天的不招呼生意,在那里长吁短叹的,就是有生意也被你吹掉了!”

    孙新本就想的正不爽的时候,不提防有人这样说,要知道孙家酒馆在这一带本就是一霸,孙新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主,顿时目露凶光,要给来人一个好看。

    哪知当他看见来人时,顿时满脸堆笑地迎了起来,“哥,今天你怎么有空到我这店里来,这几位是?”

    原来打头进来这人,淡黄面皮,落腮胡须,身材八尺,赫然是本州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引着男男女女一众七、八个人走了进来。

    孙立瞪了他一眼,“此事不该你问时,就休问,我且问你,你这里可有什么僻静些的地方?”

    见哥哥问时,孙新自是赶忙点头,“自然是有,兄长且跟我来!”说着,赶紧头里带路去了。

    待引得一众人来的僻静之所,孙立说道:“你且先下去吧,有事之时,我自会唤你。”

    哥哥发话,孙新自是遵守,只是他边走边觉得有些不妥,自家这个兄长旁人不知,他自是了解,那可是个眼高于顶的人物,寻常人物哪里能入的他眼,适才这男男女女中,以他多年来看人的眼光,分明是那最年轻的男子做主,其余人都是看着他的眼色行事,只是这江湖上何时有了这般可以让自己兄长侧目的年轻人?

    带着这份疑问,他来到后院,一把将正在教育解氏兄弟的顾大嫂拉到一边,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一股脑地告诉来她,希望她能够给自己就一点答案。

    没想到顾大嫂两眼一翻,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孙新骂道:“你整日里都在研究这些东西做甚,伯伯要说时自会说,他不说时自是知道那些人不是你我能招惹的,你瞎起个什么劲,还不赶紧给老娘干活去!”

    在顾大嫂的骂声中,孙新立马灰溜溜地跑到店里,招呼起生意来。

    再说孙立那里,一直待他兄弟看不见人影时,方坐下说道:“李兄弟的来意,廷玉早就与我说过,孙某已是知晓,说句不好听的,在某家看来,这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李俊辰亲自拿起酒壶,给孙立满斟一杯,说道:“孙提辖有话但说无妨,兄弟刺耳恭听!”

    孙立似是对此十分受用,满饮一杯后,徐徐说道:“本州知府陈明,是当朝太师蔡京的门生,志大才疏,是个奉蔡京之言如圣旨之人,也是个甚是贪财之人,只要有钱,这人不难对付,本州其余大小官员也不难对付,只要有钱,基本上无人会找麻烦,只有一人确甚是难对付。”

    俊辰心中将孙立所言和自己昔日所学,以及时迁打探来的消息一加印证,自是完全一致,心中也已了然,孙立所说之人会是何人,故问道:“不知此人是何人?”

    “此人姓宗名泽,字汝霖,乃是进士出身,如今已是五十五岁,添为本州通判。说起这个老头来,当真是油盐不进,又臭又硬,素来和本州知府陈明不和,多次与知府陈明对着干,那陈明也不止一次说过要将这老头干掉,只是这老头在本州官声素来很好,甚得百姓拥护,让陈明空自咬牙痛恨,但却无计可施。依某看,李兄弟若要达成所愿,只怕还是要落到这老头的身上。”

    真要说起来,李俊辰最佩服的就是这些忠臣良将,在来时他就想到过此行最大的难点,应该就是在宗泽的身上,可真当从孙立的口中听起来,这宗泽油盐不进的,难道真的拿他就没有办法吗?

    俊辰稍稍有些烦躁,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熙熙攘攘,不知怎地,他突然想到了牟陀岗之战,那一战是宗泽入主中枢之后,金刀王善叛乱,徽宗命宗泽带五千兵马平叛,要知道当时王善自太行山起兵造反,号称十万,宗泽仅带兵五千,和送死何异,此事惹得宗泽之子宗方大为不满,直言若是如此,还不如反了!

    想到此段,俊辰转身问道:“孙提辖,那宗泽可是有一子,名叫宗方?”

    孙立颇感诧异,宗泽并非什么名人,能知道他的人都是登州左近之人,他这个儿子就连本州之人都很少知道,更不要说外人了。

    诧异归诧异,但是眼下却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去多想,“不错,宗泽那老儿确有一子,名唤宗方,只是不知李兄弟是从何处得知?”

    俊辰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这个笑容落在孙立的眼中,就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了,“在下从何处得知,自是有着自己的渠道,只是不知道提辖可有办法,将那宗方约出来?”

    “这个……”孙立明显有些迟疑,面上也露出一些尴尬,“孙某与这宗方实是不熟,而且这宗老头管教甚严,恐怕是无法约出吧。”

    “无妨,既然提辖不方便,此事也不用强求。”面子上,俊辰自是不会多说,心里却补上一句,“实在不行,我直接上门去找宗泽,相信以宗方的叛逆,到头来,只怕还是会帮着我说话。”

    “那还请李兄弟在此稍坐片刻,孙某尚自有事,便先行告辞。”孙立此刻怕言多有失,赶紧起身告辞。

    “提辖请便。”

    待孙立离开后,栾廷玉不无担心地说道:“哥哥,我最了解我这师兄,为人最好这做官,眼下分明认识那宗方,但却想两头讨好,两头都不落空…”

    “令师兄的确是个官迷,可是在我看来,他并非是那种冷血之人,至少他的心中,依然还有那份属于武人的热血。”

    孙新这会还在柜台那里和着那些酒客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眼瞅着自家兄长走了出来,赶紧就迎了过去,朝着孙立后面探了探头,说道,“哟,哥,你这是就要走啊,这里面几位是什么意思啊?”

    孙立有时候拿这兄弟一点办法都没有,要说这武艺也不差,至少是五、六个别想近身,但偏偏就不求上进,喜欢混迹市井之中,也只能由着他去,“我和你说啊,里面这几位你给我照顾好了,不得怠慢,听见了没有,我出去一下,过会就回来。”说着,不在搭理这个兄弟,直接奔校场去了。

    孙新摸摸脑袋,“这什么来头啊,看起来好像这来头比我哥大的多啊,我得找大姐商量商量去。”

    顾大嫂这会正在后院教训店里的伙计,孙新在这当口来找他,差点把火气撒到他身上,还是孙新反应快,连忙劝阻道:“大姐,你先别发火,让我把话说完。”于是,他便把孙立的话,还有这发生的事,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大嫂。

    顾大嫂听完,破天荒地没有骂他,而是想了想,“这事还真有一丝古怪,我前几日听那登云山的邹润说,山东道上的梁山泊魁首“小孟尝”李俊辰就是个年轻书生,可是他个大首领的,怎么会下山来,还来我们小店,不行,我看你也别在那坐着了,去趟登云山,把那邹润叫来。”

    “叫他来做什么?他又帮不上忙?”孙新有些不明白了。

    “我说你个猪脑子,”顾大嫂朝着孙新的屁股就踹了一脚,“这邹润自称认识李俊辰,找他来认认人,若真是李大当家的,我们不能慢待了人家不是,好歹也能认识一下这等英雄豪杰!”

    听了顾大嫂的解释,孙新赶忙就跑,“哎,我这就去!”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